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48.第848章 谁是凶手10

    “我没有杀人,他们不是我杀的。”刘曼曼赤急白脸地辩解。

    “没杀人,你装疯干什么?”卢珊珊嗤笑了一声,“此地无银三百两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刘曼曼紧紧咬着嘴唇,随即发誓一般说道:“我真的没有杀人,我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怀孕了。”大叔淡漠说道。

    刘曼曼睁大了眼睛,条件反射地捂着肚子,其他人看着刘曼曼的眼神格外地怪异和微妙。

    刘曼曼面色赤红,“我没有怀孕,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刘曼曼一边说着,还一边用手捶打自己的腹部,来证明自己并没有怀孕。

    不过她敲打了两下,脸色就变得非常苍白了,不敢再敲打了。

    宁舒看着刘曼曼,之前梅子卿说一个女生怀孕了,原来是她啊。

    梅子卿能看到灵魂,难道大叔也能看到刘曼曼的身体里多了一个灵魂?

    随即宁舒便释然了,他是初代任务者,肯定能看见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杀她们,还是用那么残忍的方式?”樊俊阳震惊地问道。

    刘曼曼咬着嘴唇说道:“他们窃窃私语说我怀孕……”

    宁舒抿了抿嘴唇,直接用棍子捅穿了两人的嘴巴。

    宁舒问道:“那藏香你是从哪里来的?”

    “什么藏香,我不知道。”刘曼曼流着泪摇头,她的脸上带着悔意。

    宁舒看向大叔,大叔脸色淡漠,“捆起来,轮流看着。”

    “其他几人也是你杀的?”卢珊珊问道。

    刘曼曼被绑了起来,摇着头说道:“我只杀了两个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是……”宁舒有些无语。

    刘曼曼盯着宁舒,“你知道什么,我是被强.奸的,男人强.奸了我。”

    刘曼曼说着崩溃地大喊。

    宁舒抿了抿嘴唇,道歉:“对不起,我并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但是被男人强.奸怀孕了,为此就要杀掉嚼舌根的人。

    狼狈难堪甚至厌憎自己,产生了杀人的念头。

    但是这件事依旧没有解决,是谁点的藏香,前面几人又是谁杀的。

    “这个强.奸你的男人在队伍中吗?”宁舒问道。

    刘曼曼被捆了手脚,坐在地上低垂着头。

    她的身体颤抖着,有眼泪滴在地上,似乎没有听到宁舒的话,根本不出声。

    宁舒朝大叔说道:“还是给她松绑吧,这么多人看着,她也闹不出什么事情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恶心啊,简直就是圣母白莲花,难道你还同情她不成,为了一己私欲就杀人,这种人有什么好同情的。”卢珊珊鄙夷地说道,看着宁舒的眼神格外地嫌弃。

    宁舒:……

    好吧,她白莲花了。

    一个孕妇坐在冰冷的地上,就算是要执行枪决,也会等孩子出生。

    “以为谁都像你这么冷酷无情,她又没杀你,你这么义愤填膺做什么,你要是被人强.奸,还不是一样会这么做。”795顿时呛声道,“不对,就算有男人上.你,你会很开心的。”

    宁舒:→_→

    我去,这是什么深仇大恨,用这种语言攻击人?

    卢珊珊气得浑身颤抖,指着795,狠声道:“我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看吧,我就说了两句难听的话而已,你就这样。”795摊摊手耸了耸肩膀,“你要为一己私欲害死我吗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卢珊珊气得眼睛赤红。

    “导师,还是绑着吧。”社员纷纷说道,“一个社团的人,都是熟悉的人,她怎么能下得了手的,太心狠了。”

    刘曼曼依旧低着头,不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宁舒不说话了,事情没有发生在自己的身上,永远不知道是什么滋味。

    刘曼曼一个人被扔在角落里,人都不敢靠近她,她缩着腿,额头磕在膝盖上,路过她的人都会绕道,她的周围形成真空地带。

    堂屋里静悄悄的,外面寒风肆掠,沉重的气氛压在所有人的心上。

    现在抓到了杀两个女生的凶手又怎样,根本就走不了,白茫茫一片容易迷路,积雪已经淹没了小腿。

    好像有股莫名的力量在阻拦着他们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一直在这个房子里循环循环再循环地发生着杀人事件。

    “老人家,麻烦你为我们准备点吃的东西。”樊俊阳疲惫地说道。

    老婆子杵着拐杖,厌烦焦急地说道:“你们就不能离开我家吗,你们每个人都身带煞气。”

    “奶奶,现在下这么大的雪,还是等等吧。”小兰说道。

    宁舒挑了挑眉头,问道:“小兰,你能看到下雪了。”

    小兰摇头,“我听见的,下雨下雪都是有声音的呀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昨天晚上听到楼上有什么动静吗?”宁舒问道。

    小兰说道:“有脚步声,每天晚上都有,是你们起夜走动的声音。”

    宁舒看问不出什么来就闭嘴了。

    老婆子带着自己的孙女去准备早饭了,一天三顿都是黑面馒头加稀饭。

    老婆子盛饭的时候,是第一个给樊俊阳盛,而且还捞干的,就像卢珊珊的说的那样,真的有猫腻。

    宁舒感觉脑仁疼得厉害,觉得每个人都是凶手。

    事情根本毫无进展,宁舒转头看向大叔,他的眉宇冷淡,根本就看不出他的心里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他的手上拿着闪烁银光的手术刀,看着格外地渗人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大叔转过头来看着宁舒。

    对上大叔的眼神,宁舒立刻怂了,想起被抹杀的滋味,摇着头说道:“没事,你要吃馒头吗?”

    宁舒递给他一个黑面馒头,宁舒就是故意的,这种馒头看着黑黢黢脏兮兮的,宁舒觉得他不会吃。

    饿死你丫的……

    “导师,吃我的。”卢珊珊拿了一个馒头递给大叔。

    面对这种情况,宁舒缩回了手,把馒头放自己嘴里啃着。

    这个超级任务者明显对大叔那啥那啥,自己就不凑热闹了。

    大叔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瓶水,看着黑面馒头眼神嫌弃,“我不饿。”

    卢珊珊的脸色发红,不知道是羞的还是囧的。

    “切~~~~”795又开始作妖了,“别人没长手吗?非要你拿。”

    卢珊珊面色平静,淡淡地看了一眼795。

    795正了正脸色,指着卢珊珊:“我要是死了,就是你杀的。”

    宁舒:……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