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97.第897章 重生农女37

    “他怎么弄成这样了?”陈力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去攻击理县,没想对方有厉害的弓箭手。”士兵说道。

    理县那是堪比达州城的县,以方勇这点人马啃下理县不容易,还把自己给弄成这样了

    方勇有点急功近利了。

    宁舒解开了方勇的衣服,拿出了酒淋了淋匕首,把药粉摆在旁边,对其他人说道:“把他按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妹妹,行不行啊?”陈力问道,“如果出事了,方勇母亲一定会怪到我们头上的。”

    “死马当活马医,如果他真死了,我们就接手他手底下的人。”宁舒用酒水洗了洗手。

    方勇的兵:……

    宁舒也就说说,主角绝壁死不了。

    宁舒拿着匕首,将伤口切成十字形,得益于锋利的匕首,伤口切的非常整齐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方勇痛得醒了过来,睁开眼睛看到宁舒,宁舒嗤着白牙说道:“忍着。”

    宁舒顺着切开的伤口,找到勾刺的方向,用匕首把肉拨开,方勇痛得脸色发白,额头上都是滚滚冷汗。

    “按住了,我要拔了。”宁舒紧紧抓着箭矢,然后猛地使劲使劲,‘噗哧’一声,箭矢离体,方勇痛得弓起了身体,喷出了一道血箭,喷了宁舒一脸。

    宁舒把脸一擦,连忙洒了药粉在伤口上,用布紧紧地按着方勇的伤口。

    “哥哥,你们先走,我待会过来追你们。”宁舒朝陈力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宁舒按着方勇的胸脯,鲜血染红了布条,宁舒又换一条布。

    等到流血没有那么严重了,宁舒开始穿针引线,在其他人惊悚的目光下缝合方勇的伤口。

    方勇倒也硬气,都这样都还没有晕过去,目光疲惫暗淡地看着宁舒像缝衣服一样,心头那叫一个无语。

    等到缝制好了,宁舒打了一个结,拿剪刀把线给剪断,将伤口包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伤口不要碰水,勤换布条。”宁舒将工具收了起来,挎在肩膀上,翻身上了马背就朝陈力追去了。

    半路上追上了陈力,陈力问道:“方勇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死不了。”宁舒擦了擦脸上的血迹,问道:“平镇的情况你了解吗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油水,比较穷。”陈力说道,不然也轮不到他抢到这个任务,其他人都看不中。

    就是走一趟示威,把平镇列入达州管辖之地。

    到达平镇,大门是紧闭的,城头有一群人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宁舒勒住了缰绳,盯着城门上的人。

    “请问是起义军吗?”城墙上有人高声喊道。

    陈力淡漠着一张脸,“是,限你们一刻钟之内把门打开,不然我们就强攻了。”

    墙头上的人又聚在一起,不知道说什么,随后又有人喊道:“我们可以打开城门,但是你们不能屠杀镇子里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起义军不屠杀普通百姓。”陈力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拿什么保证?”

    陈力高声说道,“我说的话我就能保证,起义军根本就不屠杀普通百姓,你们大可放心。”

    陈力话说得有辗转的余地,如果不是普通的百姓,亦或者作恶的人,肯定是不放过的。

    那边又商量了许久,最后嘎呀一声大门打开了。

    陈力一挥手骑着马进入了大门,他的脸上并没有什么喜悦之色,能这么轻松攻陷,说明根本就没有价值。

    宁舒笑着说道:“这是好事情,不战而屈人之兵,说明人心是向着起义军的,星星之火可以燎原。”

    陈力有些无奈地说道:“只怕这次没有什么收获。”

    “每个地方总有为富不仁恶贯满盈的人,这些人杀了总会有点收获的。”宁舒说道。

    平镇的镇长接待了宁舒兄妹。

    陈力看这个镇长长得是油光满面肥头大耳的,身上穿着绫罗绸缎,又贪生怕死地开城门投降了,就想要杀了镇长。

    宁舒拉住了陈力,陈力握着长枪说道:“妹妹,你看他那样,肯定是收刮了不少的民脂民膏,这样的人留着有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哥哥,既然这个镇长肯投降,又管理平镇这么久了。”宁舒说道,“他是最适合管理平镇的人,不过得杀鸡儆猴吓吓他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人你强大他就忠心你,只要你足够强大,就不敢生出背叛之心,平镇靠近达州,他不敢生出什么心思。

    越多平镇镇长这样的人,他们攻城就越轻松。

    陈力想了想,招呼了一个手下人,挨家挨户调查了这个镇子上那些恶霸,为富不仁的人,亦或者是让敢怒不敢言的人。

    陈力带着人过去就是一顿杀,让手底下的人见血,不能跑一趟就是来玩的。

    顺带将钱财收刮一空,杀了人还要将这些人的罪状一一昭告天下。

    肥头大耳的镇长被浑身是血的陈家兄妹差点吓尿了,都不敢质问陈力和宁舒,不是说好不杀人的吗?

    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?

    镇长举手发誓自己忠于起义军,然后把家里的好东西都拿了出来,差不多有两箱子,里面有珠宝有银子。

    陈力露出了森白的牙齿笑了笑,差点把镇长吓哭了,陈力颠着手中的红缨长枪,说道:“我希望镇长能好好管理镇子,希望每家每户都能吃饱饭,镇长知道该怎么做吧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知道,放心放心。”

    陈力和宁舒带着搜刮而来的粮食和银子就走了,等回到了达州城,就对下面的人论功行赏了。

    “妹妹,下次我就自己去,你是女子太危险了。”陈力说道。

    宁舒摇着头说道: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有这个条件,自然是要上战场的,等到国家成立之后,女子又得蹲在后宅之中,绣花伺候丈夫。

    一般一个国家刚成立的时候,是最宽容的时候,得靠这个时候争取一点特权。

    陈力也没说什么,他自然是希望自己妹妹跟在自己的身边,一人计短,两人有商有量的,挺好。

    收拾好了,陈力就去跟刘将军汇报战况,刘将军听到陈力的处理方式,点了点头,“做得很好,这是你妹妹出的主意吧?”

    陈力顿时憨憨一笑,挠挠头说道:“是二妹的主意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你妹妹不是男子。”刘将军有些可惜地说道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