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74.第874章 重生农女14

    方勇听到白依巧的声音,见白依巧在水沟里,连忙滑下去拉白依巧。

    “我脚好疼。”白依巧鼻音浓重地说道。

    方勇抱起了白依巧,将白依巧抱上了岸,朝屋里走去,突然,方勇停止了脚步。

    白依巧心里重重一颤,颤抖着着声音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方勇皱着眉头,有些不确定地说道:“我感觉有人再看着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。”白依巧以为方勇说的是李狗子,立刻可怜兮兮地说道:“大半夜的怎么可能有人,方勇我的脚好痛。”

    方勇摇了摇头,只当是自己的错觉,把白依巧抱回屋,然后就去给她烧热水洗澡。

    白依巧看着忙碌的方勇,紧紧地咬着嘴唇,眼泪止不住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哭了?”方勇看她眼圈红红的。

    白依巧擦了擦眼泪,只是手上脸上都是泥浆水,“我脚好疼。”

    “肯定是脱臼了,洗了澡之后,我给你弄,肯定不会痛的。”方勇安抚白依巧,“怎么就掉到水沟里了。”

    白依巧早就想好了说辞,“蹲得腿麻了,天又黑,我又困的得眼睛都睁不开了,就踩到沟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啊……”方勇无奈地说道。

    白依巧看着方勇,心里发狠,没有能破坏她的幸福,她重生一次,不该是这样的,不该是名誉扫地,被方勇嫌弃。

    白依巧紧紧地握着拳头,至少目前这一关过了。

    宁舒看着让人眼花缭乱的事态发展,无声地笑了一声,看来白依巧是要死死瞒着这件事。

    可是李狗子那人可是让人恶心的吸血虫,一旦被他攀附上,会把人的血吸干,除非杀了李狗子。

    宁舒轻手轻脚地回到了家里,也没有修炼,直接躺在床上美美地睡了一觉。

    而被洗漱干净的白依巧根本就看不出被侵犯了样子,所有的痕迹都被洗掉了。

    白依巧看着安抚自己的男人,她就是死都不会说出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而李狗子跑回破烂家里,躺在床上呼呼地喘粗气,没想到自己能跟白依巧睡觉,滋味真好。

    李狗子的脑子转动着,觉得自己找到了能还钱的机会了,如果拿这件事威胁白依巧,说不定能弄到一百两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李狗子就到方家门口晃悠着,见方家风平浪静的,就知道白依巧这个狡猾的女人把昨天晚上的事情瞒起来了。

    李狗子觉得自己抓到了白依巧的把柄了。

    “你瞎晃悠什么,信不信我打断你的腿。”方勇见李狗子在门口转悠,立刻狠声说道。

    李狗子身体缩了一下,但是想到昨天晚上自己上了方勇的女人,李狗子顿时猥琐地嘿嘿嘿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李狗子顿时感觉神清气爽,金榜题名也不过是这种感觉吧。

    方勇看到李狗子猥琐又莫名其妙自得的笑容,忍不住皱了皱眉头,抄起墙脚的木棍。

    李狗子顿时嘿嘿跑远了,身形雀跃跳着,看着跟有失心疯一样。

    方勇沉着脸走进屋里,白依巧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,发生了昨天上的事情,白依巧的心里格外地敏感,非常在意方勇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白依巧站了起来,虽然昨天晚上方勇给他正骨了,但是还是疼,这会站起来,身形晃了一下。

    方勇扶着她坐下,说道:“就是游手好闲的李狗子,一大早就到处晃悠。”

    一听到李狗子的名字,白依巧惊得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,心脏砰砰砰地跳动着,声音中带着颤音,“他说什么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这家伙以后我看见他一次,打他一次。”方勇说道,“你也要少跟他说话。”

    白依巧感觉万箭攒心一般,要将她的心搅烂成一团肉糜。

    她的重生人生怎么可能如此悲惨,那么她重生的意义又是什么。

    白依巧紧紧捏着拳头,浑身发凉止不住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方勇本来是要进山的,但是看到白依巧这样,也就不去了,白依巧温婉地说道:“我没事的,你中午早点回来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白依巧真怕自己控制不住情绪了。

    方勇点点头,拿着打猎工具就走了。

    方勇一走,白依巧锤着自己的心口,张大嘴无声地哭泣,眼泪肆流。

    哭过之后的白依巧,从衣柜的匣子中,拿了一张银票出来,这张银票是一百两面额的。

    方勇走了,李狗子又到方家门口转悠了,白依巧看到李狗子,没有理睬他,朝村口去坐牛车到镇上了。

    李狗子犹豫了一下跟着去镇上。

    到了镇上,白依巧东绕西绕到了偏僻的地方,李狗子跟在白依巧的身后。

    “等我呢。”李狗子吊儿郎当地说道,走进白依巧的时候,还伸出手摸白依巧的脸蛋。

    白依巧冷着脸,重重拍在李狗子的手背上,李狗子嘶了一声,忍不住说道:“好狠心,昨天晚上我们还那么恩爱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再说昨天晚上的事情,我杀了你。”白依巧阴森地说道。

    李狗子毫不在意地说道:“要我不说也可以,但是我要是被人砍了手脚,活不下去了,可不能保证什么都不说。”

    无耻,白依巧气得浑身颤抖,白依巧不后悔招惹了李狗子,只恨陈二妹居然逃脱了,李狗子就是她替陈二妹找的夫婿,当然是越烂越好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这坨烂泥粘在自己的身上,白依巧心里更加痛恨陈二妹。

    “拿去。”白依巧把银票扔给李狗子,威胁道:“拿了钱就老老实实的,如果你敢吐露一个关于昨天晚上的事情,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    李狗子拿起银票,顿时眼睛发亮,但是他不识字,舔着脸朝白依巧问道:“这是多少?”

    “这银票是不是真的哦,你还是给我银子吧。”

    白依巧气得肺都要炸了,额头上的青筋一跳一跳的,狠声说道:“一百两。”

    李狗子顿时眉飞色舞的,将银票收了起来,伸出手要摸白依巧的手,白依巧反手就给了李狗子一个耳光,“滚,再碰我一根手指头,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    李狗子捂着脸看着白依巧气得通红的脸,顿时把她压在墙上,“做过一次,在做一次有什么关系,反正都给方勇带绿帽了。”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