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86.第886章 重生农女26

    方勇想要把事情弄清楚都是为了白依巧好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对女人苛刻,也是为了孩子着想,也不至于人家看到孩子说他母亲怎样怎样。

    而且方勇决不允许别人欺负白依巧,他的妻子不是小猫小狗都能来咬一口。

    “别怕,有我在,他不敢对你怎样的。”方勇朝白依巧说道。

    白依巧打了一个寒战,浑身痉挛了一下,说道:“清者自清,不用管其他人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清者自清,白依巧你少装模作样,你怕暴露你偷.情的事情,你就想要杀了我,折磨我。”李狗子看到白依巧慌张的样子,残忍快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白依巧眼前一花,差点就要晕倒了,还是方勇手快扶住了白依巧。

    方勇并不相信李狗子的话,“你要再敢满嘴喷粪,胡说八道,我就是拼着一命抵一命,我也要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李狗子看白依巧惊恐得一张脸都扭曲了,心里快意极了,自己被这个贱.人捆住了,动弹不得被她折磨,现在轮到白依巧。

    “她给我钱,让我和她在一起,给了我几百两呢。”李狗子说道,“现在她害怕暴露,就要杀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,胡说……”白依巧感受到周围人怪异的眼神,还有男人的眼神在她的身上扫视着,毫不避讳。

    白依巧拿起墙脚的棍子就朝李狗子的头上砸去。

    李狗子惊悚地喊道:“救命啊,要杀人灭口了。”

    不少看热闹的人都挡在了李狗子的面前,白依巧根本就不能对李狗子造成什么威胁和伤害。

    李狗子的胆子更大了,“是真的,白依巧真的给钱给我,让我满足她,她还说方勇不行。”

    李狗子张嘴就是胡说八道,因为自己下面没有了,李狗子怨恨白依巧,怨恨方勇。

    宁舒:→_→

    男主会不行,不是器大活好,让女人承受不住吗?没有床第之间征服女人强大的能力,也配是男主?!

    不过但是白依巧被李狗子玷污是事实,这件事是白依巧怎么也否认不了的。

    方勇的脸黑的不能再黑了,感觉不少人都往他的下面看。

    白依巧气得浑身颤抖,惊声尖叫:“李狗子,我要杀了,我要把你剁成肉酱。”

    方勇面色淡漠,声音轻飘飘充满了危险,“你要为你的胡说八道付出代价,胡说八道也要有个度,依巧会给你几百两,她哪有那么多钱。”

    “亏你还是她的丈夫,你不知道她是吉祥居的老板吗,吉祥居那么赚钱,几百两对她都是小意思。”李狗子哈哈一笑,扯到身上的伤口,立刻子呲牙咧嘴,一张脸丑得不堪入目。

    方勇愣了一下,僵硬着脖子转过头来看着白依巧,白依巧扔掉手中的棍子,伸出手拽住了方勇的胳膊,焦急地解释道:“我不是吉祥居的老板,我只是有一点份子,每个月有几两银子,你也是知道的呀,不要听李狗子胡说八道,他就是想敲诈我们。”

    说道最后,白依巧的声音带着浓浓的哀求。

    方勇勉强勾了勾嘴角,朝李狗子狠声说道:“少破坏我们夫妻之间感情,依巧有吉祥居的份子我也是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李狗子撇撇嘴,“几两银子?给我几百两可是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,吉祥居才开不到一年,她能有这么多钱给我。”

    方勇紧紧抿着嘴唇,让他的脸看起来有些恐怖,让人望而生畏,“你有什么证据依巧给你钱了,还给了那么多钱。”

    “我借的几百两高利贷都是白依巧给我还的,不信你们可以去问问放高利贷的人,对了,我家里还有高利贷借据呢。”李狗子呲牙笑着,露出一口黄牙,虽然笑着,但是表情相当地怨毒。

    “哦,对了,白依巧的胸上有颗痣哦。”

    “呕……”白依巧捂着嘴呕吐起来,流着泪朝李狗子奔溃嘶吼道:”你胡说,你胡说八道。”

    “方勇,你不要相信他,说不定是他偷窥我洗澡看见的。”白依巧哭着朝方勇哀求,“不要相信他。”

    方勇的表情难以描述,张了张嘴没能说出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不光胸上有颗痣,大腿.内.侧也有,是右腿。”李狗子嘿嘿笑着。

    白依巧一听,怒极攻心,眼前发晕,她硬撑着,扫视着人群,数不尽鄙夷的眼神朝自己射来。

    白依巧看到人群中的宁舒,她表情平淡,但是白依巧就是觉得对方在嘲笑她,嘲笑她要失去方勇了。

    “是谁,是谁指使你陷害我的。”白依巧朝李狗子吼道。

    “一定是你,陈二妹,一定是你,你怨恨我说出了人参的事情,所有你找李狗子这样的烂人来污蔑我。”白依巧指着宁舒大喊。

    宁舒一脸莫名其妙,用手指着自己的脸,“关我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她就是围观群众,怎么又扯到她身上了。

    “明明是你跟李狗子有私情,还怪在我的头上,上次李狗子去你家,明明是跟你有约,李狗子被人发现,就硬说我跟李狗子约好的,还说我跟李狗子两情相悦。”宁舒满脸不虞,“我跟你什么仇什么怨,非要这么污我的名声。”

    “白依巧,你不要为了转移众人注意力,就把事情往我妹妹身上硬扯。”陈力挡在宁舒的面前,“不要以为我们陈家就好欺负。”

    白依巧惶恐不安,不知道该怎么办,只能一遍一遍地朝方勇哀求道:“方勇,你相信我,我真的是清白的,我是清白的。”

    方勇表情发木,呆在那里就跟傻了一样,一动不动就跟木头一样。

    李狗子咳嗽了一声,吸引众人的注意力,李狗子残忍地说道:“我没有跟陈二妹约好,就是跟白依巧约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闭嘴,我杀了你。”白依巧朝李狗子扑去,劈头盖脸对着李狗子猛打,把李狗子打得嗷嗷直叫。

    有妇人上去拉白依巧,把白依巧拉开。

    李狗子身上的伤口被白依巧大力打得有冒血了,而且腹部被钉子钉穿,其实已经伤到了内脏。

    李狗子能说话,全靠宁舒的气劲修复身体,但是现在被白依巧暴力击打,内脏又破裂了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