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37.第937章 媳妇8

    宁舒把所有的气劲都用来修复腹部的刀口。

    在肚子上开个洞把孩子取出来,如果男人看见只怕会吓疯吧。

    十月怀胎生育之苦,男人还认为是理所应当,你的作用就是生孩子,带孩子,然后替解决男人的生理需求,除之外你什么作用都没有,不需要有自己的人生。

    因为有灵气气劲,宁舒刀口愈合得很快,现在都能在家里跑一圈都没事。

    但是宁舒可不会显得没事找事,坐月子就舒舒服服坐月子,才不会这么快好起来伺候一家子呢。

    关键是伺候了对方还不一定感激。

    宁舒看着婴儿床上的孩子,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安金伟妈妈做好了饭就来敲宁舒的门,安金伟妈妈做一锅肉,宁舒吃得干干净净的,让安金伟妈妈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宁舒打了一个嗝,感觉胃部缓缓地蠕动,一股股温暖的感觉蔓延到四肢。

    “好吃懒做,吃得多还什么事情都不做,那家媳妇像你这样的,安家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才娶了你这样的媳妇。”安金伟妈妈忍不住骂道。

    反正现在婆媳关系相当地紧张,安家人都不待见她。

    因为她不听话,不贤惠,是个事逼。

    宁舒对安金伟妈妈的责骂充耳不闻,把卧房门一关,回到房间接着修炼,先给孩子换个尿片。

    因为白天闹出的事情,安金伟对宁舒相当不满,都不进卧房了,换个房间睡觉,想要用无视冷战的形式折磨宁舒。

    再加上卧室里一个孩子,一个坐月子哺乳期不太洗澡的女人,味道着实不好闻,孩子一夜要醒来几次,根本就休息不好。

    宁舒根本就不在意安金伟的态度,你爱咋的就咋的,好像人家想跟你睡一张床上呢,没你睡在旁边,正好加紧修炼。

    这就是安家最喜欢使用的冷暴力,一旦对你不满,就忽视你,不给你好脸色看,让整个家庭处在一种低气压环境中,直到你承受不住,认错为止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安家人就带着宁舒去检查神经,看看动不动就发狂是不是神经病。

    估计是关系到家庭以后决策,这次安金伟爸爸都跟着一起去了。

    他们一家三口走在前面,宁舒推着婴儿车走在后面,人家才是一家人,她就是一个外人。

    感觉陈宁的存在就是伺候这一家子的。

    但是安家人的态度还高高在上,你没有工作,是安家人养活你,做家务?那就是你该做的,你做媳妇分内的事情。

    谁让你靠安家养着。

    妈哒,感觉安家人就是养了一个下人,还不给工资的!

    一行人坐车去了医院,到了妇产科。

    医生咨询了宁舒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我感觉很累,想哭,我无缘无故就很悲伤,我控制不住自己发脾气,我担心孩子的健康,担心孩子的将来,我很烦躁,我的情绪很低落。”

    “我害怕我丈夫跟我离婚,因为我生的不是儿子。”

    医生听着宁舒的话,忍不住摇摇头,“饮食正常吗?”

    “我吃的很多,我控制不住我自己,可是又怕胖,害怕因为肥胖丈夫要跟我离婚。”宁舒目光有些空洞地说道。

    安金伟听到宁舒句句不离害怕跟他离婚,让他心中烦躁得很,就像是压着一块石头,让他分外不爽,感觉像拖着一个大包袱。

    安金伟妈妈表情有些得意,还不是女人,是女人都怕被男人抛弃,安金伟妈妈心中产生一种想要让自己儿子抛弃她。

    看她被抛弃可怜无比的样子,哀求着,不要抛弃她的样子,光是想想,安金伟妈妈心中就有种莫名的快感。

    实在是生了孩子的陈宁太不像话了,需要好好教训教训。

    医生听着宁舒的话,看宁舒一脸恍惚的样子,忍不住摇头说道:“产妇是得了严重产后抑郁症,这是一种非神经病性的抑郁综合症。”

    安金伟不想听这种专业术语,他只关心能不能治好,“能治得好吗?”

    “一般不需要药物治疗,就是要对产妇进行心理干预,要让产妇保持心情愉悦。”医生说道。

    安金伟紧紧皱着眉头,一脸不耐,娶个女人是为了照顾好家里一切,但是现在得了这种病,得什么娇贵的产后抑郁症。

    她什么事情都不做,还要让她心情愉悦,安金伟已经感觉他的老婆情绪格外变化多端,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爆炸了。

    烦躁,女人不光不能照顾家里的事情,还要当个祖宗供着,这叫什么事情?

    安金伟不满,安家老两口也相当不满。

    从医院出来,一家人都沉默着,宁舒推着婴儿车,朝着安金伟小声说道:“金伟啊,你不会跟我离婚吧。”

    安金伟紧紧皱着眉头,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不会跟我离婚的是不是?”宁舒又问道,似乎非要得到答案的样子。

    安金伟看着咄咄逼人的宁舒,她似乎强忍着暴躁的样子,让安金伟很厌烦,非常讨厌,把他像犯人一样审问。

    “金伟,你不会抛弃我们母女的对不对。”宁舒看安金伟一脸便秘的脸色,忍着笑,焦急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会的。”安金伟的声音几乎是从牙缝里透出来的,不甘不愿,而且带着一种敷衍的语气。

    宁舒却笑了起来,欢喜得点头,“我就知道你不会跟我离婚的,不会抛弃我们母女。”

    安金伟却感觉整个人都不太好了。

    在安金伟看来,抑郁症就是神经病,如果让其他人,让公司的同事知道他的老婆是神经病,他的脸往哪里放?

    他还要在公司怎么立足,面对同事异样的眼神?

    安金伟烦躁至极,心中对宁舒异常讨厌和不耐烦,连带对自己的女儿都感觉厌恶。

    安金伟其实对自己的女儿没有什么深切的感受,没有给孩子换个尿片,抱两下就放下了。

    因为孩子被陌生的气味包围,他一抱,孩子非常没有安全感哇哇哇地哭,一来二去,安金伟根本就不抱囡囡。

    生个女儿还得了什么抑郁症,而且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好,若是一直这样,他不光要忙工作的事情,还要养个毫无用处的包袱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