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01.第801章 hello,舅舅37

    宁舒给时思南穿好衣服,出了房间,看到客厅里席慕城的尸体被子裹着,偶尔还会抽搐一下。

    宁舒为了保险,再次查看了席慕城的情况。

    席慕城的一张脸扭曲着,嘴巴长大,有涎水流出来打湿了地板,他的脸色青白交加。

    宁舒伸出手探了探席慕城的鼻息,又摸了摸他的脖子动脉,没有呼吸,也没有心跳了。

    要让席慕城死亡的任务算是完成了,但是还可能面对席慕城手底下势力的反扑。

    会有人接受席慕城的势力,就是不知道会不会给席慕城报仇。

    宁舒朝老爷子问道:“现在该怎么办、”

    “马上风真是死得太难看了。”老爷子皱着眉头,“年纪轻轻的,居然马上风。”

    席慕城的身体被掏空了,马上风是情理之中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让火葬场的人过来,把尸体拖过去火化了,好歹现在他是时家的人。”老爷子说道,“办一场葬礼。”

    这葬礼是做给活人看的。

    宁舒嗯了一声,刚拿起电话,就听到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喊声,“舅舅……”

    这声音非常地尖锐以及悲痛,让宁舒差点把手中的电话给吓扔掉。

    连老爷子都忍不住捂了捂心口。

    之前昏迷的时思南醒了过来,咚咚咚从屋里跑出来,肥肉颤抖着扑到在席慕城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舅舅,我觉得不相信你死了,舅舅……”时思南哭得不能自已,在他的心中,舅舅是无所不能,死谁都不可能死舅舅。

    时思南到现在都还怀疑自己在做梦,一颗心好像是被人紧紧捏住了,无法呼吸。

    时思南心中万念俱灰,她无法想象没有了舅舅,她的人生会是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没有了舅舅,她活着还有什么意思!

    时思南抱着席慕城的尸体,嚎啕大哭,可怜地喊道:“舅舅,醒过来,舅舅,思南好怕。”

    时思南浑身发冷,恍恍惚惚的,好像是灵魂都离开了身体一样。

    宁舒给火葬场打了电话,没过一会,就有人过来了搬走席慕城的尸体。

    “不准动我的舅舅,他没有死,没死。”时思南紧紧抱着时席慕城的身体,硬是不撒手,“不要,不要伤害舅舅。”

    火葬场人员没有办法,看向坐在轮椅上的老爷子,问道:“到底要不要火化。”

    宁舒点头,“当然火化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,不要这样……”时思南哀求地看着宁舒,“不要伤害舅舅,舅舅他没死。”

    时思南是绝对不相信席慕城就这么死了,这么突兀地死了,还是在恩爱缠绵的时候。

    宁舒无视时思南哀求的眼神,招呼了几个保安将时思南拉开。

    时思南撕心裂肺地叫喊着,眼睁睁地看着席慕城的尸体被火葬场人员拖走了,挣扎着席慕城扑过去。

    时思南很重,加上这会有点癫狂,力气很大,四五个保安居然都有点拉不住时思南了。

    宁舒直接一手砍在时思南的脖子上,劈晕了时思南,时思南噗通一声倒在地上,紧紧闭着眼睛,脸上都是泪水。

    老爷子抹了一把脸,神色异常疲惫,朝宁舒说道:“葬礼的事情交给你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去休息吧。”现在也才凌晨,老爷子的身体本来就虚弱,这样一番折腾,面带土色,脸色非常难看。

    护工推着老爷子去休息了。

    保安到别墅周围去巡视了,客厅里就宁舒一个人和昏迷在地上的时思南。

    时思南体重太重了,宁舒都没有办法把时思南拖到床上去,拿了薄被盖在她的身上,然后就不管了。

    宁舒盘做在沙发上开始修炼,最近一段时间,让宁舒感觉非常疲惫,总有接连不断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具身体已经是到了中人了,这么一段时间的折腾,翻墙跳车,身体都有点吃不消了。

    被宁舒劈晕的时思南很快就醒了,也就两个钟头,宁舒本以为会睡到早上。

    这就是爱情的力量?!

    时思南呻.吟着醒过来,艰难举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脖颈,转头看到沙发上的宁舒,顿时愤恨地朝宁舒喊道:“妈妈,我恨你,恨你……”

    面对时思南蓬勃的怨气和恨意,宁舒面不改色,只觉得分外无语。

    如果是时丽娜和老爷子其中一个死了,时思南不会这么疯,自己亲人死完了,还有舅舅安慰她,各方位的安慰,各种姿势安慰,巴拉巴拉巴拉……

    时思南哭着要跑出别墅去找舅舅,被保安拦住了,时思南恨死这些可恶的保安了,挥舞着自己的手,在保安的脸上刮。

    保安脸上被时思南的指甲划出了一道一道的红痕。

    宁舒气沉丹田地喊道:“够了,闹什么,还嫌不够丢人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时思南,你现在要稍微有点羞耻之心,赶紧滚回屋里去。”宁舒冷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时思南停止了挥舞的手,转过头来看着宁舒,紧紧咬着嘴唇,嘴唇都咬破了,眼神中充斥着绝望和痛苦。

    “我恨你,我恨死你了。”时思南的嘴唇流着血,“我就是没有羞耻心,我就喜欢舅舅,我爱他,没有他我活不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他是不是我的舅舅。”时思南声音嘶哑,眼睛通红,“你根本就不动什么叫做.爱,你的心又冷又硬,爸爸才会离开你,你狠心绝情,才没有人爱。”

    时思南锤着自己的心口,让她手臂和胸前都荡漾出了一层一层的肉浪,“你知不知道这里有多难受,难受得要死去了一样。”

    宁舒抿了抿嘴唇,那去死好了。

    “妈妈,求求,让我去看看舅舅,求求你了。”时思南面色苍白,哭着哀求宁舒。

    宁舒表情淡漠,什么玩意,刚刚还在指责她狠心绝情,这会又求她。

    特么到底欠你什么了。

    宁舒朝保安说道:“拖回房间去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……”时思南震惊地看着宁舒,“你怎么可以这样。”

    时思南被几个保安往她的房间拖,时思南剧烈挣扎着,一边朝宁舒喊道:“妈妈,我恨你,我恨你,你永远不知道爱,你永远都是寂寞没人爱的可怜虫。”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