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38.第938章 媳妇9

    从宁舒检查出有严重的产后抑郁症,安家的气氛就处在一种非常焦躁不安的情况。

    安金伟对宁舒更加不耐烦了,看到宁舒就紧紧皱着眉头,甚至连话都不跟宁舒说一句。

    不跟宁舒说话也就算了,但是安金伟一点都不关心自己的女儿,从孩子生下来,就宁舒一个人照顾孩子。

    而且孩子因为有宁舒输入的气劲,每天吃好睡好,只有拉了不舒服的时候会哭。

    所以这个孩子在安家相当没有什么存在感。

    为了防止宁舒发疯,安金伟从医院一回到家里直接跟他妈妈说:“把她绑起来。”

    抱着孩子的宁舒:……

    只有想不到的没有做不到的。

    安金伟妈妈朝宁舒哼了一声,就去找绳子了,没有绳子,直接用电插板的皮电线捆宁舒。

    宁舒立刻撇了撇嘴,“安金伟,你怎么能这样对我,我是病人,不是疯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样就是疯子。”安金伟烦躁地说道,神色充满了冷漠。

    宁舒:……

    宁舒抱着孩子,贴着孩子后背,输送了一些气劲在孩子的身体,让孩子陷入沉睡中,然后将孩子放在婴儿车里。

    宁舒看着虎视眈眈的安家人,冷冷地问道:“一定要这样对我吗?”

    “我这是为了你好,你这样闹大家都难受,我每天还要上班,不能任由你闹得第二天疲惫得不能上班。”安金伟说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安家就靠我一个人养着,你不仅不能顾家里,还竟添乱。”安金伟看着宁舒,“你知不知道我的压力有多大,在公司活得像条狗,回到家里还要面对乱糟糟的事情,你能不能替我想想。”

    宁舒:(⊙0⊙)

    替你想想,就活该陈宁替你想想,如此自私的人。

    就说了这样的丈夫就不是会共患难的人,这种产后抑郁症靠的是产妇调解,他稍微关怀一下,孩子哭了,帮忙哄一下,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。

    一旦发生什么事情,安金伟率先考虑的是自己的利益得失,自己的面子,自己的事业。

    而且宁舒看出来了,安金伟还想要离婚,天下女人多的是,再娶一个就行了。

    找一个替他整理家里的事情,把家里的事情做好了,他下班之后可以像大爷一样享受。

    地位比保姆还不如,保姆至少给钱,他们白干还要暖床,还要生孩子,还要叫不是自己父母的人父母。

    “等你什么时候病好了,我们就不关着你,绑着你了。”安金伟说道。

    宁舒目瞪口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,这样的待遇,病还能好,宁舒跪着写个服字。

    宁舒快步走到安金伟的面前,抬起一脚就给安金伟腿裆一脚,真是受够了这样自私自利的男人。

    男人这种玩意都是会算计的人,女人算计的一丝一毫的东西,男人算计的东西就可能因此毁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安金伟被宁舒踢中了下面,顿时眼睛泛白倒在地上,夹着腿蜷成虾状,嘴里发出呵呵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金伟,你怎么能这么对我,我好伤心好难过……”宁舒抓着安金伟的脸。

    安金伟额头青筋暴露,嘴里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,粗重地喘气。

    “贱.人,你敢打我儿子。”安金伟妈妈拿起电线朝宁舒抽来,宁舒一下闪开了,电线结果抽在了安金伟的身上。

    安金伟痛得喊了一声,面目狰狞,眉眼都是戾气伸出手拽住了宁舒脚腕,使劲一拉,宁舒身体一下倒在地上,彭的一声重重的砸在地上。

    宁舒闷哼了一声,感觉肚子上的刀口很疼。

    安金伟紧紧拽着宁舒的脚腕,“给你脸不要脸,你这样的女人我可消受不起,我要你付出代价。”

    “快点把她绑起来,又发疯了。”安金伟朝他妈吼道。

    安金伟妈妈立刻拿着电线往宁舒身上捆,宁舒一拳头砸在安金伟妈妈眼睛上,痛得她哎呦哎呦的。

    安金伟气得要死,下面又疼,拽着宁舒的脚腕,用自己大拇指指甲深深陷入宁舒的皮肉里,而且还使劲划开皮肉,宁舒的脚腕立刻有鲜血流出来了。

    安金伟表情异常得狰狞,带着一种仇恨。

    安金伟本来对陈宁就没有什么感情,两个人的结合是两家长辈凑在一起,现在这个女人这么不识趣。

    安金伟厌恶且痛恨宁舒,有这么一个女人,自己不知道要接收多少异样的眼神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瞬间安金伟真想让这个女人消失了。

    宁舒用另一只脚使劲踹着安金伟的手,安金伟的手被宁舒都踹破了皮。

    一直坐壁观上的安金伟爸爸也出手压制宁舒,宁舒调动身体里的气劲,对着安金伟拽着自己的手使劲一蹬,安金伟的手立刻传出一声细微的骨骼咔嚓声音。

    安金伟的手一下痛的麻木了,根本那就没有力气抓住宁舒的脚腕,宁舒翻身一下从地上爬起来。

    直接拿起茶几上的水果盘,彭地一下扔在地上,然后又彭的一声将茶几掀倒,大理石茶几碎成一块一块的。

    “你,你简直……”安金伟妈妈指着宁舒,心疼得一脸抽搐,眼圈乌黑的,“大逆不道。”

    安金伟妈妈眼角看到睡得什么都不知道的孩子,突然箭步走到婴儿车旁边,抱起囡囡,狠声朝宁舒喊道:“你再敢砸东西,我不会让你跟孩子在一起,我可不想自己的孙女跟一个神经病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安金伟妈妈抱着孩子很紧,孩子很不舒服,哇哇哇大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安金伟妈妈根本就不哄哭得撕心裂肺的孩子,反而气恼地喊道:“哭什么哭,都是讨债的,你们母女都是讨债的,安家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才有你们这对母女。”

    孩子哭得更加大声。

    “陈宁,放下花瓶。”安金伟妈妈朝宁舒喊道。

    宁舒深深吸了一口气,真是对安家人的无情刷新了认知,现在是把孩子当成人质威胁她吗?

    这孩子跟这一家人可都是有血缘关系,是他们的子孙后代,就因为是女孩子,就这样轻怠和无视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