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82.第882章 重生农女22

    白依巧压抑住自己心里浓重的杀气,铁青着脸问道:“这次你又要多少?”

    最后一次给李狗子钱,是买他命的钱,暂时打发走李狗子。

    白依巧真是恨不得立刻就杀了李狗子,多看一眼都恶心无比。

    李狗子见白依巧妥协了,立刻露出了裂开了嘴露出一口黄牙笑了起来,以为是自己的威胁有用了,想了想说道:“五百两。”

    听到如此巨额,白依巧脸色平淡,现在她都懒得生气了,跟一个死人生气不值得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渣杀了也是为民除害。

    白依巧淡淡地说道:“太多了,我根本就没有那么多,吉祥居我只是有些份子,大头都是温玉赚去了,上次给了你几百两,我现在身上已经没有钱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有多少?”李狗子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白依巧说道:“二十两。”

    以前动不动就是上百两,李狗子咋一听二十两,立刻不满说道:“你打发要饭的?”

    其实二十两也不少了,普通的人家一年也不见得有二三两银子,李狗子就是被养刁了,胃口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即便是白依巧告诉自己不要生气,但是还是被李狗子无耻的嘴脸气得肝疼。

    “爱要不爱,多的没有。”白依巧面色发冷,微微扭曲着。

    李狗子立刻威胁道:“信不信我告诉别人你偷.情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说呀,我死了,看你问谁要钱去。”白依巧狠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真没有了?”李狗子问道。

    白依巧摇头,连话都懒得说了。

    “那就二十两。”

    李狗子拿了白依巧给的钱就到镇上花天酒地去了,李狗子没走多久,白依巧也跟着到镇子上去了。

    注意方家动静的宁舒见白依巧去镇子,想了想也跟着去了。

    白依巧先是去吉祥居见了温玉,温玉一看白依巧苍白瘦削的脸蛋,诧异地问道:“你病了?”

    白依巧叹了一口去说道:“最近被一个无赖缠上了,一个叫李狗子的地痞无赖硬说是我丈夫,他就爱糟蹋村子里的姑娘小媳妇,村里的女人看到他都绕道而行,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听说吉祥居我也有份,就来敲诈我。”

    温玉点点头,“我说那样的人怎么配得上你。”

    “温玉,你在这里有没有不住的宅院,我想借用一下。”白依巧朝温玉说道,她的声音带着一股撒娇又像是哀求。

    “有是有,不过你有什么用?”温玉端着茶杯,喝了一口茶。

    “就是教训一下那个李狗子,再这么胡说八道我的名声就要被他毁了,而且方勇会生气的。”白依巧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想怎么教训他?”温玉不甚在意地说道,显然是没有把一个地痞无赖放在眼中,“实在是觉得困扰,我替你解决了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自己来就好了。”白依巧说道,“你能借给我宅子就十分感谢了。”

    她被李狗子害得那么惨,一定要好好这么教训李狗子。

    白依巧真的恨不得活剐了李狗子。

    温玉把宅院借给了白依巧,还派送了两个家丁给她,帮忙教训李狗子。

    拿着二十两赌光的李狗子被扔出了赌坊。

    二十两只够李狗子赌一会的时间,李狗子贪心想赢大钱,每次下注银钱数目比较大,没几把钱输完了。

    李狗子想了想就决定到吉祥居去要钱,吉祥居那么有钱,上次吃饭没有付账,这次再说自己是白依巧的丈夫,肯定也能要到钱,就算要不到钱,也赌饿了,去吃点东西。

    李狗子吊儿郎当地朝吉祥居去了,还没有走到吉祥居,就被突然出现的两个家丁架住了,捂着嘴被拖入了一个宅子里。

    宁舒躲在不远处,看着李狗子从后门拖进去了,然后门就紧紧关着。

    只怕是现在的白依巧受不了李狗子无休止的敲诈,打算对付李狗子了。

    自相残杀为哪般。

    不过宁舒可不希望李狗子就这么死了,李狗子死了这件事就死无对证了。

    宁舒调动身体里的气劲,踩着院墙进入了宅子里,这个宅子不大,但是该有的也有,花园什么都有,只是没有什么人气,花坛里有些杂草,鲜花也是枝繁叶茂,肆意生长没有人修剪,杂乱得很。

    李狗子被人拖进了房间了,被脱得只剩下亵裤绑在床上动弹不得,顿时吓得魂飞魄散,本想呼救,但是嘴被塞了东西,根本喊不出来。

    ‘吱呀’一声门开了,李狗子一听这声音,吓得大汗淋漓,脸皮痉挛跳动,转头看着门口,

    入目的是女人的裙子,一身漂亮的百褶裙,李狗子往上看,看到了白依巧美丽的脸。

    看到了白依巧,李狗子顿时呜呜呜地叫了起来,眼神哀求。

    白依巧冷冷地看着床上的李狗子,眼神渗人,李狗子被白依巧看得浑身发寒,忍不住挣扎起来。

    “躺在这里动弹不得感觉如何。”白依巧出声问道,背在身后的手拿出了厚厚的木尺。

    木尺就算了,但是这木尺上订了钉子,密密麻麻都是钉子,钉子穿透了木尺,打在人的身上,钉子就会陷入肉里。

    能把人打成浑身是洞的筛子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”李狗子瞪大了眼睛,神色惊恐无比,剧烈地挣扎,疯狂朝白依巧摇头。

    白依巧只是冷漠地勾了勾嘴角,“你知不知道我忍了你多长时间,你是什么东西,也配这样对待我。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”李狗子流着泪冲白依巧呜咽。

    “想要让我饶了你,跟我要钱,威胁我的时候,不是很神气吗?”白依巧举起木尺,对着李狗子的大腿打去。

    李狗子顿时眼珠凸出,从喉咙里呜咽了一声,浑身痛得颤抖起来,身体不受控制地痉挛起来,让李狗子的眼珠都翻白了。

    白依巧将木尺拿了拔了起来,钉子上沾满了血迹,李狗子的大腿了好几个血窟窿,正潸潸地冒血。

    白依巧看着面无人色的李狗子,笑着说道:“痛苦吧,你加诸在我的身上可比这个痛苦一千倍一万倍。”

    她的重生,本该幸福的重生被李狗子这个烂人给毁了,被李狗子这样人的玷污,比死还难受。

    面对方勇的时候,她再也没有办法像以前一样理直气壮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