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63.第963章 校园世界2

    这才一会,殴皓轩他们居然把易晓东找过来了,易晓东本来应该是在画室的呀,这些人……

    易晓东恐惧呜咽的声音顺着广播传到学校每个角落。

    无助茫然的呜咽声让宁舒心脏都是一抽一抽的,易晓东的智商只有五六岁,面对这样的情况,肯定会吓坏了。

    “易晓彤,你还有四十秒的时间,如果迟到了?”殴皓轩的声音阴恻恻的,随即广播里就传来易晓东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宁舒连忙站了起来,左右环视了一下,想要找一个趁手的武器,只能折了大拇指大小的树枝,树枝折断的地方,有一些尖锐的尖刺。

    宁舒将一节树枝揣在兜里,赶紧朝操场去了。

    这个贵族学校还不是一般大,宁舒还是抄近路,到操场的时候,已经超过四十秒了。

    操场上聚集了很多人,殴皓轩,牧夜曜,闵浩初三人一脸玩味地看着宁舒。

    宁舒注意的是易晓东,易晓东被人架着,脸上都是伤口,嘴角都破了,看到宁舒的时候,无助地喊着姐姐。

    易晓东面容清秀,可是他的眉宇间带着一股茫然和瑟缩,不说话的时候,看着像个正常人,但是一张口就暴露了智商低的缺点。

    他的身上穿着很旧的衣服,衣服上都是脚印,显然是被人踢了。

    宁舒紧紧抿着嘴唇,手伸进衣兜里,紧紧握着树枝。

    “你迟到了。”牧夜曜动了动脖子,抬起手腕看了一下腕表,“迟到快一分钟。”

    牧夜曜浑身带着一股凶煞之气,他动脖子的时候,脖子咔嚓咔嚓地响,宁舒缩了缩瞳孔,这个人武力不弱。

    “作为你迟到的惩罚。”牧夜曜抬起脚一脚揣在易晓东的肚子上,易晓东顿时痛得哭了起来,身体缩了起来,胃里的东西都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周围人纷纷捂着鼻子退开了,驾着易晓东的学生直接把易晓东扔在地上,易晓东倒在地上痛苦地哀嚎,可怜无比地盯着宁舒,嘴里呜咽地叫着姐姐。

    宁舒头皮炸着,各种纷乱的情绪冲击着她的心脏,让她忍不住挪动了两步。

    “牧夜曜,你是不是故意恶心人呀。”殴皓轩捏着鼻子不满地说道,一脸被恶心到不行的表情。

    牧夜曜耸了耸肩膀,毫无诚意地说道:“抱歉了,下次我一定注意。”

    殴皓轩转过头来,动了动自己的脚,“过来,把鞋子给我擦干净了,不然倒霉的就是你的弟弟。”

    “不愿意?”殴皓轩淡漠地看着宁舒,“给我把这个傻子往死里打,然后给这个傻子喂一桶屎。”

    殴皓轩说完,就有一个学校的工作人员,提着一桶粪便过来了,周围的人立刻躲得远远的。

    太臭了。

    “给他喂。”殴皓轩挥了挥手,“作为你迟疑的惩罚,你弟弟吃完了,你接着吃,既然是姐弟,就要同甘共苦不是,我可不会厚此薄彼。”

    “咦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恶心……”

    周围人都发出了怪声,一脸嫌弃加看好戏,更多的是闭口不说话,免得惹祸上身。

    工作人员将粪桶提到易晓东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。”宁舒大声喊道,跑到殴皓轩的面前。

    殴皓轩嗤笑了一声,抬了抬自己的脚,“擦呀。”

    宁舒慢慢蹲了下来,周围爆发出了哄笑声,殴皓轩表情轻蔑而嘲讽,“真是欠收拾。”

    宁舒蹲下的时候,又飞快站了起来,手臂扣住了殴皓轩的脖子,从衣兜里掏出了树枝,抵在殴皓轩的脖子。

    这里这么多人,她根本就没有办法逃脱,与其被这些人折磨,还不如殊死一搏。

    宁舒突然的举动让周围人都愣住了,随即立马嘲笑宁舒,即便是殴皓轩被劫持了,周围人都没有放在心上,认为宁舒根本就不敢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来。

    “有趣,有趣……”闵浩初拍了拍手,他拍手的动作很是风流潇洒。

    这三个校草,各有各的特点,殴皓轩霸道冷酷,牧夜曜暴力残忍,闵浩初邪魅风流,但还是把学校的女生迷晕了。

    “闵浩初,还敢幸灾乐祸?”被劫持的殴皓轩铁青着脸。

    闵浩初笑眯眯地说道:“别生气嘛,宠物不听话了,重新调.教就是了,你不觉得现在更有趣了吗,还敢劫持你,胆子肥了。”

    “唯唯诺诺百依百顺的宠物有什么意思。”闵浩初微微眯着桃花眼,眼神一寸一寸从宁舒的脸上刮过。

    被他的眼神扫过,宁舒的脸皮不由自主地痉挛了一下,身体不受控制地瑟瑟发抖起来。

    宁舒深深吸了一口气,紧紧扣着殴皓轩的脖子,因为殴皓轩比她的身高高了很多,被劫持的殴皓轩身体仰成了一个可笑的弧度。

    闵浩初和牧夜曜都忍不住笑了起来,殴皓轩看到死党脸上的笑,气得脸色青了,心里一直琢磨怎么折磨这个大胆的宠物。

    宁舒:……

    妈哒,她被人忽视成这样,宁舒朝易晓东喊道:“晓东,别怕,到姐姐这边来。”

    易晓东趴在地上一动不动,泪眼朦胧地看着宁舒,宁舒柔声安慰道:“晓东,别怕,到姐姐这里来。”

    牧夜曜动了动脖子,将手指捏得噼里啪啦地响,“这么不把我放在放在眼里,之前让你逃掉了,你觉得这次还能让你逃掉了?”

    牧夜曜一脚踩在易晓东的手背上,还使劲碾了碾,“听说傻子画画不错,毁了这双手,用什么画。”

    “疼,好疼……”易晓东哭着哀嚎起来。

    宁舒毫不犹豫拿树枝直接划破了殴皓轩的脸,顿时让周围人安静了下来,大气都不敢出一声。

    殴皓轩表情愣愣的,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,触手的是一片温热的血液。

    不光是殴皓轩愣住了,就是牧夜曜和闵浩初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宁舒阴狠地说道:“听说殴皓轩这张脸很不错,毁了这张脸,用什么招摇过市。”

    “易晓彤,你死定了,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。”殴皓轩的声音仿若从地狱里传出一样,阴森恐怖。

    宁舒冷笑了一声,“我就是贱命一条,就算是死,我也要拉着你们同归于尽,也是我赚到了。”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