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91.第891章 重生农女31

    陈力是地地道道的古代人,生活在封建皇帝是天的社会中,就没敢从心里反,就算是官兵过分,也只是想教训一下官兵,当真让他反,陈力心里发虚。

    宁舒经历了很多的世界,看得比较淡,历史更迭是常态,新生取代破旧,是天道规则,轮回循环。

    “哥哥,你只是在顺势而为,跟造反没有关系。”宁舒说道。

    陈力:“→_→,你少唬我。”

    在陈力犹豫的这段时间,被官兵抓住的女子因为剧烈反抗,让官兵很不耐烦,抽出了佩刀就捅进女子的腹部,然后一脚踹开女子。

    女子捂着腹部倒在地上,鲜血一股股顺着指缝流出来。

    “姐姐,姐姐……”弟弟跌跌撞撞跑到女子的面前,“姐姐,你不要丢下我,我怕,姐姐……”

    官兵猖狂地笑着,根本不管地上死了的女子,又重新拉了一个女子,恐吓道:“好好伺候爷,不然这个人就是你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女子吓得神色恍惚,慌张朝周围人求救,“救救我。”

    宁舒几步走到官兵的面前,官兵看到宁舒,立刻摸着下巴淫.笑:“怎么你要代替她伺候爷。”

    宁舒微微一笑,一脚踹在官兵的腿裆,而且是用了大力的,被踹中的男人从喉咙里呃了一声,眼睛一翻,倒在地上嘴里吐着白沫。

    官兵身体抽搐了两下就死了,疼死了。

    陈力:……

    周围人都愣了一下,其他官兵都愤怒无比,“放肆,是不是想造反?”

    陈力举起手中雪亮的匕首,大声喊道:“各位,这些如狼似虎的酷吏将我们当成畜生,对我们生杀予夺,只怕是到不了堤坝我们就要被他们杀死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们就想这么死了,女子被这些畜生人任意玷污。”

    “放肆。”官兵抽出佩刀要杀了陈力,陈力有些笨拙地躲开了攻击,然后用匕首将官兵的脖子抹了,鲜血喷溅了出来。

    陈力的脸色有些发白,但是手中沾血了,心里又滋生出了不一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陈力大声说道:“他们也是人,他们也能被杀死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我姐姐命来。”少年朝官兵扑去。

    人群的骚乱已经不是这些官兵能够控制,一路走来,所有人心中积累了太多的情绪。

    连训练有素的士兵都会哗变炸营,跟何况是盲从心理严重的百姓。

    有人反抗,其他人也跟着反抗,再加上心中憋着怨恨,对这些官兵下手很重。

    最后一帮手无寸铁的百姓居然将二十多个的官兵全都杀了。

    宁舒只是在一旁看着,等到这些官兵丧命,宁舒才说道:“把这些人都埋了,我们北上。”

    起义军是往这个方向去的,最后一点点,如蜗牛爬行直到攻破了皇宫宫门。

    等到这些人平静下来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,一个个都吓得魂不附体。

    陈力说道:“我们去跟起义军汇合,我们不会能回去,回去就连累家里人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办,看到有人站出来做主,惶恐不安心乱如麻只能接受。

    众人合力将官兵给埋了,宁舒用土把地上的血迹掩盖了。

    这会天气暗了,大家坐在地上,表情惶恐不安,有人低声地哭泣着。

    陈力把匕首上的血迹擦掉了,还给宁舒:“你这是哪里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买的呀,我没事往镇上跑,买来防身的。”宁舒说道,“哥哥你收着吧。”

    陈力摇摇头,“我有官兵的佩刀。”

    陈力将官兵的佩刀都收集起来了,把官兵的干粮吃食分了出去。

    忙活了好一阵子,陈力做到宁舒的旁边,抿了抿嘴唇说道:“妹妹,我们一定要跟起义军汇合吗?”

    宁舒挑了挑眉头,“难道哥哥能养活这么多人。”

    陈力瞬间呃了一声,表情无奈。

    宁舒的意思是,带着这些人,跟起义军汇合,他们兄妹俩也有些筹码。

    有些事情是不可抗的,那个起义军的领袖是未来的皇帝,就连方勇这个男主都没有当上皇帝,当然不排除方勇的出身问题。

    以陈力简单的脑子,当然不明白其中的艰难,养活一帮子的人就足以让陈力锤地痛哭,

    到了起义军,这些事情有的是人操心。

    第二天,宁舒和陈力就带着队伍北上,沿途也没有攻击任何的县衙,因为他们这样的队伍根本就没有什么战斗力。

    队伍中有人生病了,宁舒不得不拿出自己事先准备的药。

    路过城镇的时候,宁舒拿着事先陈老爹给的银子去买药材,现在正值乱世,粮食和药材都是紧俏的东西,很贵还不一定有。

    实在没钱的宁舒,跑到大户人家门口推销自己的玉容散面膜。

    陈力就想去劫富济贫,宁舒摇摇头,一旦惊动了官府,他们都得死,他们这群人本来就显眼。

    没有办法的陈力居然带着队伍中的壮力扛沙包。

    宁舒:……

    草,为什么她的任务都这么苦逼?!

    陈二妹嫁给了方勇,也是这么幸苦逃亡,现在她还是这样。

    这么一路跌跌撞撞,虽然幸苦,但好歹没有人折磨,倒也能撑过去。

    宁舒终于看到了猎猎旗子,旗帜虽然破旧,但是被风吹的烈烈作响,带着一股难以言说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到了。”宁舒高兴地说道。

    陈力重重出了一口气,这段时间可谓是他人生最懵逼的时刻,从一个只知道跟在父亲屁.股后面下田种地的人,要操心整个队伍的生计,还要协调队伍各种突发问题。

    如果队伍疲乏了,他还要负责打鸡血,当心理辅导师,如果不是有妹妹在身边,陈力觉得自己压不住这些人。

    这会到了起义军地盘,陈力一下就明白了妹妹的意思,加入了起义军,这些事情就让别人去操心,他们负责打仗攻城就行了。

    宁舒和陈力坐上了卖得只剩下两匹马马背上,宁舒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尘,转头说道:“打起精神来,到了这里,我们的命运可能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开始整理了自己的衣服,理了理头发,挺直了胸脯接受未来的命运,但是眉宇间有掩盖不了的惶恐和不安。

    如果能选择,没有人愿意过这样前途未卜的生活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