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94.第794章 hello,舅舅30

    散会之后,席慕城走到宁舒的面前,问道:“老爷子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我说过了,老爷子现在不适合人探望。”宁舒冷硬地说道,“你有这个时间,不如去调查一下hj公司的背影,看看这个公司到底是不是皮包公司,不要做出把钱往外撒的合作案。”

    席慕城表情冷漠,“目光短浅,女人就是头发长见识短,有些合作案现在看不到收益,但是对公司的未来有丰厚难以想象的回报。”

    宁舒:……

    宁舒非常服气席慕城一本正经煞有其事的胡说八道。

    宁舒耸了耸肩膀,肆无忌惮地说道“我就不愿意投资,我就是目光短浅,就是不通过合作案,就是不给钱,你能把我咋的。”

    特么来咬我,跳起来咬我啊。

    席慕城眼里闪过厉芒,随即说道:“你说老爷子现在不适合人探望,那个佣人怎么在老爷子的病房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照顾老爷子。”宁舒和席慕城对视,“你什么时候在意这么一个小佣人?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在意,而是时思南想念这个佣人做的桂花酒酿丸子,让她回来给我的外甥女做。”

    “照顾老爷子要紧,思南一天不吃死不了。”

    席慕城听宁舒这么说,眸光犀利,嗤笑了一声说道:“时思南是你的女儿,你却一点都不关心她,我都怀疑她是不是你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我的女儿关你什么事?”

    席慕城的心头越发疑惑,越发感觉自己掉入了陷阱。

    席慕城还想说话,但是他的手机突然响起来了,席慕城冷冷扫了一眼宁舒,接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一听到电话里的内容,席慕城的脸色猛地变得阴森可怕了,转过头来看着宁舒,森冷地朝宁舒说道:“很好,很好。”

    他的能源公司又要被审查,这件事就是面前这个女人做的,他说要投资这家公司,立马就有人举报公司。

    这个公司本来就是席慕城临时建立的,目的就是从时家公司掏钱,就算是被端了,对席慕城来说,根本就没有损失。

    但是这一巴掌打在席慕城的脸上,让心高气傲的席慕城感觉尊严被践踏了。

    席慕城的眼神带着杀意,同时正了正神色,警惕审视地看着宁舒。

    宁舒歪着头,“你在说什么,我听不懂?”

    席慕城转身就出了会议室,直接到公司车库,狂踩油门回别墅。

    宁舒看席慕城带着磅礴的怒气走了,一脸微笑。

    话说她已经有段时间没有见到自己的女儿,得回去看看闺女咋样了?

    宁舒开车回到时家别墅,席慕城的车停在别墅前,宁舒走进客厅,就看到都席慕城压在时思南的身上,一手掐着时思南的脖子。

    席慕城的眼神阴骘,阴狠地说道:“你和你家人到底有什么阴谋?”

    时思南被席慕城掐得喘不过气来,眼泪顺着眼角流了下来,她根本就不知道舅舅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舅舅一回来,就阴狠地掐着她的脖子,看着舅舅脸上的怀疑和猜忌,时思南的心就像是撕裂了一样疼。

    前段时间的美好时光就跟梦一场。

    席慕城看时思南懵懂无辜的样子,心里发疼,但是又想到她靠着这个样子,吸引了他的注意力,就算是他现在生气地想要掐死她,身体里却躁动着,想要让这个女人在自己的身体下残喘,撕裂她,占有她。

    简直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。

    席慕城现在小腹紧绷,掐着时思南的手忍不住放松,时思南顿时呼气,剧烈地咳嗽着。

    看到时思南呼吸了空气,席慕城又掐住了她脖子,让时思南一张脸涨得通红。

    时思南的眼神茫然而无辜,伤心欲绝地看着席慕城,根本不做抵抗。

    宁舒:……

    精神病。

    宁舒走过去推开了时思南身上的席慕城,时思南大口地呼吸着。

    时思南看到宁舒,立马抱住了宁舒,委屈地哭出了声,“妈妈……”

    宁舒推开了时思南,打量着时思南,心里忍不住有点想笑,现在的时思南一下变得丰满了好多,胳膊胖了,大腿粗了。

    现在她的身上穿着都宽松的睡衣,露出了小腿,小腿肚子也粗了,就显得腿短了。

    现在的时思南是以前的两个粗,脸微微发肿,脸上也有油光了,不是以前那个微微一笑甜美动人的小姑娘了。

    一白遮三丑,一高遮五丑,一富遮百丑,一胖毁所有。

    时思南只会越来越胖。

    宁舒没有看时思南,转头看向席慕城,“为什么对思南动手,是不是想打架啊?”

    时思南立刻挡在宁舒的面前,梗着脖子嘶哑朝宁舒说道:“妈妈,不要打架,有什么事情好好说。”

    宁舒瞪着时思南匪,夷所思地眨了眨眼睛,时思南的脖子还有红色的掐痕,一张脸充血都还没有消下去,这就忘记了席慕城刚才凶狠掐着她脖子。

    只有七秒钟的记忆吗?

    宁舒都想跪着写个服字。

    席慕城对她再凶,她就条件反射地忘记。

    这,这,这……

    宁舒都不知道该说啥了,千言万语都表达不了宁舒现在复杂的心情。

    在时思南圣母光辉照耀下,宁舒都感觉有些自惭形秽了。

    “妈妈,有什么事情好好说,我不想你们打架。”时思南又说道,眼神楚楚可怜的,但是配上有些变大的脸,宁舒有点不忍直视了。

    一副‘我没事,我忍得住,只要大家安好,我受点委屈没事的’。

    席慕城眼神复杂地看着时思南,真是一个傻丫头。

    时家人都是阴狠狡诈之辈,但是这个丫头却纯净傻得让人心疼。

    席慕城的脸色变幻不定,一会充满杀气,一会又纠结犹豫。

    席慕城是真的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,席慕城想过杀了她,但是心中微微扯痛,况且这个女人对他的吸引力很大。

    他现在下面就涨得难受,心里疯狂地想要把这个女人压在身下,看到她,他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席慕城强迫自己不去看时思南,哪怕是闻到时思南身上的味道他也会受不了,他感觉自己的嗅觉前所未有的敏锐,就好像雄性动物闻到了雌性动物身上的味道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