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32.第932章 媳妇3

    全部的灵魂力代价有点大,灵魂本源在,但是没有灵魂力,重新轮回就不占优势了。

    很少有人献出全部的灵魂力。

    宁舒觉得陈宁根本就不知道灵魂力的重要性,亦或者是根本就不在意。

    不过宁舒还是觉得要提醒一下。

    陈宁转过头来看着宁舒,她的眼神暗淡而空洞,“谢谢你,那么我献出四分之三的灵魂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下确定了吧?”宁舒问道。

    陈宁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么你的心愿是什么?”宁舒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什么心愿都没有。”陈宁说话她的身形渐渐消失在系统空间了。

    宁舒:……

    宁舒深深呼吸了一下,点开了系统兑换商城,想要兑换辟谷丹,结果发现兑换按钮居然是灰色的,根本就点击不了。

    宁舒问道:“为何这些普通的东西都兑换不了?”

    2333说道:“这是一个极其和平的世界,不缺吃不缺穿,更不缺少药品,智脑系统锁了,不能兑换这种东西。”

    宁舒:……

    是和平的世界,但是宁舒的心中升起了一股不太妙的感觉。

    宁舒关掉了系统兑换商城,镇定了心情,才朝2333说道:“进入世界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哒……”2333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宁舒眩晕了一下,感觉自己挤入了一具身体中,等到彻底融合了,耳边听到有孩子的啼哭声,此起彼伏的。

    还闻到一股消毒水的味道,应该是在医院里。

    宁舒感觉腹部很疼,非常疼,而且一动还有热.流涌出,浑身都是粘粘糊糊的汗水。

    宁舒睁开眼睛,看到床边婴儿床有个孩子,脸色通红的,这应该是原主只活了半岁的孩子。

    宁舒想要动一下,结果肚子疼得受不了,是剖腹产的?

    宁舒:……

    所以现在是原主刚生了孩子的时候?

    亲妈呐,她还得坐月子?

    宁舒感觉身体难受极了,虚弱疲惫。

    “你醒了。”陈宁婆婆打水了回来了,有些冷淡朝宁舒说道,把水壶放在床头上,然后看着婴儿床上的孩子。

    陈宁的婆婆看着倒是年轻,卷着一头方便面一样的卷发,不过此刻面对刚生产了的儿媳,却没有什么好脸色。

    婆婆抱起婴儿床上的孩子,嘀咕道:“怎么是个丫头片子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做了一个让宁舒差点跳起来的举动,只见她提着孩子一条腿,将孩子倒掉着,微微摇晃,“落子,落子……”

    所谓的落子就是下胎就会是男孩。

    孩子才刚生下不久,全身柔软,连脖子都还没有长硬,脆弱无比,就这样被抓着脚腕倒掉着,一张小脸憋得通红的,嚎嚎大哭。

    宁舒气得腹部的刀口都裂了,挣扎要起来,痛得宁舒全身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才生下的孩子胃消化能力不行,会吐奶,现在孩子被摇晃了两下,胃里的奶粉奶水全都流出来了,呛进了鼻子,流了一脸。

    陈宁婆婆这才抱起了孩子,宁舒挣扎起来,抱过了孩子,卷起自己的病服衣角把孩子呕吐物擦掉。

    一些流进了鼻子里,孩子正使劲地咳嗽着,一张脸都咳嗽得发青发紫了。

    “哟,她是这是怎么了?”陈宁婆婆还在旁边问道。

    宁舒的心中腾得一下冒出了无法遏制的怒火,这是什么人啊?

    宁舒俯下身,含住了孩子的鼻头,将流进鼻子里秽物轻轻地吸出来,呛进了喉管,会把孩子呛死。

    宁舒将孩子翻过身来,轻轻拍着孩子的背,然后按响了床头的呼叫器。

    没一会护士医生过来了,宁舒将孩子的情况说了。

    医生呵斥了陈宁婆婆两句,让陈宁婆婆脸色很不好,“这是我孙女。”

    还有人这么对待自己的孙女,哪怕宁舒有冷静光环加持,心里都是一团火一团火地拱。

    医生带着孩子去检查了,而宁舒面前病服上沾满了血迹,刀口裂开了,要重新缝。

    腹部痛得宁舒满头大汗,像是有人硬生生扳开她的伤口,真真是痛彻心扉。

    宁舒被推进了手术室,也许是灵魂比以前强大了,就算打了麻药,宁舒都能感觉到针线穿过自己的皮肉,木木疼疼的感觉。

    宁舒有种莫名想哭的感觉,是这具身体在哀嚎,疲惫地哀嚎着。

    做完缝补手术,宁舒醒过来直接跟护士说:“给我一个阵痛棒。”

    连个阵痛棒都不给,是要把人痛死吗?

    病床旁边的婆婆忍不住嘀咕,“生的是丫头片子,还这么多事情。”

    宁舒额头上青筋跳了跳,没有理睬她,婆婆又说道:“能省着一点就省着一点,金伟挣钱不容易,现在生了一个女孩子,以后还要生二胎的。”

    刚生了,又要生二胎!

    只有身处其中,宁舒才真切感受到痛苦,让你做个月子都做不安生,哪里疼专门戳哪里。

    身心俱疲生下一个孩子,却被这样对待,还说你生的是一个赔钱货。

    贬低攻击人。

    女人不光要面对男人的蔑视和压迫,还要面对同为女人的羞辱,通过羞辱女人来讨好男人。

    什么三从四德还是女人自己搞出来的,把女人贬低入泥,来讨好男人,只有这样,你才能得到男人的宠爱,要把男人照顾得无微不至,要把男人当成天来对待。

    同性相斗,往死里斗,对男人去宽容无比。

    宁舒深深吸了一口气,“给我安排一个阵痛棒。”

    婆婆的神色很不好,嘴里一直嘀嘀咕咕的。

    宁舒疲倦地睡着了,这具身体真的太累了。

    患上产后忧郁症太正常了,压抑,冷暴力,精神凌迟。

    因为怀孕生产身体激素发生变化,内分泌失调,造成情绪的多变,对所有的东西缺乏了兴趣,痛哭,自卑,疲惫到连脑子反应迟钝,思考问题困难,才有一孕傻三年的说法。

    中午的时候,安金伟下班到医院来看宁舒,安金伟戴着眼镜,瘦瘦高高的,就是没有什么表情。

    安金伟谈不上多帅,最多算是等称,没有长得五大三粗的。

    他走进坐在床边的时候,宁舒就感觉到一股冷意,这是一个自私自利的家伙。

    和陈宁结婚不过是一种跟谁结婚不是结婚,随便凑合在一起过日子的感觉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