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81.第881章 重生农女21

    温玉眯着眼睛看着李狗子的背影,白依巧的丈夫是这种的人,没有一点教养,就是一个街头混混嘛,可是看白依巧幸福的神色不像作假。

    温玉朝店小二说道:“以后不准他进酒楼。”

    温玉摇着头转身回酒楼了。

    达到自己的目的,宁舒到药铺去买了一点药材回去,现在家里没有什么钱了,还是得做玉容散面膜来卖。

    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卖的掉,反正宁舒就没有打算将整个东西买给普通的农妇。

    宁舒又卖了一些杀鼠的药,现在天旱,作物活不了,老鼠成群结队在干裂的土地上跑。

    家里有不少的粮食,天天都得防着老鼠。

    而且老鼠饿极了还会咬人,老鼠身上的病毒传到人的身上,会感染鼠疫。

    买好了东西,宁舒又到粮铺去看看,询问了一下价格,粮价现在简直上天了,是以前的好几倍,就是粗粮也是。

    以前能买十斤的价格,现在顶多顶多能只能买两斤。

    更多的商人是把粮食储存起来了,打算趁着干旱和暴乱大发国难财,粮食只会越来越贵。

    幸好之前买了储存起来。

    宁舒坐牛车慢悠悠回村里,回到家里就倒腾手中的药材。

    陈老爹看宁舒倒腾,也没说什么什么,现在田里一点活计都没有,陈老爹就天天在屋里转悠,根本就没有事情做。

    从一天三顿饭现在缩减到了两顿饭,用陈老爹的话就是,整天什么事情都不做,吃那么多做什么,把粮食省着,不知道这个天要干到什么,要等到下一季的作物长熟才有收成。

    不过不干农活,两顿饭足矣。

    宁舒除了磨药粉看医书,就是关注方家的事情,从白依巧和李狗子发生关系有一段时间,可是方家依旧风平浪静的,可见白依巧的本事。

    经历后院宅斗的白依巧可比普通的农妇多很多个心眼,遇到事情也比一般的农妇果决。

    如果是普通的农妇,只怕就被自己的丈夫逮着了,只能稀里哗啦地哭着,被丈夫休弃,被人指指点点甚至浸猪笼,一辈子算是毁了。

    其实白依巧没有宁舒想的那么轻松,可以说是心力交瘁,一边要瞒着方勇,一边还要应付上门敲诈的李狗子。

    就像现在,李狗子居然又找她要钱了,还说出了她是吉祥居的老板。

    白依巧心里一惊,她从来没有告诉别人,就连方勇都没有说吉祥居的事情,李狗子又是从哪里听说的?

    “你胡说八道什么,吉祥居怎么可能是我的,你是不是做梦没醒。”白依巧小声说道。

    白依巧一边说着,一边到处张望着,和李狗子蹲在隐蔽的墙脚边,周围有枯草遮挡着。

    李狗子猥琐地嘿嘿笑着,“我知道你是吉祥居的老板,今天我还去吉祥居去吃饭,我说我是你的丈夫,他们连钱都没有收。”

    白依巧一听李狗子无耻的话,气得眼前一阵阵发黑发晕,这个烂人也配是她的丈夫。

    而且还是在吉祥居自称她的丈夫,李狗子是什么都东西,这样恶心的烂人。

    无法想象温玉是怎么看待自己,李狗子毁了她在温玉心中的形象。

    身为女人是可以感觉到男人对自己的感觉,白依巧知道温玉对自己的好感,但是一直都装作不知道,不回应,但是又若有若无地暧昧。

    白依巧下意识用温玉的好感来谋取利益,比如每次月结红利的时候,白依巧都发觉钱比账本上多那么一点,就算事后坚决要还给温玉,温玉也不会收的。

    白依巧眼睛赤红地看着李狗子,心里冒出一阵阵的杀气。

    “温老板还把我送出来的,还亲自把我送到门口。”李狗子得意地说道,“现在我身上没钱了,给我点钱吧。”

    李狗子现在就傍上了白依巧,至于幸幸苦苦污蔑陈二妹的事情才懒得做,还不如抓着白依巧的小辫子要钱来得舒服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东西,也配问我要钱,我让你做的事情你根本就没有做,还想要钱,你是不是不想要命了?”白依巧冷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尤其是看到李狗子理所应当的样子,理所应当伸手问她要钱,白依巧气得血管都要爆裂了。

    “要钱没有,我也不是吉祥居的老板,我是一个女人,怎么可能是一个酒楼的老板。”白依巧直接拒绝了,心里思索怎么要了李狗子的狗命。

    她真是被李狗子恶心得要死,不能这么便宜了李狗子,不然这段时间自己的苦就白受了,她要李狗子求生不能求死无门。

    “得了吧,我知道你是吉祥居的老板,不然前几次你给我的钱是哪里来的,我好歹也是你的男人,如果你不给钱,我就到处说和你的事情,我还知道你的****上有颗痣。”李狗子得意地说道,“如果我把这件事告诉方勇,又或者是告诉吉祥居的人,你还能在吉祥居待下去?”

    白依巧气得脸色苍白,胃里翻江倒海地想吐,恨不得吐李狗子一脸。

    天底下怎么有这么无耻的人,如果是陈二妹被李狗子缠上了多好,陈二妹就再也没有办法跟方勇在一起,跟方勇没有在一起的机会了。

    白依巧心中的杀气越发浓重,当初被李狗子玷污了就该杀了他,也不至于给李狗子第二次玷污自己的机会,还白白损失了那么多钱。

    当时想的就是要把李狗子送给陈二妹。

    现在不能再留着李狗子了,没有把陈二妹祸害了,她反而被李狗子给缠上了,李狗子像个狗皮膏药贴在她的身上,这件事迟早是要暴露的。

    只有李狗子死了,她和李狗子之间的事情才能瞒天过海。

    至于陈二妹的事情,没有了李狗子,还有赵狗子,只要是个男人就能污了她的名声。

    她变成这样,都是因为陈二妹,她已经这样,不能任由陈二妹完好无损。

    她不能失去方勇,更不能让生意合作伙伴温玉知道她被这样的男人给玷污了,在温玉那样翩翩公子面前她都进退有度的,却跟李狗子这样恶心的男人厮混,温玉会怎么想她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