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47.第847章 谁是凶手9

    宁舒怀疑被杀的人,在没有知觉的情况下被杀,而且跟她一个房间的人也没有感觉,说不定一个屋子里的人都睡死了。

    宁舒动了动鼻子,并没有在屋里闻到什么味道,到处查看,发现门后墙脚有一堆细腻的灰,一截一截的。

    有人在屋里点香了。

    宁舒沾了一点灰放在鼻尖闻了闻,却什么味道都没有,真的是一点味道都没有。

    大叔走过来,蹲在宁舒的身边,看着香灰。

    “藏香。”大叔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宁舒有些诧异,藏香宁舒听过,这种香没有一点味道,藏就是藏起来的意思,闻不到半点味道。

    但是这香具有强大的安神效果,传说华佗给关羽刮骨疗伤的时候,点了藏香,关羽完全没有一点痛感,刮骨的时候,还能饮酒食肉,谈笑弈棋。

    屋里的人都睡死了,而被杀害的人却毫无知觉。

    宁舒走进缩在炕角的两个女生,伸出手掐了一下女生的胳膊,女生似乎一点都没有感觉到痛。

    之前房间没有发现这个,肯定是被人打扫了。

    藏香气这种东西非常罕见,做工繁琐,属于秘方都已经失传的那种,市面上根本就没有这种东西。

    稀罕的东西肯定就贵,贵到离谱。

    这种东西还能出现这种的东西?

    749凑到宁舒的身边说道:“这群人里面,除了死了的潘辰,就樊俊阳家里最有钱了。”

    宁舒看了一眼满脸血的樊俊阳,他颓废地坐在地上,靠着墙壁。

    种种迹象都表明樊俊阳是最有嫌疑的。

    大叔站了起来,朝宁舒说道:“把尸体弄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手瘸了。”宁舒扬了扬自己手。

    “我来。”749说道。

    749的力量很大,扛着捆在一起的尸体就下楼了。

    大叔朝樊俊阳说道:“把所有人集中到堂屋里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樊俊阳挣扎着站起来,但是之前磕头太用力了,头昏昏沉沉的,去叫人了。

    宁舒跟在大叔身后下了堂屋,堂屋里老婆子看着院子里的尸体,嘴里念叨着作孽。

    “你们能不能离开这里,你们到底招惹了什么东西?”老婆子惊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快走吧,求你们了,我不要你们的钱,不要你们的住宿费。”老婆子杵着拐杖,神色慌张害怕和她身后的小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    小兰的脸上带着点茫然,因为眼睛看不见,即便是知道有人死了,却看不见人的死状。

    一群人里只有小兰是真正无恐惧的人。

    樊俊阳将所有人都叫了下来,堂屋里站满了人,所有人都害怕得全身颤栗。

    还有个被吓疯的女孩子,嘴里咯咯咯咯地笑着,她的笑容让人毛骨悚然的,尤其是在这么紧张和恐惧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导师,我们究竟该怎么办?”樊俊阳神色奔溃地说道,嘶吼道:“我.他.妈再也受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大叔一脸淡漠,“那你想怎样,要走吗?”

    “我宁愿走也不要呆在这种地方,这里有鬼,我真得受不了了。”樊俊阳声音都变调了,手指控制不住地颤抖。

    “是你们沾染到了东西,带到了这里,还说这里有鬼。”老婆子杵着拐杖,一脸愤怒。

    小兰拉了拉老婆子的衣角,说道:“奶奶,现在外面下着大雪,你让他们怎么走?”

    “这些人死在我们家里,这怎么了得,这个房子还要不要住人。”老婆子的的声音拔高。

    屋里一片沉默,只有此起彼伏的呼吸声,一些女生默默地流泪,但是却不敢跑,想离开这里,但是一想到跑出去的林夏。

    一个晚上都没有回来,已经是凶多吉少了。

    不少人把目光放在高大挺拔,禁.欲冷静的大叔身上,眼怀期待。

    卢珊珊朝大叔问道:“导师,你知不知道凶手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樊俊阳最有嫌疑。”卢珊珊说道。

    749立马呛声道:“我说你还有嫌疑呢,凡事讲个证据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男人,跟女人一样小心眼。”卢珊珊厌恶地扫了一眼他,转头看着大叔。

    749撇嘴,“抓住机会就往男人的面前凑,恶心死了。”

    卢珊珊看着749的眼神带着强烈的杀气,但是考虑到大叔还在身边,生生压抑住了,偏头不去看讨厌的749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杀人,我根本就没有理由杀,我是国画社的社长,社员出了事情,我的责任是最大。”樊俊阳急地脸都红了,他脸上血迹已经干了,黑红一片。

    其他社员看着樊俊阳的带着警惕,甚至远离樊俊阳。

    樊俊阳的脸上露出了深深的苦涩。

    宁舒和另一个任务者站在一边没有搭腔。

    现在最重要的任务是活下来,三十二个国画社的人全都死了,宁舒看着老婆子和小兰,努力回想剧情,社员死完了,这两个人呢?

    这两个人剧情不多,再加上这次的剧情已经不知道轮回多少次,剧情已经面目全非了。

    宁舒忍不住挠头,如果抓到了凶手怎么处理,把凶手杀了?

    这次的任务是要终止无限轮回,但是怎样终止?

    从一开始就不停地找凶手,但是凶手没有找到,反而死的人越来越多,这凶手神出鬼没的。

    宁舒怎么都觉得这对祖孙的嫌疑最大。

    那么动机呢,难道杀人好玩?!

    宁舒设身处地地想,一群人住到自己家里,因为什么原因想要把这些人都杀了?

    求财?

    如果真的是这对祖孙,有黄梨花木,如果藏香也是她们的,说明她们并不缺钱。

    太无聊?

    想要跟这些人玩杀人游戏,猜猜我是谁?

    报仇?

    这些人中有这对祖孙的仇人?却把所有人都杀了,难道是怕被人发觉了,索性把所有人都杀了。

    宁舒脑子里真是混乱一片。

    逻辑说不通。

    大叔指着疯疯癫癫被吓傻的女生,说道:“别装疯卖傻了,两个女生是你杀的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愣愣地看着那个疯癫的女生,这个女生依旧咯咯咯咯地笑着。

    “刘曼曼……”

    “她杀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立马远离她。

    刘曼曼脸上疯癫的神色有些绷不住了。

    大叔有些不耐烦地说道:“绑了,轮流看着。”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