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49.第849章 谁是凶手11

    795和卢珊珊之间也不知道有什么仇什么怨,卢珊珊无论说什么,795立马就反对,非要跟她做对。

    宁舒觉得吧肯定是795暗恋人家,想要用独辟蹊径的方式引起卢珊珊的注意。

    卢珊珊是宁舒见过最漂亮的女人,气质和容貌都是顶级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一身古代装,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,倒是一点都不像795嘴里说的婊.子形象

    喜欢也没有什么错,但是795这么玩,把卢珊珊惹毛了,别说喜欢你,灭了你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宁舒用一种莫名的眼神看着795,795啃着黑面馒头,瞧见宁舒的眼神,“这么看着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宁舒说道:“你要是喜欢一个人,就好好工作,挣好多好多的钱,等她结婚的时候你多出点份子钱。”

    795:……

    “你再说什么?”795一脸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宁舒咂咂嘴,一脸了然。

    宁舒啃了一个馒头,看到蹲在角落里低着头的刘曼曼,宁舒拿了一个馒头走过去,说道:“吃点东西吧。”

    刘曼曼依旧埋着头,没有理睬宁舒。

    宁舒把馒头放在碗里放在她身旁,坐在刘曼曼的旁边,问道:“两个人都是你杀的吗?”

    一个怀孕的女孩子把两个女生捆在一起,在用木棍杀了两人。

    “你是在怎么想到用这种方法的?”宁舒问道。

    刘曼曼埋着头,她的身体微微颤抖,声音带着浓重的鼻音,“我恨透她们两个窃窃私语,说难听的话,我真是恨不得剪了他们的舌头。”

    “是谁侮辱了你?”宁舒小声问道。

    刘曼曼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的木棍是从什么地方来的?”而且还是削尖的,想要杀人,就有这样的工具。

    被爪子掏出了心脏,被木棍串了脑袋,被毛笔插入眼睛。

    “就在厨房旁边的棚子里。”刘曼曼头也没抬说道。

    宁舒站了起来,出了堂屋,踩着厚厚的积雪到了厨房旁边的棚子,这是一个非常简易的棚里,里面放着一些柴火。

    一旁有一堆垒得半人高的木棍,木棍差不多半个拳头粗,而且都是削尖的。

    刘曼曼就是从这里拿的凶器。

    宁舒深一脚浅一脚往堂屋去,路过厨房的时候,看到小兰正坐在灶台前烧火。

    宁舒想了想,走进厨房朝小兰问道:“旁边削尖的木棍有什么用吗?”

    小兰说道:“那是准备做篱笆的,奶奶说了,等到雪化了,就要在院子里种菜,那些木棍是奶奶削的,尖的好打桩。”

    宁舒抿了抿嘴唇,这个解释很合逻辑,也就是刘曼曼看到这个东西,用她做凶器。

    宁舒转身出厨房,眼角看到俯身拿柴火的小兰脖子上戴着红绳子,看来是挂着什么辟邪保平安的东西,比如玉佩或者符纸之类的。

    估计从来没有离身,红绳子都有点发黑了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什么事情吗?”小兰眼神空洞地问道。

    宁舒有些惊讶地问道:“你知道我在看你?”

    小兰说道:“眼睛看不见了,其他感觉就灵敏多了,况且你一直盯着我看,我感觉得到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天天吃馒头,也没有一点蔬菜,能不能熬点菜汤喝喝,我都便秘了。”宁舒摸着肚子,“涨得好难受。”

    像这种北方地方地区,应该是有地窖的,可以储存一些土豆和番薯之类的。

    宁舒现在就想找理由去地窖看看。

    小兰摇摇头,“奶奶年纪大了,我眼睛又看不见,种了一点菜不够冬天吃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,现在没有地窖里没有菜吗?”宁舒问道。

    小兰摇摇头,“其实家里粮食也不多了,奶奶一直想让你们走,一是你们身上沾了煞气,二是家里的粮食不多了,你们再不走我们都要饿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天气我们也走不了啊。”宁舒说道,“要不以后我们一天就吃一顿。”

    小兰笑了笑,不过她的眼神空荡,配上笑容显得有些渗人。

    宁舒出了厨房,回到堂屋,大叔朝宁舒招手: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宁舒心里不太舒服,慢吞吞地挪过去,“导师,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你没死。”大叔说道。

    宁舒:……

    我去,这是什么毛病,抹杀人就算了,特么还故意刺激人。

    宁舒抽搐着嘴角,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。

    “记住了,身为任务者,要分得清轻重才能走得远,无穷的寿命是有代价的。”大叔指了指旁边的椅子,“坐下。”

    宁舒坐了下来,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,隔着衣服都能感觉到大叔身上冷漠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谢谢大叔,我知道了。”宁舒真诚地说道。

    尼玛,宁舒真想捶胸,这憋屈的,被人抹杀了,还得道谢。

    大叔瞅了一眼宁舒,翘着长腿,微微歪了歪脖子,脖子咔嚓动了一下,宁舒听在耳里觉得怪渗人的。

    “你害怕我?”大叔转头看着宁舒。

    “啊哈哈哈……”宁舒假笑了两声,“不害怕。”

    宁舒绷直了背,手搭在膝盖上,特么都要怕死了,旁边这个人主宰着别人的命运,昨天晚上才杀过她一次。

    就问你怕不怕,怕不怕?

    反正宁舒是怕死了,而且还总是来找她,似乎是想让她写一篇抹杀观后感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楼上传来了尖叫声,宁舒连忙站了起来,绝对又出事了。

    宁舒赶紧往楼上去,795咚咚咚从楼上跑下来,直接跟宁舒撞上了,把宁舒撞得跌坐在地上了。

    “哎呀,你能不能看着点路。”795把宁舒拉起来,焦急朝大叔说道:“又死了,这次更恶心。”

    大叔站了起来,长腿踩着楼梯上楼了。

    宁舒赶紧上楼,看到一个房间门口堵满了人,一些女生甚至扶着墙壁呕吐起来。

    宁舒挤进房间里,看到被倒吊在房间的尸体,巴掌宽的锯子从腿一直锯到了腹部,活生生要把人锯成两半。

    两边身体已经分开了,锯子已经锯到了肚脐的位置。

    更为恐怖的是,这人似乎还有意识,因为倒吊着,头部有充分的血液提供氧气。

    在清醒的状态下清楚感觉到锯齿锯在自己的身体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