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51.第851章 谁是凶手13

    宁舒看到樊俊阳的脖子上的红绳子,她之前在小兰的脖子上也看到了。

    想了想觉得是巧合,没有看到吊坠,不能说明两个人有关系。

    樊俊阳抹了一把脸,不忍看倒在地上,脸被斧头深深砍中的尸体。

    “我想离开这里,我不想呆在这里。”樊俊阳眼眶通红,好像要哭出来一样。

    其他人都面色仓皇,看到社员一个一个地死去,而且死法很残忍,忍不住骂骂咧咧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来这个鬼地方?”

    “我害怕,我要回家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.妈.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谁,是人是鬼出来。”

    恐惧焦躁的气氛让人透过不过气来,怀疑身边的人,犹如惊弓之鸟一般。

    “樊俊阳,是你把我们带到这里来的,老子现在要回家,回家。”一个男生拎着樊俊阳的有些衣领,一拳头重重砸在樊俊阳的脸上。

    樊俊阳摔在地上,嘴角溢出了血沫,他没有反手,他坐在地上有些崩溃地揪着自己的头发。

    那个男生还想要打樊俊阳,被其他人拉住了:“王杰,算了,现在就是打死他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叫王杰的男生嗤笑了一声,“他说不定就是凶手,打死了大家都安全。”

    大叔正蹲着检查敌杀死那个的尸体,一下拔出了尸体面门上的斧头,站了起来,手上拿着滴血的斧头,“闹什么?”

    “滚到堂屋里好好呆着,谁敢走出去一步,我就对他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大叔微微眯着眼睛看着王杰,王杰对上大叔的眼神,立刻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“把尸体拖到院子去。”大叔淡淡地说道,转身下楼了。

    其他人都跟在大叔的身后。

    795看着地上的尸体,长长叹了一口气,把尸体往楼下搬。

    “我来帮你。”王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795跟王杰把尸体搬下去了。

    宁舒跟在两人身后,尸体黏腻的血滴在地板上,这楼上已经发生了好几起的命案,地板上的血迹已经干了,形成了黑红色的痕迹。

    院子的雪堆下面已经有了几具尸体,有696梅子卿的,有张嘉森的,有两个女生,还有潘辰,被扎了眼睛的女生,身体被锯成两半的男生,被斧子砍死的女生,还有一个被掏了心脏,扔在茅厕的女生,跑了到现在了无音讯的林夏。

    这么短的时间就死了十个人。

    “你说会不会有人是假死的,我们挖挖尸体还在不在?”宁舒朝795说道。

    这些尸体被埋在雪下,也不知道尸体在不在?

    795想了想,拿了一个铁锹和锄头,递给宁舒,“那我们挖挖。”

    “我来吧,她的手受伤了。”王杰拿过铁锹说道。

    795看了一眼宁舒被纱布包裹的手,没说什么,和王杰两个开始挖尸体。

    宁舒盯着王杰,这个人基本没有什么存在感,这会这么积极,总给宁舒相当诡异的感觉。

    795和王杰挖出了一具具尸体,这些尸体已经冻得僵硬了,但是内脏还是开始腐烂了,有股怪味。

    宁舒检查这些尸体脖子上有没有红绳子。

    女生脖子上戴着项链之类的首饰,带红绳子没有。

    一个是乡下的丫头,一个大学社团社长,两人都带着红绳子,估计是有什么联系。

    不管是不是巧合,都要调查一下。

    不过宁舒还是发现少了一具尸体,清秀斯文的潘辰不见了。

    潘辰是后脑勺磕到门槛上,造成了脑死亡,可是现在尸体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少了一个人。”795摸着下巴,“即便他不是凶手,也跟凶手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王杰说道:“是谁弄走了他的尸体,又或者他根本就没有死,他现在又躲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宁舒瞅着王杰,这么积极呢?

    王杰挠了挠头看着宁舒,问道:“你手还疼吗?”

    关你什么事?

    宁舒咧了咧嘴,没说话,转身回堂屋里,在门前掸了掸身上的雪走进去朝大叔说道:“潘辰的尸体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大叔只是眯了眯眼睛,其他人听到这个消息,窃窃私语起来,“难道潘辰是凶手?”

    “潘辰没死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呆在堂屋里,不要出去。”大叔淡漠地说道。

    这会天气已经开始发暗了,大家的肚子都饿得不行了,没有地方做,直接坐在地上,肚子饥饿的声音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堂屋里静悄悄,众人面色萎靡,害怕又恐惧,饥饿又疲劳,背靠背坐着。

    宁舒吃过了辟谷丹,倒不感觉有多饿,再加上修炼出了一点气劲,身体状态还好,就是手上的伤很痒。

    王杰和795把尸体用雪把尸体重新埋了起来,进屋带入了一股寒意。

    老婆子和小兰弄了晚饭给众人,现在晚饭更少了,黑面馒头比以前还小,混着一碗开水吃下去就行了。

    众人都细嚼慢咽的,生怕一下就吃完了,一天吃一顿,还是这么小的馒头。

    795漫不经心地啃着馒头,吃了辟谷丹半个月都不饿,实在有些吃不下死面疙瘩。

    “给你吃。”王杰撕了一半的黑面馒头给宁舒。

    宁舒一脸莫名其妙,无事献殷情非奸即盗。

    “谢谢,不用。”宁舒直接拒绝了,我跟你一点都不熟。

    “嗤……”大叔斜眼,表情带着一丝嘲讽,不知道是对宁舒还是对王杰。

    王杰见大叔看他,没有执意给宁舒馒头,自己低着头吃东西。

    老婆子又端着火盆到堂屋里,依旧是香枝木,屋里暖和了一点,散发着淡淡的香味。

    老婆子佝偻着身躯,杵着拐杖说道:“你们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走啊,家里已经没有粮食了。”

    作为团队的领袖,樊俊阳自然要出来解决问题,无奈地说道:“老人家,能不能到别家去买点粮食,多少钱我们都给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这个穷疙瘩地方能有多少粮食,能熬过这个冬天就不错了,根本就没有余粮。”老婆子摇着头说道。

    老婆子的神色很不好,看人的目光非常不善,就好像这屋里所有人都是吃白食的。

    “唉,再收留我们两天,雪一停我们就走。”樊俊阳咬咬牙说道,“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,何况我们这么多人。”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