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42.第842章 谁是凶手4

    屋外传来一阵惊恐得尖叫,屋里几人赶紧出去了,这次死人的地方在后院一个简易的厕所里。

    农村乡下这种地方,都是在后院随便弄个厕所。

    一个女生脸色苍白惊恐无比,哇哇哇大吐。

    宁舒走过去,往粪坑里看了一眼,就看到粪坑里浮着一具尸体,仰面朝上,脸上和头上都沾满了秽物。

    她的神色扭曲,嘴巴微张着,嘴里还有污水。

    宁舒只觉得胃里翻江倒海地想吐。

    死在茅坑里。

    大叔说宁舒说了一句,“待会把情况告诉我。”转身就走了,卢珊珊也捂着嘴走了。

    其他赶过来的社员,看到都吐了一起了,一个人带动一堆人吐了起来。

    早上起来就死了人,早饭都没有吃一口,这会又死了,还是这种死法,吐得胃里一点东西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社长樊俊阳忍不住双手抓头,眼睛赤红。

    樊俊阳现在压力巨大,这些人都是他带来的,现在已经死了两个人了,接下来还有人死亡,是开始还是结束?

    连续死两个人让所有人心里非常不安和恐惧。

    一股浮躁紧绷的情绪在每个人心里翻涌,再来一点动静就会失控。

    宁舒用纸堵住了鼻孔,用树枝拨了拨尸体,用树枝丈量了一下茅厕的深度,并没有多高。

    如果掉下去,完全能够站起来,不会窒息而死。

    是有人按着她的身体,将她溺死在茅坑里,还是先将她杀死了,再扔进茅坑?

    这个样子根本就没有办法尸检,普通人都受不了,更何况洁癖严重的大叔。

    梅子卿皱着眉头,“没有灵魂。”

    没有灵魂要么就是人没死,这都死绝了,那么就是灵魂消散了,这么快就消散了?

    张嘉森蹲在宁舒的旁边,盯着茅坑里的尸体,说道:“我始终觉得这不是纯粹的人为行动。”

    非自然力量。

    宁舒拨着尸体,这个人的身上有什么线索。

    “我们把他拖上来。”宁舒说道。

    梅子卿一脸嫌弃,“不要吧。”

    宁舒将尸体拨到面前,狠狠心拽住了尸体衣服,顿时感觉手上粘粘糊糊的,宁舒简直恶心得不行。

    一使劲将尸体拉上来。

    顿时一股股恶臭的粪水沁入雪里。

    张嘉森和梅子卿立刻远离宁舒,宁舒在雪上搓了搓自己的手,拿起树枝拨着尸体的衣服。

    死者的胸膛和手臂上都有被什么东西要咬过,深深的抓痕,面目全非。

    胸膛心脏的地方破了个一个大洞,里面的心脏已经不见了。

    宁舒:!!!!!

    梅子卿连忙靠近,“心脏不见了?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动物撕咬抓的?”宁舒看着这些咬痕和抓痕?

    “狗,大型犬。”张嘉森猜测道。

    宁舒皱着眉头,被咬成这样,在心口挖个大洞,再把心脏给挖出来,这是大多的痛苦,但是他们一点动静都没有听到。

    而且这对祖孙也没有养狗,凶手哪里来的作案时间?

    宁舒都忍不住冒蚊香眼,太晕了。

    宁舒用雪把尸体掩埋起来,太恶心了,不想再开第二眼。

    堂屋里站满了人,宁舒一走进去就带着一股粪水的味道,大叔指着宁舒:“就站在门口。”

    宁舒:……

    “我有事情要说。”宁舒说道,说实话,他这洁癖真的很让人讨厌。

    “她的身上有抓痕和咬伤,可能是动物咬死的。”宁舒说道。

    “致命伤在什么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心脏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肉食残暴动物都是攻击脆弱要害的地方。”大叔修长的手指指了指自己的脖子,“这才是最要害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心脏还有胸腔保护,这个地方不能让人一招毙命。”

    宁舒眼睛转了转,也就是说可能死者不会真的被动物咬死,伤口是人为制造出来的。

    如果带着爪子在死者的身上划出伤痕?

    “导师,我们该怎么办。”社长樊俊阳朝大叔问道。“我们离开这里吧。”

    大叔淡漠地说道:“你说怎么走,你家有飞机?”

    雪越来越大,而且一直不停歇,这样根本就没有办法开车。

    樊俊阳的脸色灰败,高大英挺的他一下变得弓腰驼背的很颓废。

    不少女生都哭了起来,甚至有人出声指着樊俊阳,“你干嘛把我们带到这种鬼地方来,你就是想杀了我们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话一出,女孩们哭得更伤心了,男孩子们虽然没有哭,但是却六神无主,神色恐惧,脸色煞白煞白的。

    胆小吓得浑身都颤抖了起来。

    樊俊阳神色更加难看了,忍不住说道:“这个地方是潘辰推荐我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大家看向潘辰,“我是从网上看的消息,说这里的风景不错,尤其是冬天的雪景。”

    “你肯定是凶手,毛笔上有你的名字,地方也是你找的。”一个女生指着潘辰。

    潘辰是一个清秀文弱的男生,被人这么指责,被这么多人看着,白皙的皮肤涨红,慌忙摆手,声音仓皇焦急,“我没有杀人,我真的没有杀人。”

    堂屋里弥漫着一股让人窒息恐慌气氛,没人知道还会不会死人,是自己身边的人死了,还是自己?

    “咕噜……”宁舒的肚子叫唤了一声,从早上起来一直没有吃饭,还一直干着体力活。

    不少人的肚子也跟着叫起来了。

    樊俊阳出了堂屋,到厨房去找尊祖孙弄早饭。

    没一会老婆子弄了黑面馒头,一些泡菜还玉米粉粥,每人一稀粥一个馒头,其他就没有了。

    乡下的伙食本来就不好,再加上是冬天,没有什么蔬菜。

    而且碗筷还不够,先要等到别人吃完了,然后再把碗洗了盛粥喝。

    宁舒因为到粪池里捞尸体,怎么洗都有股臭味,宁舒打算到厨房里去弄草木灰搓手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应该洗澡的,但是这冰天寒地的,浴室透风,简直要冻死人。

    宁舒走进厨房,看到瞎子女孩子正坐在灶台前,她的眼神发直,一丁点大的瞳孔看起来格外诡异。

    她的手摸着身旁的柴火,然后往灶孔里塞。

    宁舒抿了抿嘴唇,走过去说道,“我弄点灰洗洗手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。”小兰愣了一下说道,“旁边一个灶孔里有灰。”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