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78.第878章 重生农女18

    白依巧紧紧地拽着方勇的衣袖,神色紧绷,整个人处在一种非常紧张的状态。

    白依巧心乱了,在乎太多的东西,手脚越被困得紧。

    方勇被白依巧拽着衣服,转过头来,低着头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白依巧笑得勉强,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方勇举起自己的袖子替白依巧挡了挡毒辣的日头,白依巧的眼睛发酸。

    这样的方勇让白依巧恨透了陈二妹和李狗子。

    也恨老天,为什么她所想所愿的事情都不能达成。

    重活一世是为了她再次过上一世被人抛弃的生活?

    宁舒从白依巧的身上移开了目光,看着两个衙役。

    “所有人都来吧。”衙役说道,“现在来说说朝廷下的圣谕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要交粮税,每家按人****,一个人3石,如果给银钱,一个人四两银子。”衙役说道。

    “最好是交粮食,家里有什么粮食,新粮旧粮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样重的赋税,村民一片哀嚎之声,脸上都是惶惶之色。

    这样的赋税,就是打死也拿不出来啊。

    宁舒都惊呆了,虽然事先知道赋税可能很重,但是没想到会这么重,一石差不多九十多千克,就是两百斤啊,一个人就要交将近六百斤的粮食。

    像陈家四口,就得交两千斤的粮食,古代亩产很低,也就几百斤,更何况现在还是干旱时候,没有一颗粮食。

    至于四两银子,对于贫苦的百姓来说,一年都存不了这么多钱,不,两三年都没有这么多。

    一个人就要四两银子,朝廷可真儿戏啊,上下嘴皮子一碰。

    简直就是在逼人造反啊。

    衙役又说了一通什么忠君爱国,国家现在处于危难的时候,应该要为国家付出,又呵斥了造反的叛军,说只要抓到叛军,都凌迟处死。

    衙役让众人回家去准备,十天之后过来收粮收钱。

    宁舒忍不住摇了摇头,上天欲使人灭亡,必先使人疯狂,朝廷真的是疯了,不给百姓一点活路,为了活下去,起义暴动太正常了。

    白依巧转过头来扫了一眼宁舒,见宁舒表情凝重,心里嗤笑了一声,家里有一百多两银子,还装作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。

    恶心至极,又见其他陈家人表情轻快,白依巧突然出声道:“捕快大哥。”

    听到白依巧的声音,宁舒顿时看向了白依巧,看到白依巧脸上带着一股说不出来的残忍之色,心里顿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白依巧看了一眼宁舒,朝衙役说道:“有一家人能够交上赋税。”

    白依巧指着宁舒,“陈家找到了一株人参,可是卖了不少钱。”

    白依巧此话一出,周围的村民都盯着陈家人,眼神莫名,交头接耳地议论着,还说陈家人瞒得真紧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交不上赋税,甚至连吃的都没有,而陈家居然卖了人参,这是多少钱啊。

    不患寡而患不均,不患贫而乱不安,现在村民就想交上赋税过安生的日子,而陈家就是突破口,现在陈家成了众矢之了。

    衙役一听这话,眼睛都亮了,眼神中都是贪婪之色。

    陈老爹脸色极度难看,看着方勇和白依巧,陈力居然想冲过去打白依巧。

    “白依巧,你长着一张嘴就是为了胡说八道吗?”陈力卷起袖子,脸皮颤抖朝白依巧吼道。

    方勇见状,赶紧将白依巧护在身后,宁舒面色平静地拦住了暴动的陈力。

    方勇也是震惊莫名,他根本没有想到白依巧会在这种情况下说出这件事。

    这件事是两家人约好瞒着的。

    “依巧。”方勇皱着眉头喊道,怎么都想不通白依巧会做这样损人不利己的事情。

    白依巧见方勇不虞的神色,心里颤了颤,抿了抿嘴唇说道:“我说的都是实话。”

    宁舒深深出了一口气,朝蠢蠢欲动,满脸都是贪婪之色的衙役说道:“陈家确实找到了一根人参,但是有猎户方勇在场。”

    “这根人参卖给了镇上的济世堂,价格是二百两,捕快大哥可以去查证,然后这二百两陈家和方家分了。”

    衙役和村民又看向了方勇和白依巧。

    方勇抹了一把脸,所以说白依巧做了一件损人不利己的事情,他就知道会是这样结果,刚要开口说话,被宁舒抢先了。

    “卖了二百两,因为这个人参是方勇发现的,方勇分了大头,分了一百五十两,陈家拿了五十两。”宁舒镇定地说道。

    陈家人听到宁舒的话,愣了一下,然后没说话了。

    先不仁的是方家,就不能怪他们不义。

    方勇听到宁舒说给了方家一百五十两,脸色很不好看,白依巧气得脸色煞白,指着宁舒喊道:“陈二妹,你胡说什么,方家什么时候分了150两,明明是你家分了大头。”

    宁舒摊了摊手,“看吧,你也承认你家分钱了。”

    白依巧顿时噎住了,方勇拉了一下白依巧,白依巧踉跄了两下,差点跌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白依巧的心中有些委屈,也知道自己办坏了事情,低着头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捕快……”

    “捕快大哥。”宁舒打断了方勇的话,朝两个衙役行了一个礼说道:“陈家愿意交出一百两银子,希望捕快大哥能够酌情减少一下每家的赋税。”

    方勇很无奈,朝衙役拱了拱手,“方家也愿意交出五十两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是平分的,为什么人家都能给一百两,为什么你就给五十两。”衙役不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根本就不是……”白依巧要说话,被方勇拉了一下止住了话题。

    方勇无奈地说道:“实在是家里贫困,得到了钱买了一些东西就剩这么点钱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多少给多少,都交出来,等回去上报给父母官,父母官肯定会夸赞你们两家的。”衙役说道。

    宁舒:……

    这话就跟放屁一样,一个字不信。

    最后方勇交出了七十两银子,两个衙役收了将近十多斤银子志得意满地走了。

    村民跟老爹道谢,陈老爹从来没有被人这么尊重过,是又自豪又心疼又纠结。

    那么多的钱啊。

    “那个白依巧长得漂漂亮亮,斯斯文文的,没想到心思这样恶毒。”一回到家里,陈力就咬牙切齿地说道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