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50.第850章 谁是凶手12

    看着如此死状的人,宁舒只觉得像是有巨锤一下锤在她的心上,头晕眼花的。

    宁舒胃里翻江倒海地想吐,尤其是屋里一股血腥混着肠胃里秽物的气味。

    让人恶心无比。

    一次比一次挑战人的心理承受能力。

    大叔面色冷漠地看着尸体,转身就走了,看来是不打算尸检了。

    真不是一个合格的尸检员,再说了尸体剖开了,还不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宁舒捂着鼻子走进房间,这个房间很小,墙角有个痰盂,是暂时作为厕所用的。

    晚上天太冷了,厕所在后院,跑上跑下的时候所有人都休息不好,而且天太冷了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这个人在上厕所的时候,被人脱光了裤子,倒吊起来。

    尸体还是温热的,被剖开的身体还冒着热气。男性特征已经面目全非了。

    嘴里被塞着破布,眼球突出,已经奄奄一息了,看到宁舒的时候,眼神哀求,最后还是咽气了。

    795走进来,扫了一眼尸体,摇着头说道:“太残忍了。”

    这样会让人多承受一会痛苦。

    宁舒叹了一口气,朝795说道:“把他放下来吧。”

    算起来这是第几个了,第八个了。

    “我来就行了。”595把尸体放下来了,拖下去的时候,带面带出长长的血迹。

    宁舒下楼了,看到怀孕的刘曼曼正看着被锯的尸体,眼里都是冷笑和快意。

    她转过头来看到宁舒,立刻低下了头,缩在了角落里。

    宁舒走进刘曼曼,眯了眯眼睛问道:“他就是强.奸你的人吧。”

    刘曼曼低着头不说话。

    宁舒忍不住揉了揉额头,简直头大无比。

    又死一个。

    宁舒朝795问道:“你有什么线索吗?”

    “反正就是这群人干的,可能是协同作案。”795说道,“地上的脚印凌乱,而且尺码不一样,显然有两个以上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在在楼上吗?楼上动静你不知道吗?”宁舒问道,她和大叔在楼下说话。

    795拨着头发,“事情发生地很快,就一会的功夫,事先肯定布置了犯罪现场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两个男人吧,女生不会进入男厕吧。”女生住的地方,痰盂放在房门后的。

    795出了一口气,“这次的任务真的有点悬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人死了,我们就会被迫轮回,我是有点有段规避抹杀的,你呢?”795朝宁舒问道,“每一次的轮回都相当于要被抹杀一次。”

    宁舒:……

    简直想死,为什么稀里糊涂接了一个这个任务。

    “你有没有怀疑的人选?”宁舒问道,“我们这样坐以待毙真的不行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怀疑这些人的死亡是一种宗教仪式。”795猜测道,“有些宗教会有一些狂信者,会用各种极端的方法来展示自己对宗教的忠诚和信仰。”

    宁舒想了想问道:“你是宗教仪式?”

    “可是刘曼曼杀了那两个女生。”宁舒说道,“这中间有太多的疑点了,而且696是任务者杀死的。”

    795也烦躁,“这其中肯定有什么比较关键地方被我们忽略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跑出去的林夏到现在都还没有消息,如果真的是宗教仪式,她的尸体一定会出现的。”795说道,“我曾经遇到一个任务,连环杀手会将所有的尸体摆在特殊的位置,用特殊的杀人手法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问题是这些人里面有不止一个凶手,难道把人都杀死了,再自杀吗?”宁舒没好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795耸了耸肩膀,“那也说不一定呢。”

    宁舒:→_→

    宁舒想了想,对795小声说道:“我们去探查一下这个房子吧,那么多的杀人工具,肯定是需要地方藏的。”

    “北方地区,每家每户都有地窖,我到现在为止,都没有发现地窖在什么,我觉得地窖里里是最好藏东西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795点了点头,和宁舒产看整栋房子,宁舒甚至都到猪圈查看一翻,都没有看到地窖。

    这房子根本就没有地窖。

    “没有地窖,说明屋里还有其他暗道密室。”795说道,“这场杀戮事件,这对祖孙肯定参与其中。”

    宁舒一脚踹开朝自己冲过来的黑猪,鞋子上沾上了猪屎。

    795拽着宁舒的胳膊,把她拽出了猪圈,“为什么要跑到猪圈里去找?”

    “越是想不到的地方越可能是。”宁舒在雪地上擦了擦自己鞋子上的脏东西。

    795翻了一个白眼。

    宁舒和795走进堂屋,看到大叔挪开了屋里中间的桌子,蹲下身正用手敲着地板。

    地方发出了‘空空空’的声音,显然地板是下是空的。

    越想不到的地方越可能是。

    宁舒连忙走过,寻找地板缝隙,这种农村的地板是泥土的,宁舒得到处查看缝隙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干什么?”老婆子看到宁舒趴在地上,忍不住杵着拐杖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东西掉了,我找找。”宁舒从地上爬起来。

    大叔坐在一旁打量了一下宁舒,动了动鼻子,闻到一股很臭的味道。

    大叔转身上楼了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在找什么?”小兰朝宁舒问道。

    “发夹上一颗小水钻。”宁舒撒谎。

    小兰针孔大小的瞳孔直勾勾地看着一个方向。

    “奶奶说又死了一个人是吗?”小兰问道,“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人不停地死亡?”

    宁舒抓头,她还想知道到底什么原因。

    “彭”的一声,楼上一声巨响,像是有什么重物倒在地板上。

    宁舒心里重重一跳,又出事了。

    宁舒赶紧上楼,看到一个女生倒在地上,她的面门被一把斧子砍中了,斧头深深陷入了面骨中。

    宁舒真是烦躁地不行,怎么又有一个人死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……”樊俊阳神色越发奔溃了,神色看起来癫狂了,“一定要离开这里,不能呆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宁舒朝樊俊阳问道:“到底是什么原因,非要在这种天气到这种地方来采风。”

    樊俊阳双手抱头,“我是听潘辰说,这里的雪景非常漂亮才来的。”

    可是潘辰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宁舒眼角看到樊俊阳的脖子有红绳子,吊坠因为是放在衣服里面的,并不能看到是什么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