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56.第856章 谁是凶手18

    宁舒感觉现在的樊俊阳很急躁,很不安,以至于能说出威胁人的,以前的樊俊阳可不是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倒有种狗急跳墙感觉。

    众人冻得鼻涕都下来了,端着碗喝着热水,身体暖和了一些,现在再让走,说什么都不会走。

    兜兜转转还是回到了这里,就是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。

    宁舒心里比较疑惑的是,大叔是那么无聊的人吗?啥事不做就带着大家溜一圈?

    宁舒心里思索着,实在是厌烦这种不停的杀人游戏了,还不如主动出击。

    反正宁舒是想破脑袋都想不出谁是凶手,有几个嫌疑人,感觉所有人都是凶手。

    宁舒看着小兰的脖子,那根红绳子挂的是什么东西?

    晚饭没得吃,老婆子没有给大家准备食物,反正是撕破脸了。

    能有一口热水喝就不错了,宁舒拿出了早上的黑面馒头,馒头硬梆梆的,很不好吃。

    宁舒慢慢地啃着。

    众人或坐或站在堂屋里,虽然还是冷,但是比在冰天雪地里舒服多了,出乎意料地没有一个人抱怨。

    宁舒盘坐在墙脚,心中甚至在想小兰是不是真的瞎了,还是带的隐形眼镜?

    宁舒闭着眼睛修炼,堂屋里静悄悄的。

    只有起起伏伏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不知道修炼了多久,耳边隐隐约约有脚步声,宁舒睁开眼睛,看到屋子里少了樊俊阳,王杰,连躺在躺椅上的大叔也不见了。

    去什么地方了?

    宁舒轻手轻脚出了堂屋,到处找失踪的人,最后在后院发现两个黑影。

    宁舒小心隐藏起来,支起耳朵想要听听这两人说什么。

    隐隐约约听到‘你敢以上犯下’

    ‘我管不了那么多,你把东西给我。’

    ‘樊俊阳,你只是一个小小外门信徒,居然敢跟我说话。”

    仔细听听这声音好像是小兰的。

    ‘没有那个东西我就会死的。’

    两人说着居然拉扯了起来,拉扯间,樊俊阳居然掏出了刀子,刀子在雪光照耀下居然反射出了一道雪亮的光芒。

    紧接着就是刀子没入血肉里的声音,小兰不可置信:“你居然敢跟我动手。”

    樊俊阳拽掉了小兰脖子上的东西。

    小兰捂着心口,倒了下来。

    樊俊阳将吊坠收了起来,转身的时候,却被一根削尖了的木棍插入了心脏。

    樊俊阳脸上如释重负的神色凝固了,愣愣看着面前的人,跟小兰一样倒在雪地上。

    宁舒:……

    这是什么情况,宁舒眯着眼睛想要看清楚杀樊俊阳的是谁?

    黑影弯腰捡起了樊俊阳手中的吊坠。

    “把东西给我。”大叔的声音轻飘飘的。

    宁舒:→_→

    这里到底藏了多少人。

    大叔举着枪,王杰举起手,冷静地说道:“就算你是初代任务者,但是现在这个东西是我的,初代任务者不会跟我这个小小的初级任务者抢东西吧。”

    大叔嗤笑了一声,“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讨价还价。”

    王杰冷峻着一张脸,半晌没有说话,却没有将东西给大叔。

    宁舒逃了掏耳朵,王杰是初级任务者,记得这个初级任务者只有张嘉森吧。

    擦,张嘉森换了一个皮囊?

    什么鬼?

    这特么也可以,为什么梅子卿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为什么要换皮囊?算计的时候顺便把自己弄死。

    难道是冲着灵石来的,这灵石到底有什么用处。

    感觉就自己啥也不知道,宁舒在脑海中朝2333问道:“那破石头到底是什么玩意。”

    要真是无价之宝,自己也得弄一块,这个任务损失她一个升级版护身符。

    心头滴血。

    “2333,死哪里去了?”宁舒叫了半天,2333都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毛病啊?

    不会是出什么故障了。

    见2333没反应,宁舒也就放弃了。

    反正2333就是一个只知道说风凉话,关键时候毫无用处的废物。

    宁舒静静盯着大叔和王杰,虎口夺食这种行为就只是在心中想想,有人可是捏爆了空间的存在,碰上去完全是以卵击石。

    宁舒一看到张嘉森就想翻白眼,特么的,这丫为什么不死?

    祸害遗千年,把苗妙妙一家害死了,过着人上人的生活,她去逆袭,结果他特么还成了任务者,苍天啊。

    被大叔用枪指着的王杰,非常无奈且识时务把吊坠了给了大叔。

    大叔直接揣兜里了,倒没有抹杀张嘉森,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宁舒满心以为张嘉森会跟大叔打起来,结果张嘉森没有反抗就认怂了,鄙视你。

    宁舒跑回了堂屋,盘坐在墙脚装模作样地修炼,大叔进来的时候,宁舒微微睁开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大叔瞥了一眼宁舒,躺在躺椅上。

    张嘉森回来时候,脸色别提多难看了。

    看到你不好,我就开心了。

    你若安好,那还了得。

    她虽然得不到那个什么东西,张嘉森白忙一场,宁舒心情非常好。

    张嘉森坐在宁舒的旁边,宁舒闻到他的身上带着一股的血腥味道,睁开眼睛往旁边挪了挪。

    张嘉森没在意宁舒的举动,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大叔,手指摩擦着。

    宁舒非常坏心得希望张嘉森上去跟大叔杠起来,再被抹杀一次就好了。

    但是张嘉森没有任何行为,宁舒意料之中,张嘉森是深沉能忍的人。

    现在又死了两个人,小兰和樊俊阳死了。

    这两个最有嫌疑的人死了,不过这两人跟这些凶杀案是有关系的。

    樊俊阳想要抢小兰的玉佩,结果被张嘉森给杀了。

    宁舒心里对张嘉森的警惕提高到了最高点,跟他无冤无仇的人,说杀就杀,一点都手软。

    自己和他有这样的仇怨,逮到机会就要弄死自己。

    “2333,你在吗?”宁舒又在心里呼唤2333。

    2333就跟死硬了一样。

    宁舒长长出了一口气,推醒了795,795揉了揉眼睛,问道:“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那个宝贝有什么用?”宁舒问道。

    795一脸疑惑,“什么宝贝。”

    宁舒微笑脸,“接着睡觉吧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宝贝,你得告诉我,我们可是睡个一个炕的人,有什么好处大家平分。”795说道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