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95.第895章 重生农女35

    “妹妹……”陈力紧紧皱着眉头,如果真的是这样,他们的队伍今天可能就回不去了。

    宁舒咬着嘴唇,如果不作为,他们将没有办法立足。

    所有的丰功伟绩都是用累累白骨铸造的。

    方勇拉着弓箭,准头非常准,一下就将城墙上的弓手杀死,估计他手中这个弓弦非常重。

    宁舒用刀砍开了朝自己射来的箭矢,队伍中已经有不少人受伤了,得益于绝世武功,只有极少部分伤到了要害当场毙命。

    哐当一声,撞木掉在地上了,宁舒一挥手,有十多个人跟在宁舒身后。

    宁舒抓住撞木绳子,将身子勒在肩膀上,调动身体的内劲合力跟人抬着撞木朝城门抬去。

    修炼过绝世武功的人力气都比一般人大,宁舒这一支队伍走在了前面,不过承受的压力很大。

    对方集中火力攻击他们,宁舒看着自己的人倒下,心头都在淌血,突然感觉毛骨悚然,转头看到一支箭矢朝她面门而来。

    宁舒手中握着刀,准备用刀将箭矢砍开,一直箭矢突然飞射过来,将那只箭矢射开了。

    宁舒没有发愣,卯足了劲头朝城门冲去,感觉耳边有呼啸的箭声划过,有箭矢没入皮肉的声音。

    宁舒将嘴皮都咬破了,调动身体所有的气劲,从喉咙里闷哼了一声,抬着撞木往前冲。

    那距离犹如天堑一样。

    而陈力为了护着她,已经受伤了。

    “将军,看来今天攻城有点困难。”周护卫朝刘将军说道。

    刘将军皱着眉头,“一鼓作气,下次来只怕就畏惧了,现在杀红眼了不知道害怕,再等等。”

    宁舒艰难地抬着撞木,还要注意箭矢,好不容易,终于到了城门口,宁舒使出了大力气和其他人一起撞城门。

    城门非常结实,陈力不顾身上的伤口,和众人抬着撞木撞着城门,撞木反弹的力量让宁舒的内脏都有些疼。

    不过好在终于把城门撞开了,城门一开,起义军这边立刻士气大振,欢呼了起来,朝城门口涌了过来。

    城门一撞开里面涌出了很多身穿铠甲的士兵,将还来不及高兴抬撞木的士兵就杀了。

    宁舒手中拿着刀,不怕杀人,就怕杀不着才憋屈,宁舒拿着削减的木棍,朝对方的眼睛喉咙扎去,被扎中的人瞬间没了气息。

    看到领队的人镇定,其他人也拿着木棍防御,虽然笨拙,好歹也能杀一两个人。

    城门开了,一大群拿着锄头耙子像洪水一样涌过来,没有经过刻意地训练,就拿着锄头乱打,乱拳打死老师傅。

    队伍涌入了城里,毫无章法的打发居然也能打仗?

    估计这种混乱只是暂时的,等到有足够的资源,肯定就不止这样的。

    刘将军带着宁舒陈力方勇还有其他几个统帅朝府衙去了,刘将军的手中拿着银枪,直接挑死了官兵。

    慢慢朝穿着官府,肥头大耳的官员走去,这官员吓得尿湿了裤裆,跌坐在地上,开口求饶,“不要杀我,我有很多钱,也有粮食。”

    刘将军淡淡地说道:“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官员眼睛转了转,刘将军举长枪,官员立刻说道:“就在院子里酸菜坛子里,被埋在地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粮食呢?”刘将军问道。

    “粮食,粮食都我卖给城里的粮商了。”官员见长枪指着自己,立刻说道。

    官员本以为对方会放过自己,但是下一刻被刘将军用银枪刺穿了身体。

    “把他拉到府衙门****尸。”刘将军抽出了长枪,将自己的枪擦干净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就是安顿统计伤亡,宁舒先给陈力疗伤,箭头还在肉里,宁舒用匕首将箭头挑出来,然后撒了药粉包扎起来。

    陈力痛得一张黝黑的脸都白了。

    因为用力过度,宁舒的四肢和身体都发酸发软,不过这些士兵都等着救命,宁舒抓着一把一把的药粉按在他们的伤口上。

    “你会医术?”刘将军看到宁舒给人疗伤,有些诧异地说道。

    宁舒擦了擦头上的汗水,“会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早说你会医术……”

    宁舒:→_→,就不让她去抬撞木?

    到底都是干大事的人,心中有信念,心硬如铁,别看刘将军一副温和的样子,让人去送死眼睛都不会眨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需要什么药材,刚刚从府衙搜出一批药材,你要什么可以跟我说。”刘将军说着就匆忙走了。

    等到安顿下来,宁舒已经累的手都抬不起来,朝陈力说道:“哥哥,我去休息一会。”

    宁舒就靠着墙壁眯着眼睛休息,醒过来的时候,陈力守在身边,她的身上披着陈力的衣服。

    宁舒动了动身体,浑身都酸痛得很。

    宁舒问道:“这次死了多少人?”

    “三十个,哎……”陈力说道,他的脸色因为失血有些苍白。

    “只能加紧训练。”宁舒说道,战争就是绞肉机,别提多残酷了。

    “刘将军是队伍要在达州停留一段时间,说要把达州作为国都发展。”陈力说道。

    这是圈地为王啊。

    将达州圈了,然后逐渐蚕食达州周围土地。

    这样挺好的,总扛着锄头耙子走不远,总是要正规化的。

    “刘将军说了,等到安顿下来,要对我们封功奖赏呢。”陈力说道,“说起来我们运气也挺好的,一来就是一场大战。”

    宁舒了然,难怪刘将军要他们去干抬撞木这种危险的事情,才来得表现得尽忠。

    “刘将军他们已经去追捕逃兵了,我受伤了没有办法去。”陈力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去就不去,功劳小点无所谓,来日方长。”宁舒不甚在意地说道,才来地皮还没有踩熟,大出风头不好,达州只是一个小地方,以后还有更多的战役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去追捕逃兵的人回来了,早饭是大白馒头加肉,全军都吃这个。

    从离家,宁舒还是第一次吃到这么好的伙食,混着肉汤吃着味道不是一般地好。

    宁舒只吃了一个馒头,将另一个馒头给了陈力,她吃辟谷丹,根本就不饿,吃东西都是象征性地吃一点。

    不吃东西能活着简直就是妖怪。

    “你吃吧。”陈力没有接,说道:“你都瘦了,多吃点。”

    “我吃饱了,你吃吧。”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