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42.第942章 媳妇13

    安金伟爸爸对宁舒这个媳妇非常不满意将手中的烟头扔在烟灰缸里,屋子里弥漫着浓重的烟雾,宁舒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“你等一下。”安金伟爸爸叫住了宁舒,“有些事情就该说清楚,按理说这些事情都该是你的婆婆跟你说,你婆婆做事也是一个不着调的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金伟为什么执意要跟你离婚?”安金伟爸爸说道。

    为什么离婚,怕麻烦,怕丢面子……

    “因为你不是一个好媳妇,人生在世生活怎么就没有磕磕碰碰的,你受点委屈就这样闹,没有把一个家的荣誉放在心上。”安金伟爸爸说道,“你闹成这样对你有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宁舒只是咧了咧嘴,肯定是有好处才这样做的。

    “公公,我可以做个好媳妇,但是我的婆家不是好婆家,可以受委屈,但是我现在处在人生的低潮时候,你们就要抛弃我,那么我以前受的委屈算什么?”宁舒淡淡地说道,“物不平则鸣。”

    反正你就该忍着,受了委屈就该忍着。

    “要一个家庭接受你,你怎么就不能受点委屈了,受的这些委屈才能让这个家庭接受你,把你当成一员,但是看看你现在做的事情。”安金伟说道,“无论在地上,无论是工作还是家庭,有所牺牲才能有所收获,才能让人接受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做的事情就让我们接受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嫁了人就是过来奉献,就是来受委屈,求着一个家庭接受自己,上赶着呢?!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宁舒忍不住笑了起来,“家庭怎么能跟工作相比,至少工作受的委屈有钱让我生存,而在家庭受到的委屈呢,每天做不完的事情,还要生孩子,做这些事情就只是为了让家庭认可我。”

    宁舒在心里念了一声阿弥陀佛,幸好自己死了,又成了任务者,摆脱了普通人类的结婚繁衍。

    牺牲和奉献也要看值不值得,尤其是跟自己没有一点血缘关系的人。

    遇到好的人心甘情愿,但是遇到的是冷心肝的人呢。

    “难道家里少了一口给你吃的。”安金伟爸爸沉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宁舒点头,“是没有少,不过就跟讨口的一样,是施舍给我的,我随便找个工作,挣点钱吃喝拉撒,也比在家伺候你们舒服。”

    宁舒突然意识到自己这种思想,注孤生啊!

    通常,一个女人成功取决于有多少男人喜欢,有多少男人爱,这么看来,她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。

    如果一个女人再成功,事业多么的成功,但是没有男人喜欢,同为女人就会嘲笑,你看看她挣得钱多又怎样,照样没有男人喜欢,还嫁不掉,没人要。

    宁舒:……

    “你要是这么想,觉得安家委屈你了,就跟金伟离婚吧,去找你觉得不委屈的地方。”安金伟爸爸说道。

    说再多还是不是要抛弃她这个没有什么用的媳妇。

    宁舒深深吸了一口气,微微一笑,“公公,你说让我受委屈忍着,我坐着月子你跟我谈,要让我跟你儿子离婚,我要忍得了才怪呢。”

    “公公,少抽点烟,家里一个产妇一个婴儿,怎么就不知道为家里人牺牲一下,啧啧啧……”宁舒抬手挥了挥烟雾,转身就进卧室了。

    安家人就是宽己严人。

    回到卧房,宁舒拿出了手机,给安金伟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,你在什么地方,还不回来,你不回来我就要带着孩子去找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陈宁,现在你连我在外面的事情也要管吗?”安金伟的生意非常地气恼,“陈宁,我告诉你,我不乐意看到你这张脸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事情你没有资格插手。”安金伟的语气就是你是什么东西,有什么资格管我的事情。

    宁舒耸了耸肩膀,直接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谁特么想管你。

    宁舒打开了定位系统,监视安金伟现在在什么地方,显示的是一个酒店。

    酒店?!

    宁舒眯了眯眼睛,酒店这种地方,挺适合捉.奸。

    宁舒把手机放在一边,看了一眼婴儿床上的孩子,然后开始修炼绝世武功。

    武力很重要啊,如果不是有点武力,只怕现在已经被安家人捆在家里不见天日。

    闹了一场跳楼戏,安家暂时不敢将她怎么样,但是风声过去了呢。

    自杀这事闹得挺大的,娘家都收到了消息,陈宁妈妈很快就过来看宁舒,第一句话就是,“怎么就要离婚了,不能离婚。”

    宁舒表情淡淡地说道:“闹成这样,还不如离婚了。”

    “离婚了你回家住什么地方,你之前的房间,你弟媳妇说一间太小了,两间打通了装修,你知道的,现在年轻就喜欢宽敞时尚的。”陈宁妈妈说道。

    宁舒:……

    真是哗了狗了。

    “到底什么事情非要闹到离婚,凡事就不能忍忍吗,退一步事情就过去。”陈宁妈妈说道,“两个人在一起过日子,哪里没有什么毛病,不都是吵吵闹闹过来的吗,没有什么过不去的,大家都是这么来的。”

    宁舒无言以对,感觉挺让人窒息,就是因为大家都是这么过的,所以你也要这么过。

    只有身在其中才知道有多痛苦,从她进入这个任务,心中就一直憋着火气,凡事就知道让女人忍着,再忍着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,求什么,图什么?

    宁舒敷衍地说道:“我知道了,我心里有数。”

    “你心里有数就好,孩子都生了,凡事都要替孩子想想。”陈宁妈妈朝宁舒说道,“安金伟这人不错,工作稳定,也没有什么不好的毛病,这样还想要闹着离婚,你说你作不作。”

    鞋子没有穿在你的脚上,你就只知道说,这鞋子好漂亮,这么漂亮质量这么好,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?

    替孩子想想,最烦拿孩子说事了,孩子十八岁成人了,就可以开始新的生活了,而女人却要忍受到死。

    几十年的岁月啊。

    宁舒对陈宁的妈妈比较陌生,估计是怕她离婚回家了成为家庭的负担。

    走到哪里都遭人嫌弃。

    因为没有价值,走到哪里都被人当成包袱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