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43.第843章 谁是凶手5

    宁舒绕过小兰,拿木棍在另一个灶孔里掏灰。

    “这个给你吧。”小兰把火钳递到宁舒的面前。

    宁舒看着火钳,看了一眼小兰在火光照耀下明明灭灭的脸。

    宁舒看着递到自己面前的火钳,小兰有些不安地收回了手,“你是不是害怕我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宁舒拿过火钳,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宁舒用水混着草木洗手,洗过了之后闻了闻,手上倒是没有粪臭味道,但是身上的味道总是散不去。

    宁舒看向小兰,问道:“你吃过了吗?”

    小兰嘴角带着笑容,似乎宁舒主动跟她说话,让她很高兴,说道:“还没吃,奶奶说要等你们吃完我们再吃。”

    小兰的声音带着浓重的口音,宁舒勉强才能听清楚。

    “你在这呢。”梅子卿走进来,给了宁舒一个黑面馒头。

    宁舒笑着说谢谢,啃着馒头,梅子卿看了一眼小兰,说道:“导师叫你过去呢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宁舒跟着梅子卿出了厨房,回头看到小兰正看着他们这个方向,眼神非常地空洞。

    她的眼神根本就不聚焦。

    宁舒走进堂屋,朝大叔问道:“你找我有什么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你今天晚上守夜。”大叔说道,“两人一起,你看你跟谁一起。”

    宁舒:……

    一被叫就没有好事,怎么不叫她吃饭呢?

    宁舒真想呸他一脸。

    “我跟她一起吧。”梅子卿站到宁舒旁边说道。

    宁舒有些感动,紧紧握着梅子卿的手,妹纸,你真可爱。

    大叔瞥了一眼宁舒,卢珊珊却说道:“你俩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了?”

    “两个女孩子一起守夜不安全,我今天晚上守夜吧。”张嘉森说道。

    宁舒:→_→

    反正张嘉森无论做什么,说什么话,宁舒都觉得他不安好心。

    “不用,我俩就行了。”宁舒拒绝。

    大叔出声说道:“晚上大家尽量不要外出,不要走单,给凶手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是,导师。”大叔一说话,这些人乖得跟小学生一样。

    没有谁像导师一样面不改色地剥皮,切割内脏。

    宁舒上楼去拿本子,把事情记录下来,然后慢慢理顺。

    这种考验智商的事情,宁舒感觉自己的脑袋都要爆炸了。

    看其任务者都是冷静自持的,宁舒就感觉自己很慌张。

    说不出来的慌。

    脑子里迷迷糊糊的。

    尼玛就跟脑子电板烧了感觉。

    宁舒爬上炕,从床头包里拿出了本子。

    一个是被毛笔从眼睛插入脑子里,笔毫里夹着一根绣花针,都是学生,不可能随身携带绣花针,再说了这些学生不可能自己补衣服。

    那么这绣花针一定就是老婆子家的。

    另一个身上的伤口如果真的像大叔说的那样,不是被动物咬死,那么肯定有工具,工具又藏在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怎么看都是对这个房子熟悉的人作案。

    “2333,又出事。”梅子卿走进来,脸色不好朝宁舒说道。

    宁舒连忙从炕上下来,问道:“谁。”

    “潘辰。”

    宁舒赶紧到了凶案现场,潘辰是死在房间门口,后脑勺磕在在了门槛上,后脑勺血流了一地。

    农村的这种土房都是有门槛的,潘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。

    大叔手上带着手套,查看着潘辰的头部。

    “谁最后跟潘辰在一起。”大叔脸色非常凌厉。

    众人你看我,我看你,摇头,一个男生小声说道:“他说他要回房间拿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过了,不要落单,脑子里是屎吗?”大叔脱掉手套,手按在腰间。

    众人战战兢兢的。

    宁舒紧紧皱着眉头,潘辰是嫌疑最大的人,提议来这个地方是他,毛笔是他的,现在潘辰死了。

    最大嫌疑的人死了。

    现在看谁谁都是凶手。

    社长樊俊阳扶着墙,额头上都是冷汗,神色有压抑不住的慌张,却有强制镇定地说道:“以后谁要去哪里都打招呼,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颤抖着。

    “有鬼,有鬼,我不要呆在这个鬼地方。”一个女生崩溃地喊道,一边喊一边跌跌撞撞冲下了楼。

    “林夏,不要乱跑。”樊俊阳朝那个女生喊道。

    可是林夏捂着头,根本不理睬樊俊阳,一下就跑不见。

    宁舒和几个任务者赶紧去追,等到出了院子,看到林夏深一脚浅一脚在暴风雪中跑。

    “快点,不然会迷路的。”795皱着眉头说道,“这个任务我们已经落下风了。”

    “连续死了三个人,现在连凶手一点线索都没有。”795骂骂咧咧,“妈的,我可不想轮回一遍一遍死亡。”

    “不见了。”宁舒很是无奈地说道,林夏的身影不见了,就只有雪花被寒风吹着打着旋,连脚印都雪花覆盖了。

    795耸了耸肩膀,转身往回走,“回去,她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不是饿死就是冻死。

    宁舒也转身,看着白茫茫的一片,“记得出来的方向吗?”

    众人:……

    795走在前面,手指翻飞着,似乎有一条无形的丝线缠绕到他的手中,“跟着我走。”

    宁舒眯着眼睛,也没有看到他的手中有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估计是什么宝物。

    几个人深一脚浅一脚跟在795的身后。

    宁舒摸了摸肚子,早上就一个硬梆梆的黑面馒头根本不顶饿,这会又饿了。

    宁舒拿出了几颗辟谷丹,问道:“你们要吃吗?”

    “给我两颗,我特么饿死了。”795伸出手,“这上面没有你的口痰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恶心,我都吃不下了。”梅子卿拿了一颗扔进嘴里。

    宁舒给了795两颗,又给了张嘉森和另一个任务者一颗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张嘉森跟宁舒道谢。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每次看到张嘉森一副人模狗样的,宁舒后背汗毛就竖竖的。

    吃了辟谷丹,身体一下暖和多了,肚子也不饿了。

    “卢珊珊没来?”宁舒环视了一圈。

    795满脸鄙夷,“她不会做这样幸苦的事情,只需要用身体征服男人,让男人做事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宁舒:……

    看来这两人的恩怨不小呢,让一个大男人这么记恨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“一个连世界都不知道怎么构筑的人,也配是超级任务者。”795语气非常轻蔑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