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10.第910章 杀手王妃6

    这样肆无忌惮嚣张无比最后啥事都没有,宁舒表示佩服。

    同人不同命。

    宁舒扫了一眼罂粟的灵魂,默念着超度咒语,慢慢净化着罂粟的灵魂。

    罂粟穿着男装,手里拿着折扇扇着,本来凤清浅的骨骼就偏小,女子再怎么装扮也装不成男人。

    偏偏罂粟还一副雄赳赳气昂昂的,路过了青楼,罂粟还打算往青楼去看看。

    宁舒撇撇嘴,好像来古代不逛青楼就不是穿越一样。

    顶着自己的世界观,在这个世界为所欲为还没有被打死。

    罂粟后来也开了青楼,不过是现代会所形式,又能赚钱又能收集情报。

    罂粟本想进去,但是一摸自己兜里几块碎银子,眉头皱了皱,原主每个月都是月银的,怎么就这么一点钱,真是没出息。

    罂粟看了一眼青楼,转身就走了,她这趟还有更重要的事情。

    在凤家没有一个是属于她的人,她要培养属于自己,忠于自己的人。

    罂粟到了卖奴隶的地方,将一个个人关在笼子里,要么就是用绳子将人拴住了,胸前挂着牌子,像个畜生一样被贩卖。

    这就是残酷的古代生活,没有家族,没有宗族庇护的人就是这样,凤家没有将凤清浅赶出去,给了栖身之处,给了饭吃,不然现在被捆着发卖的其中一个就有凤清浅。

    在自己没有绝对力量和权利的时候,只有适应生活,没有什么生活是十全十美的。

    凤清浅自己不会讨人欢心,被忽视是肯定的,就算是要争取自己的东西,也要有理有据,并且让别人抓不住污点。

    罂粟总说凤清浅贱,说她贱,宁舒也想用暴力的手段解决,在能用暴力解决的世界,宁舒才不会客气,直接暴力解决,麻溜的。

    但是在这样的世界中,唉,说多了都是泪,下次换个能打打杀杀,简单一点的世界。

    感觉任务真的越来越难了,考虑的东西太多了,宁舒感觉自己的智力不太够用了。

    能不能逆袭成功很多方面都要考虑到。

    宁舒长长叹了一口气,百无聊赖地看着罂粟挑选奴隶,反正她能挑到非常牛.逼,又暂时处于人生低潮的杀手亦或者是身怀仇恨,因为女主买了他,然后对女主忠心耿耿。

    罂粟看中了一对兄妹,这对兄妹被关在了笼子里,男人的眼神中透着冰冷和警惕,护着自己妹妹。

    罂粟朝伢子问道:“这两个怎么卖?”

    “十两银子。”

    罂粟的身上根本就没有十两银子,冷笑了一声说道:“哪家的奴隶有这么贵,我只要男的,不要女的。”

    “客人,这两人必须一起卖,不然他们就不卖,这样吧,八两。”伢子说道,这两个根本就是滞销货。

    每次看到男人凉飕飕狼一样的眼神,身上就忍不住发寒,卖掉了也好。

    “三两。”

    “七两。”

    “四两。”

    “五两,五两我卖。”

    罂粟用五两银子买下了这对兄妹,对他们说道:“跟着我,我能达成你们心中所想,跟着我,你们将有力量报仇。”

    罂粟看出了这对兄妹眼神中含着愤懑,含着仇恨。

    这对兄妹彼此看了一眼,怀疑地问道:“我们怎么相信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你们无需怀疑。”罂粟掷地有声地说道,非常地自信,让人心中忍不住信服。

    这对兄妹彼此对视了一样,然后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,“从今天起,小姐就是我们兄妹的主子。”

    宁舒:……

    女主就是这么酷炫狂霸拽,稍微释放一点王霸之气,成功收服两个小弟。

    就是装装.逼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宁舒表示不服,这么特也可以。

    这兄妹俩是别国的人,男的叫裴原,妹妹叫裴珍。

    罂粟将身上几两银子给了裴原,说道:“你先找地方安顿下来,两天之后,我会给你一大笔钱,裴珍跟我回凤家。”

    “凤家?”裴原愣了一下,脸色有些难看,“是凤昌吗?”

    “那么小姐是凤家人?”裴珍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罂粟眯了眯眼睛,“难道你们跟凤家人有仇?”

    裴原跪了下来,朝罂粟说道:“感谢小姐就我们兄妹于水火,这些钱我们兄妹肯定是会还给你的,请恕我们不能伺候追随小姐。”

    罂粟不动声色,“说说看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我们的父亲就是间接因为凤昌死的。”裴原说道。

    简而言之,就是两国交战,裴原父亲战场失利了,被皇帝问罪,再加上旁边有同僚煽风点火,发展到了叛国的地步,裴原父亲直接砍了头,而兄妹俩的母亲引开了敌人,才让两人活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路被追杀,奄奄一息的时候被人贩子逮着了。

    罂粟听完这话,淡淡地说道:“我从来没有把自己当成凤家人,我在凤家的情况也不比你们好到哪里去。”

    “只有站在权利的最高峰,才能达成心愿,报仇需要力量。”罂粟说道。

    “到时候你们想要报仇我绝对不拦着,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。”

    裴家兄妹对视了,裴原接过罂粟的银子,“希望小姐能说到做到,只希望到时候小姐不要阻拦我们报仇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裴原拿了银子就消失了,而裴珍留下来给罂粟当侍女。

    宁舒:……

    擦,打输了仗,还把一部分的责任怪到了凤家的身上。

    明明弄死一家子的是他们国家的皇帝和大臣。

    就算是知道这件事跟凤家没有关系,但心理还是过不去,将一部分仇恨转嫁到了凤家的身上。

    不过这两兄妹最后在帮助男主女主统一大陆,可是可劲地报复曾经的国家。

    宁舒看罂粟就这么大大咧咧收下了裴珍,还要把裴珍待会凤家府邸做丫鬟。

    罂粟为什么对凤家抱有这么大的敌意,就算是有敌意也该是原主的。

    白捡了一个身体,信誓旦旦要给身体原来的主人报仇。

    现在宁舒让她不要报仇,估计又会骂她贱,呵呵……

    感觉凤家就是罂粟打怪的新手村,各种各样的脑.残都上去找她的麻烦,然后她挥挥手就解决了。

    解决不了的,就有个强大的男人帮着解决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