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49.第949章 媳妇20

    “呵呵,我也睁大了眼睛,看你们又能找到一个什么样的儿媳妇,无怨无悔,任劳任怨的。”宁舒笑眯眯地说道,“不要把女人都当傻子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就不是你这样的媳妇。”安金伟妈妈把箱子一关,扔给宁舒,“拿着滚。”

    宁舒站了起来,提着箱子就出门了,安金伟妈妈跟在宁舒身后,等到宁舒一出门,“滚吧你。”然后把门重重一关。

    宁舒微微一笑,把箱子放在地上,然后砰砰砰地砸着门,嚎嚎大哭,“婆婆,不要赶我走,求求你了,我以后一定控制我的脾气,我的忧郁症一定会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婆婆,不要把我们母女赶走,我们该去什么地方呀。”

    宁舒拼命砸着门,一边扯着嗓子哀嚎,“我的病一定会好的,我的病不需要吃药,不会花很多钱,只要给我一点调节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婆婆啊,老公啊,你不能不要我和孩子。”

    宁舒的哭声和敲门声惊醒了后背的孩子,孩子也跟着嚎啕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对面隔壁邻居都打开门,看着宁舒趴在门上,眼泪鼻涕一脸,问道:“安家媳妇,你这是咋啦?”

    “我老公不要我们了,非要跟我离婚,我和孩子都不知道去哪里。”宁舒拍着门,“婆婆,求你了,让我们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陈宁,你要不要脸,你已经跟金伟离婚了,还赖在这里干什么,拿了钱就该滚,十五万还不够你花的吗?”安金伟妈妈打开门,看到楼道里都围满了看热闹的人。

    宁苏哭哭啼啼地说道:“婆婆,不要赶我们走,我生着病,不好照顾孩子,求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滚,没见过你这么无耻的女人。”安金伟妈妈气得浑身都在颤抖,重重把门一关。

    宁舒一边哄着哭泣的孩子,一边提着箱子走了,一路走着一路小声哭泣抹眼泪。

    出了小区,宁舒招了一辆出租车就到旅店去了。

    宁舒把孩子放在床上,自己先洗了一个澡,然后抱着孩子睡觉了。

    长时间不睡觉人也受不了,虽然能够修炼,但是一直不睡觉,到底会让人心灵奔溃,人的生物钟就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,

    总算能好好睡一觉了,宁舒和孩子一觉睡到了第二天早上。

    醒过来之后,宁舒将手机打开,看到了好多未接电话,都是陈宁妈妈打过来,看来是知道她离婚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宁舒带着孩子出了旅馆,买了一点早餐吃,又买了一些保健品礼物,才打算回娘家。

    宁舒按响了门铃,陈宁妈妈打开门,看到宁舒脸色立刻一摆,气冲冲地拉着宁舒进门。

    “我之前是怎么跟你说的,结果你一个招呼都没有跟家里人打,自个就离婚了,还是带着孩子的。”陈宁妈妈有些气急败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都说了,安金伟家庭条件还是不错的,工作铁饭碗,每个月还有各种补贴,杂七杂八算下来,每个月工资也不算少,以后有退休工资,又是独子,以后安家不都是他和你的。”陈宁妈妈非常气恼,“这事你也不跟我和你爸爸说说。”

    “女人一离婚就不吃香,一离婚就是女人吃亏,而且你还带个孩子,你是不是脑子进水。”

    宁舒面色淡淡地听着陈宁妈妈的唠叨,不出一声。

    反正就是埋怨她离婚。

    陈宁弟弟抓着乱糟糟的头发,穿着人字拖出房间了,一副没睡醒的样子,看到宁舒叫了一声姐,然后就坐在餐桌上吃早餐了。

    “姐,听说你离婚了,姐夫给了你15万。”陈宁弟弟朝宁舒问道。

    宁舒淡淡地说道:“没有的事情,不过是安家人打肿脸充胖子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15万,真的有15万吗?”陈宁妈妈朝宁舒问道,随即又说道:“你昨天晚上去什么地方了,我给你打了一晚上电话,真是让人担心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在旅店住的,我回来也没有房间睡。”宁舒说道。

    陈宁弟弟咽下一口油条,朝宁舒说道:“姐,你能不能借给我几万块,结婚之后我要去上班,有辆车比较方便。”

    宁舒面无表情,“我哪里有什么钱。”

    “姐夫不是给了你十五万吗?”陈宁弟弟皱着眉头说道,“你该不是舍不得吧,你放心我一定会还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宁舒:还,呵呵……

    彩礼钱给了还不够,现在又要买车,这是要把人敲骨吸髓呀。

    “陈宁啊,如果你真有十五万,借给你弟弟一点。”陈宁妈妈说道。

    宁舒反问道:“我为什么要借,我一个离婚的女人,把钱给你们了,我要怎么生活,我还有个孩子要养,你们让我留在家里?”

    “你们是姐弟,互相照应。”陈宁妈妈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给他,他只是我弟弟,又不是他妈,什么都要我奉献吗?”宁舒把手中的营养保健品放下,说道:“这是我给你和爸爸买的东西,你们记得吃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先走了。”宁舒并不打算住在陈家,而且陈家也没有房间个她住,不过又是寄人篱下而已,还是带着一个拖油瓶。

    马上弟弟又要结婚了,又有一个弟媳妇,大姑子弟媳妇一个屋檐下,还不知道怎么被人嫌弃。

    天天被人说闲话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跟你借点钱,又不是不还你,你怎么这么小气。”陈宁弟弟不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这么小气,我就是不借给你,更何况我没有钱。”这个社会感情非常淡漠,这是一个物质现实的世界,什么情啊,爱啊之类的,都敌不过金钱。

    宁舒转身就要走,心里已经有打算了,准备离开这个城市,到其他地方去发展了。

    不然这一个两个都盯着她手中这点钱,想方设法找各种名目把她手中的钱给掏了,今天是买车,明天就可能买这买那,美名其曰跟你借,结果根本就不还。

    完全不考虑她一个离婚带女人的孩子该怎么生活。

    回到陈家也不过是一个没有地位,什么事情都要干还要面对冷眼招人嫌弃的人。

    “妈,我走了,东西记得吃,这是我从牙缝中挤出来孝敬你们二老的。”宁舒转身就走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