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07.第907章 杀手王妃3

    之桃猝不及防被折了手腕,脸色顿时一白,顿时痛的惨叫了一声,连连喊道:“手,手,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的手……”之桃的手软趴趴的。

    罂粟眼中闪过一丝嫌弃,松开了之桃的手,之桃一手扶着自己的手腕,有些质问道:“小姐,你这是干什么,你干嘛呀。”

    无缘无故就把她的手腕折断了。

    “我讨厌有人触碰我。”罂粟冷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之桃简直心急如焚,加上手腕上的痛,忍不住大声喊道:“小姐,你是不是鬼附身了,现在都什么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才鬼附身了。”罂粟站了起来,走到之桃的面前,噼里啪啦就给了之桃两个耳光,“你是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这时,屋外传来了脚步声,紧接着穿着锦衣华服的夫人走进来,凤夫人年过三十,保养地很好,旁边跟着自己的女儿凤霏嫣。

    凤霏嫣很美丽,身上的衣服也是精心裁剪的,首饰也是精挑细选和衣服搭配起来,整个就像是笼罩在艳霞之中的女子。

    美丽明艳!

    凤夫人看罂粟一身衣服湿答答的,上面还沾着水草,头发凌乱,忍不住皱着眉头厉声说道:“看你什么样子,还不快点把衣服换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四妹妹,你这样湿身,要是被人看到了可就坏了名声。‘凤霏嫣上下打量了一下罂粟,显得非常地高傲。

    “赶紧把衣服换好了。”凤夫人说道,“你的侍女就是这么伺候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,夫人你要给奴婢做主啊。”之桃跪在地上,哭着喊道:“奴婢本来是要给小姐换衣服的,可是小姐将奴婢的手腕折了,又赏了奴婢两个巴掌,不是奴婢伺候不周。”

    罂粟的表情越发冷漠了,看着之桃的眼神更加冰冷,心中彻底将之桃放弃了,平时她就怠慢原主,现在居然卖主求荣。

    凤夫人看到罂粟一副桀骜不驯的样子,跟之前的凤清浅判若两人,忍不住说道:“你是不是中邪了,嗯,你这是什么眼神?”

    “我娘问你话呢,你怎么不回话。”凤霏嫣忍不住说道。

    “给四小姐换衣服。”凤夫人挥了挥手,招呼身后的丫鬟婆子,要给罂粟换衣服。

    罂粟眉眼一冷,使出了格斗拳将这些丫鬟婆子给打倒了,动作干净利落无比,下手也很狠辣,不是捏脖子就是折手臂。

    凤夫人看着一屋子哼哼唧唧的丫鬟婆子,紧紧皱着眉头,”凤清浅我看你真是病得不轻,掉下水脑子进水了是不是。“

    “我掉下水,都是拜谁所赐。”罂粟冷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凤清浅,你这是什么意思,难不成是有人推你下去不成。”凤霏嫣忍不住说道。

    “凤清浅,你只是一个庶女,居然敢我娘这样说话,见了我娘也不行礼。”凤霏嫣呵斥罂粟。

    罂粟脊背挺直,“我可不会给一个心肠狠毒的女人行礼,我跪天跪地就是不跪这样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凤夫人顾有些头疼得揉了揉额头,“我看你是脑子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霏嫣,再多去叫丫鬟婆子过来,把这个丫头绑了,不能任由她发疯。”凤夫人朝自己女儿说道,这屋子里的丫鬟婆子都起不来了。

    “再叫个大夫过来,给凤清浅看看脑子”

    “是,娘,女儿这就去。”凤霏嫣朝罂粟哼了一声,提着裙摆就要跨门槛出去了。

    罂粟冷冷地说道:“我的脑子没有问题,有问题的可是你们。”

    罂粟直接给了将凤夫人和凤霏嫣一个扫风腿,将二人直接绊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凤夫人哪里吃过这样的苦头,倒在地上扶着腰起不来了。

    罂粟嗤笑了一声,拍了拍自己的手,冷冷地说道:“以后少来招惹我,不然就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    凤霏嫣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,连忙扶起自己的母亲,朝罂粟喊道:“凤清浅你是不是疯了,你敢这样对待母亲。”

    凤夫人的腰疼,咬着唇朝凤霏嫣说道:“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一行人灰溜溜地出了破旧的院子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,你……”之桃目瞪口呆,“你是不是疯了?”

    “从今天开始,你就不是我的人,你要去攀高枝就去攀高枝。”罂粟面色清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虽然是同一具身体,但是因为灵魂的变化,整个人的气质都不一样,明明面容是一样,可是一看就不是同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滚出去,不要再我的面前晃悠,不然下次折的就是你的腿。”罂粟呵斥之桃,一股凌厉的杀气朝之桃扑面而去。

    之桃浑身冰冷,见鬼一样看着罂粟,转身就跑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之桃一出去,罂粟浑身松懈了下来,这具身体可真差,就是打了两通拳就很是不舒服,心慌气短。

    罂粟打开了衣柜,找了一件相对素净的衣服,把身上的湿衣服换了,感觉有些累,打算躺在床上休息一下。

    等休息好了,然后再准备规划一下自己的新生。

    罂粟这才刚闭上眼睛没一会,突然坐了起来,手捧着头痛苦至极,她感觉自己的头疼得好像要炸掉了一样。

    一股莫名的力量要把她的灵魂挤出身体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东西?”罂粟咬着嘴唇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又是什么孤魂野鬼,我是凤清浅,居然霸占我的身体。”宁舒真心觉得无语了,没想到自己晚来一步,罂粟的灵魂已经到了凤清浅的身体里。

    而且宁舒发现罂粟的灵魂虽然算不上强大,但是却带着一股强大的凶煞之气,而且怨气冲天,让她的灵魂显得格外有攻击力。

    宁舒不是没有见过灵魂,但是灵魂如此黑暗的人还没有见过,一个杀手,手上沾了不少的人命,不管是良善的还是恶人,都杀。

    能成为杀手之王的人怎么可能是良善之辈。

    宁舒半天都没有办法融入凤清浅的身体中,对方灵魂中的阴煞之气让她的灵魂非常不舒服。

    宁舒调动出了精神力,缓慢把自己的灵魂融入身体中。

    罂粟捧着自己的头,痛苦无比,咬着牙说道:“凤清浅,你已经死了,你与其这样窝窝囊囊地活着,还不如我替你活着,活出一片璀璨的人生。”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