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25.第925章 杀手王妃21

    这个老头脸上没有点皱纹,而且气色极好,颇有仙风道骨的感觉,看着像世外修炼高人。

    此刻,老头一脸纠结和疑惑,“不对啊,是这个方向紫光冲天呀,有天之子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老头又瞅着宁舒摇了摇头,“不对,不是这个丫头。”

    宁舒只是默默看着她,这个老头应该是罂粟的师傅,不知道是看出来了罂粟身具大气运,还是性格对脾胃,非要首罂粟做他的徒弟。

    这个老头可是有真本事的人,奇门遁甲,还会一些养生方外之术,成为了罂粟的师傅,还教会了罂粟不少的本事。

    宁舒心中不禁庆幸,幸好自己没有跟罂粟唧唧歪歪的,果断将罂粟的灵魂收了,不然这个来救驾的什么师父就要将罂粟给救走了,自己就真的要哭瞎。

    以后做事一定要果决,没有成功就不能得意,谁也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“老先生,你这样闯女子的闺阁不好吧。”宁舒面色冷淡地说道,明明沛蓝就在外面,怎么都没有出声。

    老头紧紧皱着自己的长长的眉毛,“丫头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算了,我还是去别的地方去找,明明是这个地方紫光冲天的呀。”老头疑惑地摇摇头。

    紫光冲天?

    确定?难道不该是阴煞之气冲天吗?

    紫光是说罂粟有称帝的命格,你丫只看到了紫光冲天没看到业障阴煞冲天吗?

    “好走不送。”宁舒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老头满脸疑惑地跳出了窗户,宁舒赶紧打开门,看到沛蓝正睡在地上,突然一颗小石子扔了过来打在沛蓝的身上,睡着的沛蓝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小姐我怎么了?”沛蓝迷糊地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宁舒眯了眯眼睛,这点穴的功夫不赖呀,有机会地学学。

    “没事,你就躺在地上睡着了。”宁舒转身回到屋里了。

    沛蓝皱了皱眉头,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宁舒动了动脖子,感觉精神相当地疲乏,就躺在床上休息了,反正解决了罂粟这个心腹大患,该放松放松。

    从进入这个整个世界,她的精神就非常地紧绷,处处要提防同处一具身体的罂粟。

    还要防止罂粟抢身体。

    宁舒招呼了沛蓝不要打扰自己,自己休息一会,便沉沉睡去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睡了多久,宁舒睁开眼睛,眼前就是一张放大的脸,正直勾勾地盯着自己,而且都盯得斗鸡眼了。

    “老先生,你不会一大把年纪还要当采花贼吧。”宁舒冷静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之前在这个房间还有其他人吗?”老头问道,他没有看错,也没有算错,是这个地方紫气冲天,怎么一下就消失得无影无踪的。

    但是他可以肯定不是面前这个丫头,她的身上没有什么紫光,隐约有点紫光估计是跟皇室有关系。

    那紫光很强烈,很明显,他一眼就看出来了。

    宁舒有些无语,明明是方外修炼之人,干嘛要找什么紫光冲天的人,难道徒弟统一了大陆,他有什么好处?

    没有什么好处他干嘛这么积极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?”老头见这个丫头直勾勾盯着自己,眼神怪异,忍不住问道:“你这么看着我怪渗人,你这个丫头不像寻常人?”

    寻常人只怕现在已经大喊大叫了,哪有这么镇定。

    “我是寻常人,我就想问我的侍女是不是又晕了?”宁舒问道。

    老头点头,“是呀。”

    “你一直说你找紫光冲天的人干什么?”宁舒漫不经心地问道。

    老头摇头,“没什么,就是想看看天之子是什么样子的。”

    宁舒只是呵呵了两声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看到什么紫光冲天的人。”宁舒勾了勾嘴角,“老先生,你请走,这种年纪被人当成采花贼,你就晚节不保了。”

    老头子摸了摸自己的胡子,忍不住叹了一口气,又从窗户跳出去了,走的时候又往沛蓝的身上扔了小石子。

    沛蓝从地上爬起来,一脸懵逼,不知道自己怎么又躺在地上了。

    宁舒坐在床上,她不是不想拜这个老头为师,想学那点穴手,但是这个老头明显是有所求,根本就不会收她这样的徒弟。

    他要的是气运冲天的徒弟,能够干成大事情的徒弟。

    这其中要没有什么好处宁舒才不信呢,就是不知道这其中有什么好处?

    “小姐,你醒了?”沛蓝进屋走到床边朝宁舒问道,“小姐现在要用膳吗?”

    宁舒嗯了一声,让沛蓝准备饭菜,吃饭的时候,沛蓝一直盯着宁舒,一副有话要说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说吧,又有什么事情?”宁舒问道,无非就是要钱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事情?”沛蓝跪了下来,“小姐不是说要建立能够自保的势力,助小姐登上顶峰的力量,可是为什么小姐到现在都还没有举动?”

    沛蓝说到最后都带着质问了,显然不满意宁舒毫无动作。

    宁舒看了一眼沛蓝,感觉现在的沛蓝已经心生反骨了,她臣服的是罂粟,现在罂粟不在了,沛蓝生出其他心思很正常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我自有定夺,把盘子收了。”宁舒朝沛蓝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沛蓝的神色有些不虞,每天做下人的事情,什么时候才有力量报仇,在凤府呆着,越发觉得凤昌老奸巨猾,他们这样根本就没有办法报仇。

    单枪匹马的就是送死。

    他们兄妹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小姐的身上,但是她现在好像根本就不热衷追寻力量,乖乖做凤家小姐。

    沛蓝抿着嘴唇收拾着桌上的盘子。

    等到沛蓝走了,宁舒将梳妆台上的妆匣子收起来了,将一些贵重的首饰,还有一些银子都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本来宁舒这么做是为了以防万一,也有防着沛蓝的意思,但是没想到沛蓝晚上真的偷偷摸摸进房间里找找东西了。

    宁舒就盘坐在床上默默地看着沛蓝拿着一盏油灯东摸西摸的。

    妈哒,真是同人不同命,人家罂粟装个逼就能收到小弟,结果轮到她,小弟要偷她东西啦,夭寿啦……

    她身上的气运极速减少,准确来说是罂粟拥有气运,罂粟一离开这具身体,这具身体就是微不足道的小配角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