965.第965章 校园世界4

    被训斥的李校长不停地弯腰道歉,坚定了不能让这姐弟俩留在学校。

    “找机会直接击毙了。”殴皓轩爸爸冷酷下命令,“不准伤了我儿子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有钱人的底气呢,跟有钱人做对,有种拿鸡蛋碰石头的感觉。

    虽然将生死置之度外,但是能有活着的机会一定要抓住了,宁舒紧紧地环着殴皓轩的脖子。

    周围有数不清的枪支对着她的脑袋,一有机会就会打爆她的脑袋。

    宁舒心里一横,大不了这个任务失败了,宁舒将树枝往殴皓轩的脖子里又插入了一点。

    鲜血顺着树枝留了出来,滴滴答答滴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殴皓轩痛的脸皮抽搐,最重要的是尖锐的东西刺进他脖子的皮肤里,殴皓轩最怕的就是刺中了大动脉出血而死。

    感觉到身后这个人浑身带着冷意和强大的杀气,殴皓轩心里有点胆怯了,横的怕不要命的。

    “你先松开我,我保证你不会让这些人伤害你。”殴皓轩镇定地说道。

    妈哒,把别人都当成傻子么?

    宁舒嗤笑了一声,“反正这个世界已经没有我的容身之处了,我就算是出了这个校园,也活不了,还不如拉着你一块死。”

    殴皓轩紧紧抿了抿嘴唇,他脸上的血已经干了,让他看起来非常地狼狈。

    之前让宁舒擦的鞋子,这会很脏了。

    殴皓轩脸皮颤抖了两下,自己可是欧家的少爷陪着这个低贱垃圾女去死,怎么都不值得。

    不管殴皓轩承不承认,他投了一个好胎,让他一辈子衣食无忧,过着人上人的生活,可以过着无所畏惧随心所欲的生活。

    殴皓轩可舍不得死。

    “那么你想要什么?”殴皓轩爸爸铁青着脸说道,他的目光集中在宁舒拿着木棍的手。

    拿着树枝的手抖都没有都抖一下,哪怕是一个胆子再大的人,面对这样的情况都不可能不不紧张,而且还是被这么多的枪指着。

    这说明对方根本就不紧张?

    是专业的杀手?

    “我就想活着,你们会让我和我的弟弟活着吗?”宁舒盯着殴皓轩的爸爸,这是一个相当威严且冷酷的人。

    跟他一笔,殴皓轩简直青涩得像刚结果的毛桃子,没法相比,就是往哪里一站,离他近一点,就让人有些感觉呼吸不畅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让你活着。”殴皓轩爸爸说道。

    宁舒直接说道:“我不信,资本家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信。”宁舒面色平静地说道,根本就不因为殴皓轩爸爸的承诺而高兴。

    校门口的车越来越多,连闵浩初和牧夜曜的家人也惊动,殴皓轩的妈妈过来一看自己儿子满身是血,差点晕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闵浩初的爸爸问道,闵浩初也没有想到狗急了跳墙,兔子急了咬人。

    面对父亲的逼问,闵浩初老老实实说自己和两个死党,就是觉得有趣,欺负一只老鼠一样的人呗。

    再说直白一点就是校园暴力。

    闵浩初爸爸看着一脸冷漠将生死置之事外的宁舒,听儿子说还让这女孩子吃.屎喝尿,忍不住一拍闵浩初的头。

    “我是怎么跟你说的,不要小瞧任何人,回家抄家规一百遍。”闵浩初爸爸眯着桃花眼说道。

    他也注意到了这个女孩,太镇定了,像他们都是纵横商场的人,经历过太多的勾心斗角,难免会多想,甚至在脑补宁舒会有什么身份。

    闵浩初抿了抿嘴唇,他们欺负人也是看对象的,而易晓彤就没有任何的家世背景,人也胆小懦弱,一看他们就跟老鼠见到猫一样,浑身抖个不停。

    谁会想到会做出这么大胆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是在学校活得太轻松了,才会给老子惹出这样的事情来。”牧夜曜的爸爸穿着军服,穿着乌黑油亮的军靴就朝牧夜曜踢去。

    牧夜曜不敢躲,硬生生挨了这一踢。

    “把他给我拖回去,书也不要读了,好好在军队给我锻炼。”牧夜曜爸爸让手下把牧夜曜拉走。

    牧夜曜焉嗒嗒的,被塞进了吉普车里。

    牧夜曜爸爸朝宁舒说道:“把人放了,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在犯罪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你这样就能出气了?”牧夜曜爸爸指着宁舒,“不要太天真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天真,我知道法律是怎么回事。”宁舒淡淡地说道,“平等的人才谈法律,像这样强弱明显的局面,法律是束缚弱者的,是强者的工具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我知道我活不了,但是能拉着一个欺负我的人一起去死,我也赚到了,殴皓轩可比我高贵多了。”宁舒笑眯眯地说道,看着牧夜曜爸爸肩膀上的绿色肩章,“我听说你是上将呢。”

    “能见到你很荣幸,你保卫国家,可是你的儿子欺负弱小,怎么的我也算是这个国家的子民吧。”宁舒说道。

    牧夜曜的爸爸淡淡地说道:“我牧家的荣耀是我牧家自己奋斗而来,我不否认你是弱者,但不是弱者就有理了,而且你犯罪也是事实。”

    宁舒一脸无所谓,看淡生死的样子,“所以我不打算活着,就算我死了,我也要让你的儿子背负逼死人的政.治污点,还害死了欧家的少爷殴皓轩,你们牧家应该是有政.敌的吧,你儿子这辈子的政.治生涯可能就不会那么顺畅了。”

    牧夜曜爸爸冷厉着一张脸,看着周围的记者,手摸上腰间的枪支,只是停顿了一下没有抽出枪支。

    宁舒自然是看到了牧夜曜的父亲的动作,笑着说道:“哪怕你击毙我,但是我也有机会将树枝插.入殴皓轩的脖子里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你?”宁舒转头看向闵浩初父子。

    面对宁舒的戏谑眼神,闵浩初的心忍不住重重一跳,微微眯着桃花眼,眼皮颤抖着,感觉现在他们却像是待宰的羔羊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真的是不要命了。

    宁舒笑眯眯地说道:“其实,闵氏集团出产的食品,比如方便面呀,薯片呀,这些东西其实都是……”

    宁舒冲闵浩初斧子笑得越发灿烂,让闵浩初的心越发忐忑,不可否认,他的心中对这个女疯子产生一丝惧怕的心理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