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11.第911章 杀手王妃7

    哎!

    宁舒叹了一口气,接着默念咒语。

    早日夺回身体的主动权才是头等大事。

    罂粟带着裴珍回到了凤家,裴珍看到罂粟的院子有些旧,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裴珍以前也是大小姐,住的房子可比这个院子好多了,问道:“小姐住这样的院子吗?”

    “是呀,就像你看到的,凤家对我并不好。”罂粟不甚在意地说道,“到了这里,你就要改名字,你想要改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请小姐赐名。”裴珍拱了拱手。

    “就叫沛蓝吧。”

    这时,折断手的之桃跑了过来,跑进来匆忙行了一个礼就朝罂粟说道:“小姐,二殿下过来了,你要去看看吗,将军也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罂粟看到之桃随便的行礼动作,脸色不禁沉了沉,之前不出现,现在又跑到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跑来做什么,我不是说过了你已经不是我的丫鬟,滚……”罂粟凌厉地说道。

    之桃咬了咬嘴唇,说道:“奴婢生是小姐的人,死是小姐的鬼,夫人让我照顾小姐,我肯定是要好好照顾的。”

    罂粟的眼里划过一道讽刺,“呵,我现在身边已经有人伺候了,根本就不需要你,你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之桃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沛蓝,问道:“她是谁,怎么能出现在凤府,她的卖身契根本就没有在凤府,小姐,她这样会被夫人惩罚的。”

    “她是我的人,谁都惩罚不了。”罂粟傲慢地说道。

    沛蓝朝罂粟行了行礼,“奴婢谢谢小姐的关怀。”

    之桃的脸色有些不好看,想到自己被小姐折断了手腕,对她很凶,小姐自己不中用,还怪她。

    之桃还是记得夫人交待的事情,朝罂粟说道:“小姐还是快点换衣服吧,将军和二殿下正等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爱等就等着,直接告诉他们,我不去。”罂粟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之桃一副见鬼的表情,连连说道:“小姐,你是不是疯了啊,将军和二殿下正等你,你不去这怎么可以。”

    罂粟冷笑了一声,“他们找我,我就得去?”

    别以为她不知道哪个什么二殿下,跟这具身体的嫡姐暗渡陈仓打得火热呢。

    也就原主这傻.逼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宁舒:……

    别忘还有个灵魂还在呢。

    罂粟冷笑了一声,在心里朝宁舒说道:“这就是你的男人,这么恶心。”

    宁舒抿了抿嘴唇,谁特么知道身为庶女的凤清浅怎么就跟二殿下订亲了,而且还是正妃。

    难道又是为了给罂粟表现的机会?

    之桃愣愣地看着自家小姐,从落水醒过来,小姐就很不正常,就跟得了失心疯一样,现在又大言不惭说出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小姐真的是疯了。

    “直接去跟他们说我不去。”罂粟喝一口茶,毋庸置疑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姐……”之桃还想劝,如果任由小姐这样,她又要被夫人责罚,要这样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个院子。

    她反正是不想伺候四小姐了,而且四小姐还动不动就动手,还把她的手腕折断了。

    什么不忠不义,她就是混口饭吃而已。

    这样一想的之桃也懒得管罂粟了,转身出了房间就去禀告了,但是没过多久之桃又跑回来了,朝罂粟焦急地说道:“小姐,你要再不过去,将军就要生气了,怠慢了皇族,凤府会被圣上责罚的。”

    罂粟依旧面无表情,“关我什么事,既然是找我,就到这个院子来找我,怎么,这个院子太破旧了,见不得人?“

    之桃惊得目瞪口呆的,不可思议地看着罂粟,“小姐,他们是男子,怎么能进后院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去,他们不能来,就拉倒呗。”罂粟嗤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之桃摇了摇头,又转身走了,她不要伺候四小姐了,本来四小姐性格有沉静,说沉静都是抬举了,在一众凤府一众小姐中,是最没有存在感的。

    跟着这样的主子有什么前途,再说了,她能感觉到主子不喜欢她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去?”宁舒忍不住问道,这样酷炫真的好吗?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去,我可不是挥之即来招之即去的人。”罂粟表情冷漠。

    宁舒:……

    没过多久,屋外就响起了脚步声,紧接着就有人走进屋里。

    走在前面的是一个中年男人,留着长髯,浓眉大眼的,虎背熊腰的,相当地魁梧。

    旁边跟着一个年轻的男子,锦衣华服,头戴玉冠,颜如舜华,仪表堂堂,浑身带着皇家的矜贵和贵气。

    此刻他正打量着周围的环境,皱了皱英挺的眉毛。

    罂粟看到了凤昌和二皇子,忍不住冷笑了一声,“我这个破院子能迎来两位贵客真是蓬荜生辉呢。”

    罂粟的话语充满了讽刺。

    凤昌忍不住瞪着虎目,“干什么呢,叫你去前厅干什么不去?”

    凤昌的声音很大,“你看你像什么样子,二殿下还在等你呢。”

    凤昌对着罂粟就是一顿呵斥。

    “沛蓝,去给贵客倒点茶。”罂粟跟沛蓝吩咐道,“不好意思,我院子里没有什么好茶。”

    二皇子皱着眉头说道:“不用备茶,凤将军,这次来我是来说一件事的,我想跟四小姐解除了婚约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,这婚约可是圣上下旨的,二殿下怎么能说退婚就退婚,圣上知道这件事吗?”凤昌大着嗓门问道,摇头,“二殿下,你不能这样草率就解除婚约。”

    “凤将军,我跟四小姐实在是不合适,这样的婚事实在太荒唐了。”二皇子忍不住说道,他是真的不喜欢这个凤清浅。

    罂粟冷笑了一笑,“退婚??”

    简直就是人渣。

    “你不喜欢我,我也不想喜欢了,既然你想退婚,那怎么行,就算是退婚,也是我休了你。”罂粟站了起来,整个人显得非常凌厉。

    “二皇子,是我凤清浅休了你,从此男婚女嫁各不相干。”罂粟微微抬起头,骄傲得如九天翱翔的凤凰,灿烂夺目,明艳动人,眉宇间的懦弱和自卑都不见了。

    二皇子愣愣地看着罂粟,随即意识到凤清浅这个女人居然要休了他,一个女人休了他?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