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86.第886章 重生农女27

    第886章 重生农女27

    李狗子的伤势一下子加重了,腹部的钉子窟窿洞又开始冒血了,李狗子嘴里呕出了血。

    李狗子神色惊慌无比,一张嘴嘴里就有黑血流出来,他的面色死灰。

    李狗子瞪大了眼睛,死死地盯着白依巧,“是她给我钱……”李狗子呕血,“让我污陈……陈二妹,还说把陈二妹给……给我做媳妇。”

    李狗子说话的时候,大口大口地呕血,夹杂着血块,他的脸色越来越青,腹部的血像泉眼一样往外冒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周围厌恶李狗子的人都忍不住移开了目光,现在的李狗子实在是太凄惨。

    李狗子想要张嘴求救,嘴里有更多的血涌了出来,李狗子使劲呕了两下,身体痉挛了两下死了。

    白依巧听到李狗子的话,一瞬间就懵了,脑子一片空白,直挺挺地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白依巧倒在地上,她的裙子渐渐被鲜血侵透。

    白依巧流产了。

    “依巧。”方勇神色犹豫挣扎,一张脸闪过彩虹色。

    白依巧躺在地上,裙摆上的鲜血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“方勇。”方勇母亲杵着拐杖,朝方勇喊道:“把依巧弄到屋里去。”

    面对这样的情况,方勇母亲面色镇定。

    方勇反应过来,将地上的白依巧抱起来,抱进去正准备去请大夫,就有锣鼓声响起。

    众人才反应过来,今天是官府来收粮的日子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围在这里呢,把各家的粮食和银钱都叫起来吧。”这次来了好几个衙役还有官府文书先生。

    围观的人立即一哄而散,回家去拿钱拿粮食了。

    有些人没有钱没有粮,居然把孩子卖给官府,卖儿卖女。

    到处都是孩子哭泣的声音。

    宁舒在旁边看着觉得真的是分外凄惨,兴百姓苦,亡百姓苦。

    本以为这已经很荒唐了,但是官府居然收下了这些孩子。

    是要把孩子卖去当奴隶吗?他们的身份证明已经被父母交给了官府。

    用一两个孩子的牺牲来换取整个家庭的生存。

    被卖的孩子惶恐不安,哭着叫喊着,父母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    现在朝廷已经腐烂成这样了吗,公开买卖人口,然后又将这些孩子卖到人口市场去。

    雁过拔毛兵过如梳。

    方勇本想去给白依巧请大夫,但是却被一个衙役拦着,衙役朝方勇说道:“听说你打了一只老虎,虎皮还在吧,县太爷有老寒腿,需要用这个虎皮捂捂。”

    方勇的脸色有一瞬间的凌厉。

    宁舒在不远处听到这话,有些无语了,找理由也不走心,这大夏天热得要死,要什么虎皮捂腿,就是想要方勇的虎皮。

    现在方勇是打虎英雄,闻名十里八乡,让县衙里的人都惦记虎皮。

    方勇刚刚遭遇了人生有史以来最大的打击,自己的妻子给自己戴绿帽了,甚至肚子里的孩子都可能不是自己的。

    方勇是聪明人,稍微联想一下白依巧这段时间的异常,就连怀孕都没有一点喜色,结合李狗子说的,方勇就能把事情想的七七八八。

    现在方勇一腔愤恨无处发泄,偏偏衙役又贪得无厌,十天前才弄了七十两走,现在又要虎皮。

    那张没有一点瑕疵的虎皮起码得上千两,老虎可不多,也不是一般人能打到的。

    方勇感觉一股股血压往脑袋上冲,紧紧捏着拳头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眼神,孝敬县太爷是你的祖上积德了,赶紧把虎皮给我。”衙役有些被方勇的眼神吓到了,不过想到自己是县衙的人,可不是这些****敢冒犯的,立刻挺直了背朝方勇要虎皮。

    方勇出声道:“那虎皮是草民留给母亲的。”

    “咦,你敢反对。”衙役睁大了眼睛,“信不信我告诉县太爷,治你大不敬。”

    衙役仗着有朝廷有县太爷撑腰,雄赳赳地朝方勇说道:“老实交出虎皮,不然让你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    破家县令,灭门知府!

    在古代,因为地方官员集民政、税收、司法、教化各类大权于一身,若然父母官觉得治下哪个子民不大顺眼,随便找个理由,就能够让他狼狈不堪,甚至家破人亡。

    让人求生无路,不是每个人都能够上京告御状的,更何况现在官僚黑暗,世道混乱,各地暴动频起,谁会管一个微不足道的****。

    现在衙役就在威胁方勇,让方勇知趣。

    方勇紧紧捏着拳头,又看着那些卑躬屈膝的村民,和惶恐哭闹不止的孩子,还有躺在家里让他心灰意冷的妻子。

    方勇的心中有压抑不住顾的愤慨,冷冷地说道:“我不给又如何。”

    “反了你。”衙役拔出腰间的佩刀朝方勇砍去,方勇一下就躲开了,还反手抢了衙役的刀。

    握着刀,方勇的心里冒出无法控制的戾气,直接用刀刃抹了衙役的脖子。

    衙役的脖子喷溅出了血液,衙役表情震惊惊恐,双手捂着自己的脖子,瞪大了眼睛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这边的动静引来了另外几个衙役的注意,纷纷抽出了佩刀将方勇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方勇杀了衙役,引起了村民的惊恐,甚至整个村子都会因为方勇被牵连到。

    里正朝方勇喊道:“方勇,放下刀。”

    宁舒只是默默看着,现在的方勇走上了反朝廷之路,会参加起义军,以后飞黄腾达,这是方勇的路。

    方勇并没有理睬立正,紧紧握着刀,鲜血顺着刀刃一滴一滴地滴在地上。

    他的面色冷酷充满了杀气,举起刀就朝衙役砍去。

    方勇是猎户,身形敏捷,而且还有点功夫在身,根本就不是这些酒囊饭袋的衙役能对付的。

    方勇一发狠,将所有的衙役都杀了,连县衙的文书先生一块杀了。

    反正县衙来收粮的人一个不留。

    方勇的脸上沾着鲜血,朝惊恐无比的孩子说道:“回家去吧。”

    那些孩子一哄而散,而一些村民慌了手脚,神色惶惶。

    里正朝方勇吼道:“你在干什么,居然敢杀衙役,这上面怪罪下来,我们这个村子都要遭殃。”

    方勇擦着刀背上的鲜血,平静地说道:“所有的事情我扛着,就算是县太爷在我面前,也照杀不误,这样朝廷还不如反了,都活不下去,等死还不如奋力一击。”

    五章,感谢一直订阅支撑矫情走到现在的人,至于那些口出恶言,并且没有粉丝值的人,一概不看,不理,不是我的读者一概不理会,就是这么任性,有意见憋着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