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83.第883章 重生农女23

    宁舒躲在窗外看着白依巧对李狗子施虐,拿着板子打在李狗子的双腿之间。

    那个地方是男人脆弱的地方,被钉子扎得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李狗子直接晕死过去了。

    宁舒眼睛都发直了,听着白依巧怨天尤人的话,整个人都斯巴达了。

    讲真,白依巧是她见过最会推卸责任的人,一切都是别人的错,她没有错。

    她害人没错,是为了自己的幸福生活,别人不乖乖任由她害就是错。

    这奇葩的思想,上天给了一次重生的机会就是让你去折磨别人的?

    想不通这样的人为什么会有人生再来一次的机遇。

    别人又做错了什么,要被这样伤害。

    白依巧对着李狗子打了一阵,打累了就停下了,看着像血人一样躺在床上不动弹的李狗子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重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白依巧恶心得捂着嘴跑出去了。

    宁舒看房间里没人,从窗户跳进屋里,看到床上的李狗子,浑身都是血洞,也不知道能活多久。

    宁舒先是塞了一颗辟谷丹在他的嘴里,辟谷丹入口就化作了一道热流进入身体每个角落,身体里有能量支撑着,能支撑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又从丹田里调出了一丝气劲输入李狗子的身体里,气劲能够慢慢修复受伤的身体。

    宁舒解开了捆着李狗子手脚的绳子,用床上的床单将李狗子包起来,李狗子浑身是血,走到哪里流到哪里,将李狗子背在身上,用绳子将李狗子捆在自己的身上,宁舒溜出了宅子。

    宁舒跑得飞快,将李狗子带到了医馆,给了大夫一两银子,把李狗子放在医馆后面的房间。

    宁舒给李狗子喂消炎片,但是现在的李狗子连水都吞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宁舒把药片磨碎了混着水,捏着李狗子的下巴灌给他,不过大半部分的水都顺着嘴角流出来了。

    李狗子的面色死灰,气若游丝,看着就要死了。

    宁舒将丹田里所有的气劲都输送给了李狗子,宁舒释放出精神力,引导着气劲修复着李狗子的伤口。

    李狗子身上好多血洞,那些气劲只能把李狗子的血止住。

    能止住血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医馆的大夫拿药粉洒在李狗子的伤口。

    宁舒看天色不早了,就准备回去了,回去迟了,陈家人该担心了。

    走之前宁舒把诊费付了,然后嘱咐大夫,不要告诉其他人这个人在这里,千万不能告诉其他人。

    走之前,宁舒又买了一点药材,提着篮子就坐牛车回村里了。

    而被血腥味恶心的白依巧连胆汁都吐出来了,吐了之后,浑身虚软无比,头晕眼花的。

    白依巧的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,她的这个症状?

    怀孕?!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呢。

    白依巧害怕,如果真的怀孕,这个孩子是谁的?

    白依巧的心中又气又急,转身回房间,看到本应该躺在床上的李狗子不见了。

    白依巧心脏重重跳了一下,身体一下就软了下来,跌在地上,李狗子怎么会不见了,他伤成那样怎么会不见了。

    绳子他自己又不能解开。

    “来人。”白依巧喊着门口的两个家丁,“人呢,人到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两个温家家丁也面面相觑,他们一直守着,根本就没见人出去。

    白依巧怒极攻心,一下子晕过了过去。

    白依巧醒过来的时候,是在吉祥居,床边坐着温玉,温玉见白依巧醒过来了,神色复杂地说道:“恭喜你,你怀孕了,一个月了。”

    白依巧本来心存侥幸,这会看到床边有个大夫,听到温玉的话,就像有人一拳头砸在她的头上,眼冒金星,眼前发黑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,身体不舒服吗?”温玉问道。

    白依巧看天色已经这么晚了,连忙掀开了被子就要回村里,这么晚了。

    “我先走了,谢谢你。”白依巧站起来踉跄了两下,温玉伸手扶了一把,白依巧推开温玉的手,“谢谢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白依巧硬撑着回到村里,天色已经发黑了,方勇正在到处找她。

    没等方勇说话,白依巧率先说道:“方勇,我怀孕了。”

    方勇愣了一下,随即摆着面孔,“怎么这么晚才回来,多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白依巧说道。

    方勇伸出手扶白依巧,白依巧笑着说道:“我还没有那么脆弱。”

    方勇还是扶着白依巧,白依巧面上笑得灿烂,心里满满都是阴影。

    这个孩子十有八九是李狗子,因为被李狗子那样的人玷污,对那种事情恶心得不行,连带都冷淡了方勇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是方勇的孩子,这个孩子就不应该有一个月。

    白依巧看着方勇高兴的神色,对她关怀备至,白依巧心中就难受至极,这个孩子根本就不是方勇的。

    她怎么可以怀李狗子的孩子,李狗子那样的恶心的人。

    而且李狗子又不知道是去什么地方了,逃掉的李狗子万一狗急跳墙,说了他们之间的事情怎么办?

    白依巧心里难受,吐得非常厉害,让方勇这个新手父亲不知道该怎么办,只能去询问自己的母亲。

    方勇越对白依巧好,白依巧心里越痛恨肚子里的孩子,肚子里就是一个人孽种。

    无法想像李狗子那样丑的人,生下来的孩子会是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白依巧一直都当心李狗子突然出现,但是过去好几天,李狗子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。

    白依巧稍微松了一口气,说不定李狗子早就死了,毕竟李狗子受了那么重的伤。

    下面都烂了,这样的李狗子应该活不下去吧。

    又忧心肚子里的孩子,又忧心孩子的父亲,白依巧想把两个都给解决了。

    这个孩子不能留着。

    她要生属于方勇的孩子。

    但是方勇和方勇母亲却很在意这个孩子,方勇现在什么事情都不让她做,对她体贴入微,无法现象失去这个孩子方勇会怎样。

    而且方勇眼神不好的母亲杵着木棍每家每户去要旧衣服,用要来的旧衣服给孩子做衣服。

    才生下的孩子皮肤娇嫩,人穿过的旧衣服柔软,洗干净给孩子做衣服,孩子穿着才舒服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