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46.第846章 谁是凶手8

    宁舒这才感觉到梅子卿说初代任务者对普通任务者有生杀之权。

    如果自己强大了,尼玛变态的大叔想抹杀她,尼玛先干翻他,抹杀他。

    没有力量,就没有尊严和说话的权利。

    赤.裸.裸的强者为尊。

    修炼了一晚上,丹田里修炼出了一道细微的气劲,身体也暖和多了,手脚温暖,舒服多了。

    被丝线勒得皮肉翻飞的伤口也发痒发红,宁舒又吃了几颗消炎药,防止发烧发炎。

    大叔和795下楼来了,宁舒一看到大叔连忙低下了头,眼帘里只有他修长的小腿和微微浮动的风衣衣角。

    一步一步走下楼梯,像是踩在她的心上,让她的心脏有些难以承受。

    她对这个人产生了恐惧之心。

    宁舒深深吸了一口气,在心里默念清心咒,压下心中的负面情绪,总有一天她会变得强大,总有一天她会报仇雪恨,抹杀一次他。

    宁舒在yy了一阵。

    “我去,一晚上又死了两个人,还是任务者?”795耸了耸肩膀,“这个任务简直哗了狗了。”

    宁舒无言,如果不是升级版护身符,死的就是三个人了。

    特么的,兑换一个升级版护身符要好多的功德。

    宁舒真是心塞得不行了,说着说着泪又要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把凳子擦一下。”大叔朝宁舒招手。

    宁舒微笑脸,举起包得乱七八糟的手,“我手瘸了。”

    卧槽,才把她抹杀了一次,这会又让她做事情,你特么还有脸吗?

    难道不会愧疚一下吗?

    795想了想,用自己的屁股在凳子上挪动了几下,站起来朝大叔说道:“我擦过了,你坐吧。”

    大叔瞥了一眼他一眼,没有坐他坐过的,坐到旁边的椅子上。

    “696和6457是怎么死的?”795问道,跟老大一个房间,安全得不得了,795直接睡死了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,这丫是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宁舒看了一眼大叔,说道:“696是被6457杀死的。”准确来说,是张嘉森想要害死她,梅子卿太着急了,结果被误中了。

    宁舒感觉梅子卿非常着急,估计是迫切想要抓住凶手,结束这个任务,获得功德成为高级任务者。

    一着急就容易出错。

    795挑了挑眉头,“那6457是被你杀的?”

    宁舒摇头,到了一眼淡漠的大叔,说道:“是被抹杀的?”

    795忍不住看了一眼大叔,把宁舒拉出屋外,问道: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宁舒把事情原原本本告诉了795。

    795忍不住摇了摇头,“也该被抹杀,也不看看这是什么任务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位面快要成超级位面了,如果法则真的崩溃了,将会是一场难以估量的灾难,这个位面数以亿计的生物会直接灭亡,位面碎片垃圾和法则碎片,会对周围的位面造成伤害,位面都是相通的,不然为什么那么多的穿越者。”

    “一切都以任务为重,我那么讨厌496那个婊.子,都没有做什么,恩怨可以完成任务以后解决。”795摇摇头,“如果任务失败,死十万个任务者的灵魂都稳固不住位面的崩溃。”

    “尤其是……”795瞅了一眼屋里,小声说道:“有初代任务者在,得夹紧.屁.股做人,他们是制定规则的人。”

    宁舒忍不住长叹了一口气,估计是张嘉森现在等级太低,是初级任务者,不太了解上面阶层的事情,才这么冲动。

    太想报仇了。

    795拍了拍宁舒的肩膀,“慢慢来,没有6457在也好,不用防备他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宁舒道谢。

    “初代任务者是不是很强大,他都不用别人的身体吗?”宁舒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只需要把力量压制到最小最小最小,直接进入位面。”795说道,“我也想用英俊帅气的本尊出现。”

    宁舒:→_→

    “我口腔溃疡严重。”795撅起嘴,“给我一点唾沫。”

    宁舒转身就进屋了,看到翘着长腿的大叔,咕噜一声咽了一口唾沫,尼玛,现在的大叔好恐怖啊。

    以前萌萌哒只会拿手术刀解剖人,不会拿枪抹杀人的校医去什么地方了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……”一阵匆忙的脚步声踩在楼梯上,496卢珊珊朝大叔说道:“死了两个女生。”

    大叔站了起来,迈着长腿上楼了。

    宁舒也赶紧跟上去,进屋就看到两个女生,背对着被捆起来,被梭子一样形状的木棍从嘴里插到后脑勺。

    两人脑袋像是串糖葫芦一样,从口腔被木棍戳穿了脑袋,嘴巴张到了最大,眼睛凸出。

    两端尖锐的木棍上是血迹和脑浆。

    宁舒瞳孔缩了缩,好残忍,为什么要这样杀死人。

    宁舒感觉不寒而栗,到底是变.态杀手追求杀人的乐趣,还有什么深仇大恨要用这样的方式来杀人

    大叔冷峻着一张脸,身上带着寒意,带着手套查看四体的情况,看着另外两个抱着被子,窝在炕角的女生问道:“昨天晚上有什么动静?”

    这两个女生已经被吓得精神恍惚,听到大叔的声音,浑身痉挛了一下,惊恐地说道:“不,不,不知道,我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一个女生抱着头,眼睛赤红,居然神经质地哭了起来,“我们会死,我们都会死……”

    “咯咯咯咯……”她一边哭着,脸上又露出了神经质的笑容。

    被吓疯了。

    ‘噗通……”一声,社团社长樊俊阳跪在地上,他的神色仓皇而绝望,他拼命拿自己的头磕着地板,鲜血淋漓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,怎么会这样……”樊俊阳喃喃自语,“怎么会出这样的事情?”

    大叔紧紧抿着嘴唇,冷厉说道:“把尸体弄下去。”

    宁舒查看这现场,到底是房间的人作案,还是从外面进来的?

    大叔抬脚走上炕,用手敲着墙壁和炕,查看有没有机关地道什么的。

    死亡的时候没有一点动静。

    每次死的时候,都是悄无声息的,人感觉到痛就会挣扎叫喊,但是她一晚上都是清醒的,也没有听见什么声音。

    是人做的,肯定会留下痕迹的。

    人是在毫无知觉的时候被杀的,亦或者是没有痛觉的情况下,被杀了。

    是不是中药了,或者是被人注射了麻醉剂?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