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53.第853章 谁是凶手15

    宁舒看大叔径直把东西收起来,不打算还人了,问道:“这东西要不要还给樊俊阳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还给他?”大叔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跟我说说这是什么东西?”宁舒挠心挠肺的。

    她怎么看都是普通的石头,不是什么宝贝。

    “一种灵石,这是子石,应该还有母石。”大叔心情颇好地说道。

    智障,还是没有听明白这是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作用?”宁舒问道。

    “可以吸收灵魂,千米之类的灵魂都会被吸收。”大叔说道。

    宁舒点了点头,这种石头还能吸收灵魂,难怪梅子卿说没有看到灵魂。

    估计是被这种石头吸收了灵魂。

    这种能吸收灵魂的石头倒是跟她的灵魂珠很像呢。

    难道是樊俊阳为了收集灵魂杀了这么多的人?

    “这桌子下面应该有通道,下面应该都是空的。”大叔朝宁舒说道。

    宁舒:……

    就知道指挥人。

    宁舒爬到桌子下面,到处摸索着,看看缝隙在什么地方,这下面是空的,但是却不知道机关在哪里?

    而且这个通道上面是扑着一层厚实的土,

    宁舒到院子去的柴房去拿了铁锹,准备用铁锹撬土。

    只是稍微一点动静,就有几个人醒过来了,王杰朝宁舒问道:“你在干嘛?”

    宁舒立刻将铁锹扛在肩膀上,说道:“我拿这个东西做武器,万一凶手来了,我也能反抗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多人的,凶手暂时不会行动的。”795说道,“你之前看到的黑影不是眼花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,就有人一晃而过。”宁舒说道。

    听到有人说话,堂屋里的人陆陆续续醒了过来,樊俊阳醒过来的时候,因为靠着墙壁睡觉,脖子很疼,摸了摸脖子,却发现自己脖子上的红绳子不见了。

    樊俊阳连忙摸了摸胸膛,没有摸到石头,顿时脸色巨变,苍白无比。

    “你们有没有看到我的东西,是一块石头,这东西是我从小带到大的护身符。”樊俊阳在到处找,神色焦急。

    宁舒看了一眼大叔,没有说话,难道大叔就这么把这东西给昧下了吗?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795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,就是一块石头,红绳子串着的石头,这石头是我的护身符。”樊俊阳焦急地问道,“你有看到吗?”

    795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王杰皱了皱眉头,说道:“你可以问问她,她一直都醒着。”王杰指着宁舒。

    宁舒:……

    我去,这种举动还说他喜欢自己,宁舒简直可以去撞墙了。

    这丫就差直接说,东西是她拿的。

    “你看到我的东西了吗?”樊俊阳朝宁舒问道。

    宁舒摇头,“没看到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怎么办啊。”樊俊阳额头上冷汗淋淋。

    宁舒问道:“这很重要吗?”

    “非常重要。”

    宁舒偷偷瞄了一眼大叔,大叔面色冷静,一点都不做贼心虚,脸皮比她厚多了。

    樊俊阳惶恐无比,神色很焦急。

    “大半夜不睡觉又在闹什么,还让不让老婆子睡觉了。”隔壁房间传来老婆子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老人家我重要的东西不见了,现在正在找呢。”樊俊阳声音拔高,让不少睡得熟的人都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隔壁房间没有动静了,但是过了一会,老婆子和小兰都穿戴好了,出来问道:“什么东西不见了?”

    “我的吊坠不见了,呆在脖子上吊坠不见。”樊俊阳说道。

    老婆子紧紧皱着眉头,小兰针孔一般大小瞳孔缩了缩,显得更小了,开口说道:“一定还在这个屋子里,你好好找找。”

    “对,你好好找找,肯定在这个屋子里,别东西掉了怪在我们的头上。”老婆子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宁舒眼神闪了闪说道:“小兰的脖子上也是红绳子,看看小兰脖子上是不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小兰立刻摸着自己的脖子,说道:“这是奶奶到庙里给我求的护身符,不是石头。”

    宁舒眯了眯眼睛,“你怎么知道是石头?”

    “我听你们说的是石头呀。”小兰说道,“我醒过来的时候,就听到有人说红绳子串的石头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给孙女求的符纸。”老婆子说道。

    樊俊阳的眼神闪了闪,朝小兰说道:“能不能把你的脖子上红绳子取下来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小兰面色不变,她的眼神空洞个无比,呐呐地说道:“这是我的东西,我并没有捡到你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小兰的东西是我老婆子到庙里求的,根本就不是你的东西,非要我孙女拿出东西,在我家吃在我家住,现在还要我孙女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老婆子颤颤巍巍地坐在地上,双手拍地,哭着闹了起来。

    宁舒看到这一幕,凑近大叔说道:“有情况哦……”

    大叔拿手术刀背抵着宁舒的额头,“离我远点。”

    宁舒撇了撇嘴,小兰的东西怎么就不能拿出来了,如果真的是护身符纸,拿出看看有什么不行的。

    估计是带着跟樊俊阳一样的东西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小兰的身上可能有一块能吸收灵魂的灵石。

    “老人家,我就是随便说说,你起来吧。”樊俊阳无奈地说道。

    老婆子杵着拐杖站起来,恨恨地说道:“不要欺负我们祖孙俩,欺负我孙女看不见。”

    “小兰,跟奶奶进去。”老婆子拉着小兰的手进去了。

    樊俊阳烦躁地拨了拨头发。

    “导师,我看我们还是以力破巧。”卢珊珊说道,“我们太被动了。”

    大叔的手中转动着手术刀,“应该就快了。”

    宁舒眨了眨眼,大叔是知道凶手是谁了吗?

    樊俊阳没有找到自己的吊坠,烦躁得很,更多是一种惶恐和不安。

    “我想到楼上去找找。”樊俊阳朝大叔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要自己上去找?”大叔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想叫几个人跟我一起,可不可以导师。”樊俊阳朝大叔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以,随你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导师。”樊俊阳连忙道谢,叫了几个男生跟自己一起上楼去找东西。

    王杰主动说道:“我跟你们一起去吧。”

    樊俊阳想到这人之前打自己,心里有疙瘩,直接拒绝了,“不用,我们几个人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王杰抿了抿嘴唇,没有执意跟去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