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55.第855章 谁是凶手17

    宁舒拉着行李箱,看着走在前面的校医大叔,到底要走到什么时候,这样走下去什么时候才能离开啊。

    看着周围白茫茫的一片没有尽头,光是让人看着就感觉绝望。

    尤其是长时间在雪地里,容易产生雪盲症,眼睛会看不见失明的。

    宁舒之前修炼了绝世武功,体质还行,勉强能走,但是其他人就不行了。

    半天从雪地里拔不出腿,走起来特别地费劲。

    “导师,能不能休息一下,太累了。”樊俊阳说道,社员全都在叫苦连天。

    大叔摸了摸兜里跳动的石头,淡淡地说道:“这才走多长时间,就不行了,一里路都没有走到。”

    “休息一下再走了,导师,我们真的走不动了。”卢珊珊锤着自己的腿,“导师,求求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。”大叔点点头,“现在这里休息,待会再走。”

    卢珊珊顿时笑了起来,直接坐在了行李箱上。

    宁舒长出了一口气,总算是停下来了。

    众人哀嚎地坐了下来,气喘吁吁的。

    这会天色已经暗下来了,看样子又要下雪了。

    樊俊阳抬起头看着天气,愁容满面,忍不住看向大叔。

    大叔说道:“我到周围去看看,你们在这里等着。”

    “导师,你要去什么地方?”卢珊珊连忙站了起来,说道:“我跟你一起去吧。”

    宁舒锤着腿,看卢珊珊已经累得脸色苍白了,都这样还要跟着跑,也是醉了。

    “不用,我去去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马上要下雪了。”卢珊珊说道。

    卢珊珊说话的时候,已经刮起了呼啸的寒风,夹杂雪花。

    “都说了在这等着。”大叔转身就走了,寒风卷起他的衣角,渐行渐远消失在风雪中了。

    大叔踩着雪地,手中握红绳子,石头发出了清鸣之声,在跳动着。

    雪地里露出了一只手,身体已经被风雪掩盖了。

    风雪中一个透明的灵魂正在拼命抓着雪吃,饥饿无比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是之前跑掉的林夏,死在了雪地里。

    这个灵魂子在风雪的摧残下,显得更加单薄了,似乎马上就要消散了。

    看到灵魂,石头跳动了两下,就将透明的灵魂吸走了。

    大叔将石头放在兜里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大叔回来的时候,众人看着他就像是看到了救星,樊俊阳连忙朝大叔说道:“导师,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雪越来越大了,我们会冻死在雪地里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怎么办,要出来的是你,现在没了主意?”大叔淡淡地说道,拍掉自己肩膀上的雪花。

    “我们重新找户人家投宿吧,雪越来越大了。”樊俊阳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这周围都没有什么人家。”卢珊珊到处看了看,感觉眼睛有些受不了,忍不住揉了揉眼睛。

    风刮得越来越大,有些人的嘴唇都冻得发紫了,看起来相当不妙。

    宁舒都感觉这寒风像是吹进了骨头缝一样冷,真是冷入骨髓啊。

    她还是修炼了绝世武功,都有点扛不住了,更何况是其他人。

    “真冷啊。”卢珊珊忍不住搓了搓自己的胳膊,看着大叔说道:“如果雪一直不停下,我们熬不过一晚上。”

    795凑到宁舒的身边说道:“你看卢珊珊那幅做派,一定是想让老大把衣服脱下来披她身上。”

    宁舒斜眼看着795,“你也太小气了吧,干嘛对一个女人这样,拿出男子气概来,再说了,就算是披一件衣服在女人的身上,那是有风度的表现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啧啧啧……”795嗤笑了一声,“你了解她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她是古代人吗?”宁舒问道,卢珊珊是她这具身体的名字,她的编号是496。

    “快拉倒,现代人,觉得穿古装能装.逼。”795说道。

    “何必跟一个女人计较。”宁舒无所谓地说道。

    795撇了撇嘴,“我们现在还得回来。”

    果然樊俊阳挣扎了好一阵子,朝大叔说道:“我们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。”大叔淡淡地说道,转身往回走。

    众人无语,现在又要回去吗?

    “我宁愿冻死也不愿回去,回去一定会死的。”一些人反对,反对的时候抱着胳膊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“你们愿意留下的就留下,要回去的就回去。”樊俊阳有些不耐烦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你把我们带到了这个鬼地方,死了这么多人,你还这种态度,樊俊阳你这个王八犊子。”一些人非常不满意樊俊阳的态度。

    樊俊阳烦躁地拨了拨头发,“那你们想怎样,反正事情都这样,要跟我回去的就回去。”

    宁舒举手说道:“我要回去。”

    几个人也说要回去,人都有从众心理,见这么多人要回去,就算是不想回去的人心里也动摇了。

    现在又要顶着寒风,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回走。

    宁舒感觉也是醉了,根本就是在做无用功好不好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一回,路程不远,重新回到老婆子家门口,天色已经黑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又回来了,不是已经走了吗?”老婆子打开门,看到一群人,立刻语气厌烦地说道,“回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种天气我们实在走不了,只能回来,请你给我们一个遮风避雨的地方。”樊俊阳诚恳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说得好听,之前还要抢我孙女的东西,是不是你们还打算把我们婆孙给杀了。”老婆子警惕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根本就没有这样的事情。”樊俊阳说道,“我只是想看看小兰脖子上的东西而已,没有想过就把小兰的东西占为己有。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相信你们。”老婆子依旧警惕说道。

    “奶奶,就让他们住在柴房吧。”小兰面无表情地说道,瞳孔发直不能聚焦。

    这个柴房说是房间,根本就是一个棚子而已,四面漏风,根本就不能躲避风雪。

    众人觉得烦躁极了,来回折腾了一阵子,幸苦了跑回来,只能住漏风的棚子,比之前的待遇差多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就住在堂屋里。给一个站脚的地方就行了。”樊俊阳跟老婆子交涉。

    发展到最后,樊俊阳已经开始带着威胁了,才勉强让老婆子同意他们住下了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