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06.第906章 杀手王妃2

    出于人道主义精神,罂粟打算给这具身体和母亲报仇。

    于是一代杀手之王开始一路虐渣走上人生巅峰的故事,顺带收获了一个强大腹黑的男人对自己宠溺无比,两人携手看江山如画。

    而现在这位委托者就是身体的原主人,活了不到十六岁就死了把身体贡献给罂粟的孩子。

    凤清浅现在要献出灵魂抢回自己的身体,原主凤清浅的存在就是衬托罂粟的存在。

    原主懦弱花痴,罂粟清冷无双,原主胆小自卑,罂粟酷炫狂霸拽,原主被未婚夫嫌弃,罂粟吸引众多的男人目光。

    凤清浅都死了,还要被人比较来比较去的,凡是见到风华绝代的罂粟,都会说,咦,她怎么和传闻的不一样,有趣,女人,你成功引起了本王的兴趣巴拉巴拉……

    论凤清浅的心理阴影面积!

    而且整个凤府没一个好人,爹是渣爹,嫡母是磋磨庶女的妖艳贱.货,姐妹都是时刻要抢她男人的绿茶婊,下人是欺软怕硬,奴大欺主的狗腿子,总之全家没有一个好人。

    等到把凤家这一窝渣渣收拾得差不多了,本来死翘翘的小妾母亲诈尸了,原来母亲身份高贵,一国公主,老爹身份更牛。

    原来她就不是凤家的孩子,难怪凤家那么欺负她。

    爹娘回来,对受苦受难的孩子各种宠溺疼爱,就为了弥补孩子。

    可是孩子已经死了,对着一个顶着自己皮的冒牌货要月亮不摘星星。

    求凤清浅的心理阴影面积!

    凤清浅活着的时候不出现,死了就蹦达出来了。

    所以凤清浅相当厌恶生她的父母。

    凤家人对她虽然谈不上多好,但是也给了一口吃的,长这么大了,但是她的亲生父母却对她不闻不问。

    母亲在她记事的时候就诈死了,要去找自己男人。

    接受完剧情的宁舒:……

    宁舒转头看向凤清浅,都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的愿望就是夺回自己的身体?”宁舒问道。

    凤清浅点点头,那个妖孽顶着自己的皮囊作风作雨。

    凤清浅咬了咬嘴唇,又说道:“如果有可能,我希望能够保住凤家,没有了凤家我不知道该去什么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凤家人不是欺负你吗?”宁舒挑了挑眉头,在罂粟看来,凤家就是一窝渣渣。

    凤清浅摇摇头,“我不是凤家的孩子,爹,是凤将军收留了我娘和我,后来我娘死了,凤将军也没有把我赶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我自己懦弱,没用。”凤清浅说道,“但是凤家是我十五年栖身之地。”

    凤清浅在凤家被欺负,那是她自己的事情,但也轮不到罂粟打着她的旗号,将凤家打得七零八落的。

    罂粟这人性子狂傲,睚眦必报,她要对付别人,别人肯定也要对付她,一来二去仇深似海拧着劲非要弄死对方太正常了。

    相互憎恨都是有原因的。

    宁舒觉得凤清浅骨子里挺善良的,或者说能分清楚是非。

    在古代,一个没有家族,没有宗族的女子会遭遇什么,奴隶亦或者是卖笑的青楼女子。

    “你能帮我逆袭吗?”凤清浅朝宁舒问道。

    宁舒点点头,“可以,但是逆袭要付出灵魂力,你确定要逆袭吗?”

    “我确定。”凤清浅点点头,随即她的身影慢慢消失了。

    凤清浅走了之后,宁舒打开了系统兑换商城,兑换了辟谷丹和水,一些基本的药品,然后朝2333说道:“进入任务。”

    在凤家后院的一个小院子,这个院子有些破旧,一个女子身上湿答答的,衣服上还有青苔的痕迹。

    头发凌乱,脸色苍白。

    一个人孤零零地躺在床上,身上的湿衣服都没有人换。

    这时,女子的手指颤了颤,睫毛颤动,眼皮下的眼珠微微动着,突然猛地睁开。

    这双眼睛清冷无比,如夜空中的寒星闪动。

    罂粟皱了皱眉头,她的皱眉的时候,气质非常地清冷,浑身带着一股说不出来的冷意。

    她明明已经死了呀,那个男人处心积虑靠近她,最后又设计杀了她,果然男人都是骗子。

    她唯一一次相信男人,没想到落到这样的下场。

    罂粟感觉脑袋胀疼,这具身体的记忆蜂拥而来,接受完记忆的罂粟忍不住揉了揉眉心。

    身体的原主人可真是……

    就这么被人给害死了。

    罂粟的眼中闪过一道雪亮的光泽,既然有了重新活下去的机会,这辈子就要活出不一样的人生。

    首先就要解决身边吃里爬外的丫头。

    罂粟听到门口的脚步声,坐了起来,她背部挺直,眼神凌厉,让人不敢直视,只要和她眼神一对上,都觉得脊背发凉。

    丫鬟之桃一走进来看到本来已经断气了的小姐居然坐起来了,顿时吓得尖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闭嘴。”罂粟冷冷地说道,看着之桃的眼神非常冰冷。

    之桃停止了尖叫,结结巴巴地说道:“小小小姐……你你你……”你怎么活了?

    她刚刚已经去通知夫人了,说小姐断气了,但是现在小姐居然活了。

    “之桃,你说谁才是你的主子?”罂粟冷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之桃觉得莫名其妙的,小姐这是干什么,莫名其妙的。

    之桃有些不甚在意地说道:“小姐自然是奴婢的主子,小姐,现在夫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肆,这是你对主子的态度吗?”罂粟眉毛竖起,让她格外地凌厉。

    罂粟最讨厌这种不忠不义的人。

    别以为她不知道这个之桃想要攀高枝,没事就往主院跑,就想着讨好嫡女。

    “小姐,现在夫人和二小姐就要过来了。”之桃说道,“奴婢给小姐换衣服吧。”

    之桃说着就伸出手要解罂粟身上的湿衣服。

    之桃是想趁着夫人过来之前把小姐收拾好了,这个样子让夫人看到了,她这个做下人的肯定是要受罚的。

    之桃还想换个地方,换个主子伺候,自己不得力,夫人怎么会高看一眼。

    罂粟之前是杀手,最烦有人靠近自己,这会见之桃随便就伸手碰她,立刻握住了之桃的手,使劲一扳,顿时咔嚓一声清脆的骨折之声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