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99.第799章 hello,舅舅35

    放松之后,宁舒才感觉浑身都酸软无比。

    双手颤抖,方向盘上黏腻潮湿,宁舒翻开自己的手,手心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宁舒齿牙咧嘴开车到医院去了,不过没有再去之前的那家公司了,一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护士都能进入vip病房。

    到了医院,就有护士推着老爷子去了手术室。

    护士给宁舒处理手上的擦伤,用纱布缠了起来。

    宁舒瘫在手术室门口的椅子上,等着手术结束。

    宁舒等着等着,实在是困累得不行,眯着眼睛睡着了,还是护士把宁舒叫醒的。

    “我爸爸怎么样了?”宁舒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生命危险,现在转入了重症监护室。”护士说道。

    宁舒点了点头,找了一张病床睡觉。

    很累啊。

    宁舒醒过来之后,到病房去看老爷子,老爷子已经醒过来了,看到宁舒的时候,眼神格外地复杂。

    “爸爸,他们抓你干什么?”宁舒问道。

    老爷子虚弱地说道:“你可能都想不到,他们抓我干什么,是想让我写遗嘱,将所有的家产和公司都捐给一个慈善机构。”

    宁舒:……

    “那爸爸你写了吗?”

    老爷子微微动了动嘴角,“写了,我年纪大了,经不起折腾,写了能给我一个痛快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我之前也立过遗嘱了,法律公证过,他们要的这个遗嘱什么用也没有,我就没打算能活着回来。”

    宁舒:……

    “那你看到了席慕城吗,那个别墅是席慕城的,这件事一定是席慕城做的。”宁舒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,我并没有看到他,他从头到尾就没有出现。”老爷子说道。

    席慕城这么谨慎!

    宁舒打开平板电脑查了一下老爷子说的这个什么慈善机构,只是在网上查到了一个两个信息,都还不是有用的。

    估计又是新成立的,席慕城最喜欢玩这种。

    “不住在医院里,就回家,我看他能把我怎样。”老爷子说道,“十个保安不行,就二十个,三十个。”

    宁舒嗯了一声,给老爷子办了出院手续,聘请了比较好的医生跟着去别墅。

    宁舒到保安公司找了二十个保安来,守在别墅的周围。

    老爷子坐在轮椅上,进了客厅,看到客厅里空空荡荡的,一个人都没有,忍不住问道:“其他人呢?”

    “佣人不被允许进入客厅,除了上菜的时候。”宁舒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老爷子问道。

    宁舒微笑脸,“爸爸,你不会想知道原因的。”

    因为这别墅很多地方都是席慕城和时思南嬉戏的地方。

    老爷子回到自己的房间,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宁舒打开思南的房间,走进去,时思南还在睡觉,硕大的身体躺在床上,显得床都小了。

    估计是长胖了,睡觉的时候有鼾声了,嘴角流着涎水。

    时思南又胖了。

    宁舒推了推时思南,时思南没醒,翻了一个身,床发出了咯吱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起来了,起床了。”宁舒喊道。

    时思南睁开眼睛,看到宁舒的时候,艰难地坐了起来,朝宁舒喊道:“妈妈。”

    “你外公回来了,你去看看你外公吧。”宁舒朝时思南说道。

    时思南从床上起来,就到老爷子房间去,宁舒跟着进了房间,就听到老爷子震惊得变调的声音,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外公,我是思南啊。”时思南有些伤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老爷子半晌说不出话来,“你咋这样了?”

    “外公,你知道舅舅去什么地方了吗?”时思南挤着眼泪朝老爷子问道。

    老爷子的脸色一下就变得不好看了,淡漠地说道:“你外公我一直在医院里呆着,哪里知道你舅舅这个健康人去什么地方了?”

    时思南的表情显得很痛苦,一张脸拧在一起,别提多难看了,老爷子叹了一口气说道:“外公累了,你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外公,你真的不知道舅舅去哪里了吗?”时思南有些不甘地问道,为什么每个人都不知道舅舅去什么地方了。

    舅舅不告而别,难道不知道她会多么伤心害怕吗?

    “让外公休息。”宁舒说道,“过不了多久,你舅舅就会回来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时思南立即睁大了眼睛看着宁舒。

    宁舒点头,这种情况,席慕城可能会回来探探情况的。

    时思南脸色轻快了一些,眼神中带着期待。

    宁舒只是默默地看着,时思南的生命中,除了爱情,其他的什么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宁舒觉得永远都无法理解这种轰轰烈烈爱一场死而无憾的想法。

    平时都是正常人,一遇到爱情,就跟没有脑子了一样。

    派出所的人通知宁舒过去做笔录,说是抓到了两个犯罪嫌疑人,那么多人,只抓到两个?

    绑架老爷子的犯罪嫌疑人也招供了,就是想让老爷子写遗嘱把所有家产都捐给这个慈善机构。

    警方调查了这个慈善机构,是一地下团伙组织,刚成立慈善机构就瞄上了老爷子。

    用他们的话就是老爷子后继无人,只有女儿和孙女,捐出财产也不意外。

    这个慈善机构并不是席慕城的,而且那栋别墅也不是席慕城的了,席慕城转给了其他人了。

    也就是这件事,跟席慕城一点关系都没有,席慕城摘得干干净净的。

    尼玛,这事不是席慕城干的,她去吃.屎。

    绑架勒索是重罪,被逮到的人被判刑了,跑掉的会被通缉,反正就要过东躲西藏的日子。

    只是席慕城到底去哪里了,策划了这一系列的事情,自己却不现身。

    宁舒都怀疑接下来席慕城又在憋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宁舒在念叨着席慕城,席慕城就出现了,被保安拦在了别墅外面。

    时思南听到席慕城回来了,顿时踩着厚重的脚步,咚咚咚地跑下楼到门口去见时席慕城了。

    宁舒和老爷子坐在客厅等着席慕城。

    席慕城走进来的时候,他的神色分外震惊地看着时思南。

    尤其是听到时思南叫他舅舅的时候,睁大了眼睛含情脉脉地看着自己,席慕城更是咕噜一声咽了一口唾沫。

    就是离开了一段时间,怎么感觉世界都不一样。

    面前这个死胖子绝对不是纯净美好的时思南,身上一点时思南的影子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不是,不是,绝对不是……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