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13.第913章 杀手王妃9

    面对二皇子的深沉的眼神,宁舒决定先下手为强,这个时代对女人太苛刻了,对男人却很宽容,出了什么事情,都能轻易被原谅,逛青楼都能说成风流潇洒。

    滚你的蛋。

    二皇子没有达到目标,整个人心情都不太好。

    尼玛,他宁愿面对刚刚跳脚的女人,说要休了他的女人,这样就能名正言顺退亲了,而且对方还被污了名声。

    他是处在弱势的一方,凤家是理亏的一方,如果用凤霏嫣替代凤清浅也不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凡是就怕一个理字,尤其是凤家并不是他一个皇子能够随便欺负的。

    二皇子转头看着宁舒,故意刺激说道:“凤清浅,本殿下已经有喜欢的女子,我希望能退婚跟真正心爱的女子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宁舒面无表情地行了行礼,“清浅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什么心爱的女子,无非就是觉得她一个庶女身份不贵重,嫡庶尊卑有别,嫌弃在凤家没有什么地位没有什么份量,到时候不能让凤家站在他这边。

    不就是觊觎那至高无上的位置吗?

    二皇子看宁舒没有什么表情,忍不住甩袖而去。

    “二殿下,微臣送你。”凤昌看了一眼宁舒,就送二皇子离开了院子。

    两人一走,宁舒再也支撑不住,坐在椅子上,浑身都是汗水,精神一松懈就被罂粟抢回了身体。

    宁舒也没有跟她争,看自己的灵魂上沾着黑气,这些黑气在她的灵魂中穿梭,让人的心中非常不舒服,这些东西都能勾起心中负面情绪。

    宁舒现在心中就相当地烦躁。

    宁舒念着超度咒语,消除身上的黑气。

    “凤清浅,你真是……”罂粟气得把桌子上的茶具扫在地上,“你真是贱得无可救药了,这样的男人你还舍不得,是不是要靠自己的单纯善良让渣男回心转意吗?”

    罂粟非常厌恶宁舒,“就你这样你还要拼命活着,软弱人人可欺。”

    宁舒冷冷地说道:“你才贱,你全家都贱,我软弱一点,我就该让出自己的身体,我软弱一点,我就该去死,我没有像你不知进退胡作非为,我就该去死,我说你还大逆不道呢,心肠狠毒,睚眦必报小肚鸡肠,那你怎么不去死,你这样人的活着害人害己,你去死吧。”

    妈哒,凭什么你就该活着,人家就该去死,呵呵呵……

    “凤清浅,这会就敢对我凶,有本事跟那个什么二皇子这么吼啊,面对二皇子就缩卵了,人家都上门来退婚了,你还一副以男人为尊的贱样子,恶心死人。”罂粟冷声讽刺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不敢对二皇子咋的,人家爹能把凤家满门抄斩了。”宁舒呛声,好像你霸气侧漏把皇子给休了就没事一样,没有女主光环妥妥死。

    名声大于命的时代,所以才有那么多被死亡的女子,弄死了免得祸害家族中其他的女子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一样,都是人,我命由我不由天。”

    宁舒幽幽地说道:“是啊,都是人,那你凭什么要让我让出身体,让我去死。”

    双重标准不要太严重了,只要是有利于自己的就是对的。

    凤清浅宁愿自己死了,尸骨腐烂了,不愿意被罂粟霸占着身体。

    “你已经死了,为什么还要冒出来,安息不行吗?”罂粟烦躁地说道,有这么一个人突然冒出来打断她做事的节奏。

    “你不也是孤魂野鬼吗?为什么不安息呢?”宁舒反问。

    宁舒也不跟罂粟斗嘴了,专心念咒语消除自己身上的黑气,同时她还要积蓄力量争夺身体搞一下二皇子。

    那二皇子就没有憋什么好屁,这种时代对付一个女人最有效的办法不就是毁了女子的名声。

    不用男人自己动手,家族就容不下名声败坏的女子。

    妈哒,贱.人!

    去送二皇子的凤昌回来了,对罂粟说道:“到前厅去,我有事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不去。”罂粟翘着二郎腿,拿着茶杯闲适地喝茶。

    凤昌:……

    凤昌一脸莫名其妙,怎么回来又变了一个样子,凤昌冷着脸说道:“我看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,敢休了二皇子,到时候圣上怪下来,凤家吃不消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罂粟淡淡地说道:“关我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学的规矩都去哪了?”凤昌紧紧皱着眉头,就算是一个粗人,不是多在意礼节的人,现在都看不顺眼罂粟这个样子,“你就是这样跟为父说话的?”

    “养而不教,我现在连饭都吃不饱,谈什么学习规矩礼仪?”罂粟讽刺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身为凤家的四小姐,住在这样的院子里,身边都没有人伺候,还要把我卖到皇家给凤家谋求荣华富贵,至少也要把人给喂饱了吧,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,哪有这样的好事。”罂粟淡漠地说道。

    罂粟一边说着还一边在心里朝宁舒说道:“自己是个傻.逼不知道争取,被人卖了还要替人数钱。”

    宁舒没有理睬她,加快净化自己灵魂,这种东西在身上就是定时炸弹,只是净化效果甚微。

    宁舒发现用这种咒语对超度这些怨念很慢。

    没有什么大作用。

    凤昌再次被罂粟的话噎得说不出话来了,瞪着虎目,“你这些混不吝的话从哪里听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,难道我住的不是破院子,难道凤家没有怠慢我?”罂粟反问,“现在又要把嫁给那样一个朝三暮四的男人,为了凤家的荣华富贵,真是什么都能做得出来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八道什么,凤家的荣华富贵是凤家从马背上打出来,至于你跟二皇子的亲事,是你娘跟杜贵妃订下的。”凤昌额头上的青筋暴跳。

    “呵,我娘都死了,还把这件事怪在娘的头上,死人又没有办法跳出来对峙,随便你怎么说。”罂粟就跟全世界有仇的吊样。

    凤昌:……

    “好好呆在家里,好好反思。”凤昌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罂粟毫不在意,反正她是不会任由凤家把她送去政.治联姻,她的人生必须自己做主,她可不是那个软弱可欺的凤清浅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