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45.第845章 谁是凶手7

    一个黑影冲过来,宁舒还没有反应过来,脖子上就被套上了一根丝线,黑影从背后紧紧地勒着坚韧的丝线。

    宁舒两只手紧紧地抓着丝线,丝线勒入了骨节,深深陷入皮肉中,还在往肉里勒,宁舒感觉自己的手骨都要被这丝线勒断了。

    简直痛侧心扉。

    哪怕再痛宁舒也不敢松手,一松手就是自己的脖子承受这样的疼痛,跟躺在地上的梅子卿一样,半边脖子都被丝线切断了。

    两具身体紧紧地挨在一起,耳边甚至能感觉到身后之后呼吸扑出的热气,一股香枝木的味道混着凛冽的寒风窜进她的鼻孔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宁舒咳嗽着,艰难地说道:“张嘉森,一定是你。”

    拿着丝线的手稍微一顿,却再次加大了力气,丝线又深入了皮肉之中,鲜血一滴一滴滴在地上。

    死亡的迫近让宁舒身上汗毛都竖起来,恐惧又绝望。

    宁舒的脸色涨红,抬起脚想要踩身后人的脚,却被一脚揣在小腿上,顿时感觉一股钻心地疼。

    来到这个世界就一天的时间,根本就没有时间修炼绝世武功,一天的时间就死了三个人,根本就没有停歇的时间。

    现在处于下风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从头到尾,身后之人都没有说话,但是宁舒清楚感觉是男人,一是力气大,二是勒人脖子的角度,如果比她高,丝线会微微向上提,角度问题。

    “吱呀”一声,开窗户的声音的声音突兀地响起,宁舒赤红着眼睛转头看看向了二楼。

    房间有微弱的灯光,一个黑影站在窗口,宁舒剧烈咳嗽起来,大爷,救命啊!

    身后之人没有立即跑,反而加大了力气,使劲一勒,丝线立即更深陷入掌心肉里。

    大叔抽出腰间的枪支,对着宁舒身后开了一枪,噗通一声宁舒身后的人倒在了地方。

    他的身体抽搐了两下没有气息了。

    宁舒顿时跌坐在雪地上,还没有来得及庆幸,一道声音传入了她的灵魂,“不管你们有什么恩怨仇隙,在这个任务起内讧,一律抹杀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宁舒眼睁睁看着大叔拿着黑黢黢枪管对着自己开了一枪,身体就好像是被什么力量给固定住了,她连动一下的力量都没有。

    无声的力量窜入了她的眉心。

    宁舒顿时感觉一股巨大的力量在她灵魂中炸开,要将她的灵魂湮灭,护身符的力量护着了宁舒。

    灵魂中的痛楚让宁舒大汗淋漓,醒过来的时候,灵魂还有撕裂的痛苦。

    身上出了一通汗水,被寒风一吹,宁舒冻得哆嗦了一下,从地上爬起来,翻过男人尸体一看。

    果然是张嘉森。

    他大爷的,宁舒差点都委屈得哭出来了,她差点被人杀,这会又被抹杀了一次,如果不是升级版护身符,她特么就要等这次人死完了,又重新开始剧情。

    被抹杀的感觉把宁舒都吓尿了,彻底湮灭,绝望痛苦。

    张嘉森这个损人不利己的贱.人。

    宁舒狠狠踹了一脚地上的张嘉森的尸体,浑身虚软地跑进堂屋里。

    堂屋里火盆里的火已经灭了,宁舒坐在板凳上,将自己的手放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一双手鲜血淋漓,一条丝线陷入了肉里,猩红的皮肉翻飞,宁舒小心翼翼取出了丝线。

    这丝线非常地细,却很坚韧,张嘉森是从哪里的来,如果是张嘉森附身原主的,那么这人也有嫌疑。

    张嘉森利用丝线来对付她。

    就知道张嘉森一定会报复自己,想要浑水摸鱼杀了自己。

    宁舒把丝线取了出来,鲜血一股股地往外冒,幸好进入任务之前兑换药品。

    宁舒将药粉洒在伤口上,用纱布包了起来,只是两只手都受伤了,包纱布的时候特别不方便。

    “嘎呀”堂屋旁边房间的门开了,小兰摸着墙壁走了出来,她鼻子动了动,问道:“你受伤了。”

    宁舒嗯了一声,小兰伸出手,摸到桌边坐了下来,问道:“你怎么受伤的,就你一个人吗?”

    宁舒看着小兰直勾勾地看着一个地方,她的眼神没有聚焦,明明是在跟自己说话,但是她却看向另一边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个死了。”宁舒看着小兰的表情。

    小兰只是抿了抿嘴唇,反应很平淡,宁舒忍不住问道:“你不害怕。”

    小兰摇摇头,“我看不见,感觉不到,我看不到美好的东西,也隔绝了让人害怕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有人死了,可是我感觉不到害怕。”小兰老老实实地说道。

    宁舒不知道该说什么,小兰看不见,连有多少人都不知道,少了一个人,两个人,她都没有感觉。

    不过家里死了好几个人,都不害怕也是蛮心大的。

    宁舒拿了消炎药吃下去,就怕会破伤风。

    小兰朝宁舒问道:“你受伤严重吗?”

    “还好,死不了。”宁舒不甚在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奶奶说让你们明天走,说你们招惹到煞了,不死不休,我们也会被连累的。”小兰说道。

    宁舒抿了抿嘴唇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屋外的寒风吹得更加猖獗了,呼啦作响,寒风透过门缝墙缝,吹进屋里,冷入骨髓。

    宁舒看小兰身上穿得少,说道:“你去睡吧,挺冷的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小兰站了起来,伸出手摸索着。

    “你没有到医院去看看你的眼睛吗?”宁舒出声问道。

    小兰摸着墙壁说道:“家里没钱。”

    宁舒看着黄梨花木的桌子,这东西可值钱了,这里不是黄梨花木的产地,而且这几块黄梨花木就拼成了一张桌子,估计是上百年的大树。

    这对祖孙真的有问题。

    卖掉这张桌子,都足够她们去医院跑一趟了。

    宁舒换了两次药,在堂屋里很冷,梅子卿死了,身边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。

    宁舒拿两根板凳拼在一起,盘坐在板凳上开始修炼绝世武功。

    刚才的事情如果她稍微有点反抗力,也不至于被张嘉森勒着脖子动弹不得,拥有自保能力多么重要。

    大叔拿枪无情抹杀人,甚至都不听人一句解释,她没有力量,足够的力量,对方不屑听一个蝼蚁的解释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