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89.第889章 重生农女29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白依巧醒过来的时候,院子里都是静悄悄的,没有一点动静,艰难翻了一个身,看到桌子上的休书。

    白依巧的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,艰难从床上起来,腹部一动就扯着疼,白依巧捂着肚子下床走到桌边,拿起桌子上的纸张。

    是昨天晚上方勇给她的休书,方勇之后收起来了,她以为方勇改变主意,可是现在又出现了。

    白依巧打开衣柜,里面方勇的衣物都不见了,白依巧慌忙打开了门,大声喊道:“方勇,方勇……”

    白依巧一个房间一个房间找,但是都没有找到方勇,连方勇的母亲都不见了。

    白依巧呆滞地坐在地上,捂着嘴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家,这就是逆贼方勇的家。”院子外面传来了人说话的声音,紧接着就是砰砰砰砸门的声音。

    院门被暴力砸开了,十多个穿着衙役服的衙役,衙役看到蹲在地上的白依巧,问道:“方勇去什么地方了。”

    白依巧的手里捏着休书,听到衙役的话,表情呆呆的,“去哪里了?”

    白依巧又生气又恐慌又不值,自己为方勇付出了那么多,方勇扔下休书就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搜。”衙役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十多个衙役在屋里到处乱翻,最后将白依巧盒子里的几百两银票给搜了出来。

    十多个衙役就跟打了鸡血了,没想到这一趟还有这样的收获。

    白依巧现在只觉得心灰意冷,什么都不想,什么都不在乎,即便是银票被收走了,她的表情都是木木的。

    想她为方勇做了那么多,可是方勇毫不留情,残忍得只留下一份休书就不见了。

    这比方勇痛骂她,责打她还要让她痛苦。

    衙役将银票收来了,头儿说道:“这是反贼余孽,抓起来。”

    两个衙役毫不怜惜将白依巧扣了起来。

    随后衙役又将村子里周围的村民都叫了过来,颐指气使地下达了县衙的命令。

    大意就是说衙役死在了这里,而且里正和村民任由反贼方勇杀死衙役,这是大不敬以下犯上的重罪,必须要以儆效尤。

    每家十四岁以上五十岁以下的人都要被征丁,而且不论男女,被送去修堤坝。

    有不少的地方发大水,河堤被冲垮了。

    宁舒听到这个消息,整个斯巴达了,方勇跑了,带着老母跑了,当时杀人的时候,说得那么英雄豪迈,一切他扛着,结果跑了。

    每家要出两个人丁,陈家人也就四个人,如果出人丁,就要走两个人,如果是陈老爹和陈力被征丁了,家里就剩下她和李氏两个女人。

    没想到上面迁怒得这么厉害,整个村里都遭殃了,平常都是一家一户征一个男丁,现在男女都征,而且还是两个。

    而且发洪水的地方离这里还很远,路途中发生什么还不知道,被拉壮丁的人虽不及打仗危险,但是却幸苦无比,用血泪铸造建筑,运输之路。

    尸骨埋地。

    衙役说两天之后过来征丁,然后押着白依巧走了。

    到了县衙,白依巧就被关进了监狱,监狱里又脏又乱,环境非常差,加上白依巧刚小产,身体虚弱,在这样的情况下,一下就生病了。

    还是温玉找关系给钱将白依巧给弄出来,温玉看到白依巧下巴都尖了,问道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白依巧抱着温玉嗷嗷大哭,“方勇休弃了我。”

    温玉忍不住挑了挑眉头,拍了拍白依巧的背,柔声安慰,“是他看不到你的好,真的。”

    温玉派了几个丫鬟精心照顾白依巧,但是白依巧一直郁郁寡欢的,郁结在心。

    白依巧哀叹自己的命运,为什么重生了一次,还是改变不了自己的命运。

    最终发生了,白依巧就怕命运弄人,难道她就方勇就注定没缘,重生了一次,自己还要给陈二妹让位吗?

    凭什么,太不公平了,没有哪个女人能心甘情愿把自己的丈夫拱手让人。

    温玉一直陪在白依巧的身边,默默关怀这白依巧,可是白依巧沉浸在自己的伤悲中。

    不甘心,付出没有得到回报,白依巧根本就看不见到其他人。

    从被告知了要被征丁之后,陈家就陷入了纠结痛苦中。

    “唉,这可怎么办啊。”陈老爹一瞬间像是老了十岁。

    李氏一言不发默默地抹泪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征丁,肯定是我去了。”陈力说道。

    宁舒心里叹了一口气,做了这么久的任务,这次居然要被拉壮丁,人生头一次。

    “我和哥哥去吧。”宁舒说道,她心里已经有打算了。

    “两个孩子都不在身边了。”李氏顿时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陈老爹脸皮颤抖着,眼眶有些红,紧紧咬着腮帮子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娘,给我缝制两身男装吧,穿着裙子不方便。”宁舒朝李氏说道。

    李氏抹着泪拿出了针线布匹给宁舒做衣服,都不用丈量宁舒的身形就开始做衣服。

    “太匆忙了,早知道给你们兄妹做两双鞋子。”李氏穿针引线,不停地擦眼泪。

    陈老爹咬着腮帮子说道:“我跟二妹去,陈力留在家里。”

    “陈力还没有为陈家传宗接代呢。”

    宁舒:……

    这种世道,大人尚不能保全自身,脆弱的婴孩又怎么生存,真是对传宗接代的事情无比执着。

    “你都这把年纪了,走不到堤坝,你就累死在路上了,你去什么。”李氏哭着埋怨道说道。

    陈力站了起来,“这种事情我不去谁去。”

    宁舒开始收拾东西,把平时弄的药都把了包了起来,还有自己兑换削铁如泥的匕首。

    既然躲避不了,还不如……

    宁舒看着陈力,还不如把陈力弄到起义军中,让陈家崛起。

    宁舒不着痕迹往陈力的身体中输入了气劲,气劲能缓慢改造陈力的身体,耳聪目明,身形敏捷一些。

    宁舒朝陈力说道:“哥哥,我有本武功秘籍,你要学吗?”

    陈力:→_→

    “二妹别闹。”陈力说道,“如果是去打仗该多好。”

    不是想打仗就能打仗,拉壮丁也是要求的,他们这种情况只能去做苦力。

    宁舒将口诀心法告诉陈力,“我在镇上救了一个侠客,这个秘籍是侠客告诉我的。”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