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52.第852章 谁是凶手14

    老婆子杵着拐杖,脸色非常难看,“救了你们,我们祖孙就要饿死了,你怎么不替我们祖孙考虑考虑。”

    樊俊阳叹了一口气,简直就是无解的四环。

    “只能明天其他人户去看看有没有粮食。”老婆子杵着拐杖进了堂屋旁边的房间,小兰拽着老婆子的衣角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宁舒微微眯了眯眼睛,仔细看着小兰和樊俊阳脖子上的红绳子,感觉非常像。

    宁舒又查看其他人的脖子,看看有没有红绳子。

    但是冬天都穿的很厚,有些人带着围巾遮住了脖子,根本就看不见。

    有机会一定要弄到樊俊阳和小兰脖子上的东西。

    因为大叔说今天晚上所有人都不能离开,无论是上厕所还是做其他的事情,都要打报告。

    一些人拿了被子披在身上靠在一起相互取暖。

    宁舒盘坐在角落里闭着眼睛修炼,看着像在睡觉。

    王杰坐到宁舒的身边,宁舒睁开眼睛,警惕地看着王杰,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王杰笑了笑,“其实我挺喜欢你的,不知道我们还能活多久,我想在死之前告诉你我心里的感受。”

    宁舒斜着身体:→_→

    这丫喜欢原主?

    切,之前怎么没有看到他献殷勤?

    这会突然冒出来,相信才有鬼。

    该不是想在死之前来点突破性的发展,争取睡上一觉。

    不是宁舒心里阴暗,而是男人这种生物,其实比女人更加会算计,有好处才会献殷勤。

    在恐惧无限放大之后,反而滋生了平时不敢想的念头。

    宁舒往旁边挪了挪,远离王杰,反正这个人给她的感觉非常不好。

    蹲在角落的刘曼曼小声说道:“我想要上厕所。”

    宁舒心里正烦身边的王杰,听到刘曼曼的话,“我陪你去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刘曼曼朝宁舒说道,她的身上绑着绳子,说道:“你能不能帮我解开绳子。”

    “不准解开绳子。”大叔淡淡地说道,“多两个人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去。”大叔朝卢珊珊说道。

    卢珊珊的表情有些不甘愿,散开了被子,实在是不愿意去。

    不过大叔都发话了,卢珊珊就算是在不甘愿也要做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一起进去。”宁舒拉着刘珊珊的胳膊,进了堂屋隔壁的房间,房间里摆了一个痰盂。

    但是宁舒看了一圈,没有发现痰盂,“痰盂去什么地方了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?”卢珊珊皱着眉头说道。

    刘曼曼夹着腿,脸色涨红,显然是憋得不行了,加上怀孕了就尿频。

    “只能出去解决。”宁舒说道。

    宁舒打开了门,一股股冷彻骨的寒风吹进了屋里,顿时屋里都是嘶嘶嘶吸鼻子的声音。

    宁舒和卢珊珊到了外面,就打算在院子里尿,宁舒替刘曼曼把裤子给扒了,“尿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不能不要看着我,我尿不出来。”刘曼曼瓮声瓮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怕啥,都是女人。”宁舒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卢珊珊冻得忍不住搓了搓手。

    等到刘曼曼尿好了,宁舒又把她的裤子拉起来,重新回到了屋里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刘曼曼跟宁舒道谢。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可是到半夜的时候,刘曼曼又朝宁舒说道:“我……我想上厕所。”

    宁舒:……

    宁舒看向卢珊珊,卢珊珊直接睡着了。

    宁舒拿了电筒朝刘曼曼说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大的。”刘曼曼说道。

    宁舒:……

    把刘曼曼带到了院子,直接说道:“就在这里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去厕所。”刘曼曼脸色发烫。

    “就在这里,厕所太危险了,拉了直接用雪埋起来。”宁舒摇头

    无法想像雪化了之后,这个院子会是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又是屎尿,又是尸体的。

    刘曼曼没有办法,只能在院子里解决。

    “有人。”宁舒眼角看到浑身漆黑的影子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宁舒抓着刘曼曼的衣服,并没有去追那个黑影,明显是想把自己引开了。

    大叔站在门口,朝宁舒问道:“看到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一个影子闪过去。”宁舒说道。

    大叔转身进屋了,刘曼曼羞得满脸通红,她还光着屁股呢。

    拾掇了一阵,宁舒和刘曼曼进屋了,刘曼曼依旧蹲在角落里。

    宁舒看所有人都在屋里,根本没有出去,也就是说除了房子里还有其他人。

    “导师,有没有可能是潘辰没死?”宁舒朝大叔说道,“而且潘辰的尸体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见了两个人。”大叔说道。

    “谁说屋里的人就不能离开?”

    宁舒:……

    这么一说感觉事情还是毫无进展呢,宁舒问道:“至少堂屋里的人没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大叔勾嘴角。

    宁舒:→_→

    这是在嘲笑她吗?

    宁舒看向了老婆子和小兰的房间,因为小兰的眼睛看不见,祖孙是睡在一起的。

    如果她们的房间什么通道能通向外面也说不一定。

    一定要找个机会进入她们的房间看看。

    宁舒看了一眼靠着墙壁睡觉的樊俊阳,他的脖子上戴红绳子,宁舒转头看到大叔手中的手术刀,问道:“能不能把刀子送借给我用用。”

    大叔瞅了一眼宁舒,将手术递给宁舒。

    宁舒接过刀子,小心翼翼捻起樊俊阳脖子上的红绳子,将身子切断了,小心翼翼拉出了吊坠。

    樊俊阳动了动身体,似乎要醒过来了,宁舒连忙将吊坠收了起来,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宁舒将手术刀还给大叔,低头看着手心的吊坠,这个吊坠非常普通,一块非常简单的石头。石头浑圆,上面画着一个莫名其妙的图案。

    非常抽象,宁舒都看不出来是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大叔朝宁舒伸出手,宁舒将手中的吊坠给了大叔。

    “擦干净了再给我。“大叔没有接。

    宁舒:……

    最烦这种莫名其妙的毛病,什么时候还这样?

    宁舒在自己的身上擦了擦吊坠,才递给大叔,就算再擦上面也是有细菌的。

    大叔拿着石头打量了一下,勾着唇角,“这可是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宁舒回想自己看过的书,书里都没有介绍这种东西?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宁舒小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可以起死回生你信吗?”大叔挑着眉头说道。

    宁舒立即问道:“这是什么宝贝?”

    “不告诉你。”大叔将东西收了起来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