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44.第844章 谁是凶手6

    构筑世界?

    宁舒默默记在心中,这又是什么?

    795一个高级任务者居然对一个超级任务者这样的态度。

    等回到屋子,几个人身上都有厚厚的积雪,宁舒帮梅子卿把衣领上的雪花掸了。

    “人没追回来?”大叔神色淡漠,语气轻淡地说道,一点都不在意一条人命。

    795耸了耸肩膀,“跑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导师,我们去找找吧,林夏肯定会出事的。”樊俊阳焦急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她和潘辰是国画社国画最好的社员,今年还要参加国家比赛。”樊俊阳脸色煞白。

    死了好几个人,两个国画尖子生也出问题了。

    大叔淡漠地说道:“那你出去找,我不拦着,会不会回得来我就不保证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都呆在屋里去,不准到处走。”大叔手中拿着雪亮的手术刀。

    樊俊阳朝屋外看了看,天色暗淡,有浓浓的铅云,就算不懂看天气,也知道雪会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“导师,我们跟你呆在一起。”樊俊阳说道。

    所有人就呆在堂屋里,让堂屋显得非常拥挤。

    有些女生小声地抽泣着,紧紧挨着一起。

    “导师,你有线索吗?”宁舒朝大叔问道。

    大叔盯着端火盆进来的老婆子,老婆子的身后有小兰拉着她的衣角。

    难道大叔怀疑老婆子和小兰?

    “端出去,屋里这么多人就够脏了,火盆不要端进来。”大叔说道。

    宁舒:……

    我去,还以为大叔怀疑这对祖孙是凶手呢。

    “堂屋灌风,有个火盆暖和一点。”老婆子将火盆放下,木炭正噼里啪啦地响。

    宁舒动了动鼻子,闻到一股香味,很清冽,树木的清冽香味,忍不住问道:“这是什么,这么香?”

    “这是香枝木,木头带着一股香味。”小兰朝宁舒说道,但是却没有看着宁舒,眼神发直,没有焦点。

    宁舒仔细闻着,好像没有奇怪的味道。

    老婆子叹了一口气,“本来想把你们赶走的,但是现在要下暴雪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,老人家。”樊俊阳立刻说道。

    中午饭依旧是黑面馒头稀粥咸菜。

    天上的铅云越来越低沉,天色一下暗了许多,因为都聚集在堂屋里,一下午很平静没有出事情。

    寒风呼呼地刮着,晚饭过后,在堂屋里的人都冻得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樊俊阳朝大叔说道:“导师,天太冷了我们想到炕上去,一定不会落单的。”

    大叔淡淡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几个任务者留了下来,围坐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795说道:“我先说说我的观点,凶手不止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卢珊珊嗤笑了一声:“证据呢?”

    “几乎每个人都有不在场证明,肯定是串通好的。”

    卢珊珊小声说道:“我觉得这对祖孙有问题,社员中有人肯定和这对祖孙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每次老婆子给樊俊阳盛粥的时候,都比其他人干。”卢珊珊说道,“都是给樊俊阳第一个盛。”

    “非亲非故,为什么对樊俊阳就这么特别?”

    宁舒挑了挑眉头,不愧是超级任务者,就算795再怎么鄙夷,也是有两把刷子的。

    宁舒把她说下来的话都记住了。

    大叔嗯了一声,“还有呢?”

    张嘉森说道:“这对祖孙不像是这么穷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桌子是黄梨花木的。”张嘉森手指敲着桌子。

    宁舒看着桌子,之前看就觉得是几块木板拼接而成,上面有些油腻,这会看纹理相当清晰美观。

    宁舒提出了疑惑,“万一她们并不知道黄梨花木的价值呢?”

    乡下人不懂,把古董碗用来喂狗。

    张嘉森看了一眼宁舒,“黄梨花木产于南海一代,天气较热的地方,而且数量还不多,黄梨花木主要靠进口,这里并不是黄梨花木的产地,不可能出现到山上去砍树,就砍到了黄梨花木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宁舒:(⊙0⊙)

    卧槽,感觉自己宛如智障。

    宁舒在本子上记录下来,这么说来,这对祖孙有点问题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要害国画社的人,总得有理由吧,爱恨情仇,不可能无缘无故就杀人。

    大叔站了起来,朝宁舒和梅子卿说道:“今晚你们守夜。”

    大叔一走,卢珊珊也走了,其他人打着呵欠走了。

    堂屋里就剩宁舒和梅子卿。

    “696,你有什么发现吗?”宁舒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个女生怀孕了。”梅子卿小声地说道。

    宁舒:!!!!

    “你咋知道的?”宁舒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她的身体里多了一个灵魂,很微弱。”梅子卿说道,“我对灵魂这种事情非常敏感。”

    还是学生就怀孕了,孩子的父亲是谁,也是国画社的人吗?

    这个队伍里有不少龃龉呢。

    宁舒和梅子卿坐在一起,屋外寒风呼啸,显得整个世界更安静,简直没有一点人气。

    宁舒伸出手在火盆上烤了烤,然后准备修炼绝世武功,从早上醒过来,发生的事情让人目不暇接。

    “有人。”梅子卿连忙打开了门,宁舒也看到窗户口有道影子闪过。

    梅子卿往后院去追了,宁舒拿起了电筒赶紧追梅子卿,看到梅子卿站在一颗树下。

    宁舒走过去,朝梅子卿说道:“有什么发现?”

    梅子卿没有说话,宁舒伸出手碰了碰梅子卿,梅子卿的身体倒了下来,她的脖子喷溅出了鲜血。

    宁舒心里一惊,往前挪了一步,结果脖子就被什么东西划破了,宁舒伸出手摸了摸,脖子上湿蠕一片。

    宁舒用电筒照了一下,发现她碰到了一根像头发丝粗细的丝线,这东西不注意看,根本就察觉不了。

    梅子卿就是追得匆忙,脖子撞上丝线,丝线陷入了脖子里。

    这丝线坚韧无比,宁舒用手拉没能拉断,反而让丝线割入了她的掌心,不是只有锋利的刀刃才能杀人。

    一个熟悉的人突然死在自己面前,前一刻还在谈笑风生,现在毫无生机了,突然就明白了社员的恐惧了。

    梅子卿倒在血泊中,宁舒手脚发木,脑子嗡嗡作响。

    不知道她会不会被抹杀,她应该有手段规避抹杀吧。

    “咔嚓……”有脚踩在雪地上的声音,宁舒抬起头看到一个黑影朝自己冲过来……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