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88.第788章 hello,舅舅24

    在等待手术结束之间,宁舒去见了醉酒的司机,这个司机被警察扣押着,手腕上烤着手铐。

    司机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,即便是撞人了,他的脸上没有多少不安,到有种接受了自己的命运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上一次要了时思南的命,现在又撞了老爷子,在手术台上生死未卜,这次还要加个司机,老爷子的司机。

    宁舒的心中充满了杀意。

    绝对不会轻饶了这个男人,想要靠这种方法获得不义之财,就让你一分钱都得不到,而且下半辈都在班房里度过。

    宁舒朝警察说道:“麻烦你们去查查这个人的账户,看看有没有大笔的钱汇入她的账户。”

    司机听宁舒这么说,脸上闪过一丝惊慌,连忙低下头了。

    “好好审审他。”宁舒说道,“到时候我会请律师起诉他。”

    宁舒是不会放过这个男人,收钱害人,就要想失败了有什么后果。

    见了司机,宁舒又接着到手术室门口守着。

    手术灯灭了,宁舒连忙站了起来,急声问道:“医生,我爸爸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过来的两个人,一个抢救无效死亡了,一个现在要转到重症监护室。”医生说道。

    宁舒抿了抿嘴唇,老爷子的司机死了,因为迎面和卡车撞上,车头都变形了,老爷子坐在后面受到的伤害没有司机大。

    剧情里的时丽娜是自己开车,直接被撞死了。

    宁舒揉了揉额头,站在无菌病房外,透过玻璃看到老爷子躺在病床上,他身上插满了管子。

    宁舒紧紧抿了抿嘴唇,去见了司机的家属,司机的家属正抱着司机的尸体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这个司机跟在老爷子身边不少年头了,宁舒补偿了一些钱,司机的儿子还在读大学,宁舒资助他到大学毕业。

    这些补偿已经很优渥了,司机的家属也不好再闹了,哭哭啼啼带着司机的尸体走了。

    之后又到派出所录了口供,警察正在审问着那个司机,那个司机承认自己喝了酒,才出了这场交通事故。

    之前宁舒提醒了警察,警察查了这个司机的账户,发现前不久,他的账户上多了五十万元。

    而且司机还说不出这笔钱是怎么来的。

    宁舒直接说司机是收钱杀人,故意致人死亡。

    “反正我有的是时间跟你耗,慢慢来。”宁舒淡淡地说道,就算是自首也要判个无期徒刑,就算是坐牢,也不会让这个人好过。

    宁舒就没有想过能把席慕城牵扯进来,就凭这个还扳不倒席慕城。

    从派出所出来,天已经黑了,宁舒又忙不迭回别墅给老爷子拿贴身换洗的衣服。

    回到别墅,席慕城和时思南正在吃晚餐,时思南像是被滋润的娇花一样,鲜艳欲滴。

    脖子后面的头发还有些湿,说明才刚刚洗澡不久。

    还真是能玩,玩到现在。

    席慕城的脸色有些潮红,眼睛也些赤红,似乎很渴,一直不停地喝水。

    时思南看到宁舒,有些不安地喊道:“妈妈。”

    时思南害怕自己妈妈和舅舅又打起来,再加上和舅舅发生了那样的事情,时思南怕被妈妈发现。

    当时只有飘飘欲仙的感觉,痛快又舒服,食不餍足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时思南感觉很羞愧,而且下面还有些疼,估计是做的时间太长了。

    宁舒嗯了一声,说道:“你外公出车祸,现在医院。”

    时思南表情有些震惊,连忙问道:“外公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宁舒扫了一眼喝水的席慕城,淡淡地说道:“你外公现在还没有醒过来,司机死了。”

    席慕城微微勾了勾嘴唇,偏过头来朝宁舒说道:“今天时家真是不宜出行,怎么老出车祸。”

    宁舒紧紧抿着嘴唇,看向时思南,说道:“你跟我一起去照顾外公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时思南点头。

    “嗯哼,咳咳……”席慕城咳嗽了一声,淡淡地说道:“思南还是一个伤员,怎么去照顾另一个伤员。”

    “去医院更好,可以照看外公,还能让医生更加细致医治你鼻子上的伤。”宁舒说道,“再说公司还需要我要照料,你去照顾照顾外公。”

    时思南还没有说话,席慕城又说道:“我说姐姐,你的爸爸现在躺在医院里,你的心里还只有公司,让受伤的女儿去照顾病人,你的心可真冷。”

    宁舒:……

    好生气哦,但还是要保持微笑。

    妈蛋,她的心冷?!!!

    现在老爷子出事了,她还得去稳住董事会一帮股东,要支撑着公司,让时思南照顾一下自己的外公,她的心就冷了,exerciseme?????

    床单都能滚,怎么就不能照顾人了。

    宁舒看着时思南,问道:“你去不去医院?”

    时思南感觉两道灼热的目光看着自己,自己又夹在了妈妈和舅舅之间,难以抉择。

    时思南看着面无表情的宁舒,又看看席慕城,感觉一颗心在油锅里煎熬。

    “你可要想好哦……”席慕城拖长了声音,朝时思南挑了挑英挺的眉毛,手指放在嘴唇上摩擦着,眼神中含着威胁,端的是邪魅异常。

    宁舒:……

    贱.人使用美人计。

    时思南深深吸了一口气,低着头小声朝宁舒说道:“妈妈,我的脸疼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时思南心中不安,都不敢看宁舒,又接着说道:“我明天就去看外公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去。”席慕城手撑着下巴说道,神色充满了挑衅和得意。

    宁舒:好生气,好生气……

    养这样的闺女有什么用,还不如生块叉烧,饿了吃了还顶饿。

    宁舒转身上楼去老爷子的房间,去找贴身换洗的衣服。

    宁舒提着包下楼了,朝时思南说道:“今天晚上我在医院守夜,不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席慕城的嘴角勾了勾,眼神亮了亮。

    宁舒出了别墅就朝医院去了,祝你们玩得高兴。

    再一次见识到时思南的白目,为了男人能这样,偏偏还是一副美好单纯不做作的样子。

    时丽娜在时思南的心中应该是这样的形象,心中只有工作,因为工作,爸爸和她离婚了,只知道给钱,伦家不要钱,人家要的关爱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