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87.第787章 hello,23

    时思南的眼神不断地瞄向席慕城,眼神中带着担忧。

    在这个屋子里,席慕城对她的吸引力比其他人都大,一看到席慕城就感觉心悸不已,浑身都不得劲,脑子里都是担心席翊,怕他被妈妈伤害了。

    时思南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,哪怕现在气氛这么凝滞,老妈和他打起来了,时思南心中想的居然是和男人在一起的时光。

    脑子里是美妙的时光。

    时思南感觉身体有些难受和异样,这让时思南感觉非常不知所措,难道她真的爱上了?

    老爷子的表情非常威严,冷冷地说道: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你说,一回来就砸桌子打人?”老爷子看着宁舒。

    宁舒说道:“心头不爽,发泄发泄。”

    “你当你还是小年轻呢,已经四十岁的人了,也不稳重。”老爷子没好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老爷子看着席慕城,“你是男人,跟女人动手,没有一点男子汉气概,身为男人,欺负弱小这种事情很降格调,男人的强大不是表现在打女人身上。”

    席慕城只是嗤笑了一声,时家人对于他来说,就没有男女之分,没有老弱病残之分,都是仇人。

    “今天这件事,不准再闹了,平白让别人看笑话。”老爷子扫了一眼宁舒和席慕城。

    宁舒不甘不愿说了一声是。

    这时,修车公司的人过来拖车了,走进来看到一片狼藉的大厅,问道:“这里是不是要拖车。”

    “拖车?”时思南看着宁舒。

    宁舒盯着席慕城,淡淡地说道:“我得把车子都检查一遍,这次逃过了,下一次就不一定。”

    席慕城冷冷嗤笑了一声,表情非常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宁舒扫了一眼直勾勾盯着席慕城的时思南,心里冷笑了一声,去车库开车了。

    席慕城拿起来自己的外套进了自己的房间,客厅里就剩老爷子和时思南了。

    “外公?”时思南朝老爷子喊道:“现在怎么办,妈妈和舅舅她们现在关系紧张成这样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深深地看着时思南,说道:“你妈和你舅舅相互看不顺眼,就只能减少他们的冲突,我看你平时跟你舅舅关系挺好的,多劝劝,你妈妈那里,我去说说她。”

    时思南听到老爷子这么说,不知道为什么,心跳居然跳得很快,有些结结巴巴地说道:“我知道了外公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说道:“我要去你周爷爷家里,拉着你舅舅一点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外公。”时思南说道。

    等到老爷子走了,时思南才身边的护工说道:“我没事,你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护工嗯了一声就走了。

    时思南朝席慕城的房间走去,走到门口,有些紧张,咕噜一声咽了一口唾沫。

    时思南感觉自己有点像羊入虎口。

    但是身体里却不由自主的,想要见到席慕城,这种感觉非常强烈,让时思南感觉很害怕,犹如面对野兽一般。

    时思南这么想着,身体紧张地都颤抖了,敲响了席慕城的门。

    席慕城打开门时思南视线被烫了一样,连忙移开了,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放。

    感觉对方的眼神在她的身上巡视着,被他看过的地方,皮肤都泛出了滚烫的温度。

    时思南有些后悔敲门了,连忙转身打算走了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席慕城拉住了时思南的胳膊,将她拉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时思南走席慕城的房间,心里很是紧张,这还是她第一次到舅舅的房间,感觉整个房间都充满了他身上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这个。”时思南非常慌张,“外公说你不要跟妈妈一般见识。”

    席慕城躺在床上,就这么直勾勾看着时思南,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时思南看着随意慵懒的的席慕城,吞了一口唾沫。

    “过来。”席慕城又说了一次,他的声音有些嘶哑,狠狠折磨这个女人才能以消心头之恨,不是有句话母债子偿吗?

    时思南乖乖过去了,被席慕城拉倒在床上,席慕城翻身压住了时思南。

    席慕城一点没有客气褪了时思南的衣服,忍得汗水都下来,凑到时思南的耳边蛊惑地说道:“别怕别怕。“

    时思南现在的身体瘫软成了一滩,根本就没有力气推开席慕城,心里非常恐惧,知道这是不对的。

    席慕城一探时思南的下面,邪笑着勾了勾嘴角:“原来你也是想的呀。”

    时思南不安地动了动身体,听着席慕城的话,紧紧咬着嘴唇。

    席慕城早就不想忍了,直接进入主题,两人都发出了满足的喟叹。

    席慕城只觉得这样就能惩罚这一家子的仇人,让这些疼爱的时思南受到伤害。

    时思南紧紧咬着嘴唇,不让自己发出声音。

    宁舒让修车公司把车库里除了席慕城的车,全都拖走检查一下,看看是不是有什么危险的故障。

    等到所有车子都拖走了,宁舒回到客厅,客厅里有两个佣人在收拾,时思南和席慕城没有在客厅了。

    宁舒到时思南的房间,打开门一看,屋里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宁舒又到席慕城房间外,听到里面有些声音。

    宁舒笑了一声,时思南鼻子上的伤口都还没有好,这么着急就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只会越滚越想滚。

    宁舒面无表情走开了。

    宁舒打算去公司了,就接到医院来的电话,说是老爷子出了车祸,现在正在医院抢救。

    妈的,宁舒心里狠狠骂了一句,赶往医院,也不管两个滚在一起的人。

    赶到医院,手术室的灯还亮着,宁舒朝警察问道: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是不是老爷子的车也被席慕城动了手脚。

    席慕城这个贱.人。

    警察说道:“是与一辆卡车撞上了,驾驶员喝酒了,醉驾,现在已经被逮捕了。”

    宁舒紧紧皱着眉头,醉酒的司机,剧情里不是把时丽娜撞死的人么?

    宁舒有些担心老爷子。

    宁舒坐在椅子上,看着手术门。

    老爷子说要用时思南做拴住是席慕城的绳子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老爷子躺在手术台上,时思南躺在席慕城的床上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