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85.第785章 hello,舅舅21

    时思南和席慕城一人一口把鸡汤喝了,也许是彼此的气氛太过暧昧旖旎,两人喝完汤,身上都热烘烘的。

    席慕城的眼神深邃地看着时思南,时思南不敢接触席慕城的眼神,舅舅眼神在她的身上扫过,带起一串串的火苗,让时思南感觉浑身滚烫,血液都在沸腾。

    席慕城伸出手按在时思南的手上,拇指慢慢摩擦着时思南的皮肤,举止暧昧无比。

    “舅舅……”时思南有些不安地叫道,尤其是看到舅舅的眼睛有些发红,心中有些害怕。

    席慕城眯了眯眼睛,感觉身体里冒出来的滚滚热烫里的力量,让他非常想要把面前这个女人压在自己的身下,狠狠蹂躏。

    面前这个女人对他充满了吸引力,无与伦比的吸引力。

    席慕城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,眼睛里都是时思南,她这样风情万种地躺在床上,头发海藻一样铺散在床上,脸上的伤好像也好了,正冲着自己微笑。

    席慕城感觉腹部滚滚热浪要爆发出来了。

    席慕城忍不住伸出手抚上时思南的脸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疼,舅舅,我疼。”时思南被席慕城的手弄得鼻子疼,被重创了一样,疼得眼泪都下来。

    席慕城恍惚了一下,看到时思南的脸上缠着纱布,连忙收回了手,“你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“舅舅,你弄得我脸疼。”时思南忍不住说道,同时身体热得不行,就算是被席慕城碰到了鼻子,鼻子虽然疼,但是身体却在渴望舅舅的触碰。

    席慕城感觉有些不对劲,跟时思南说了一句,“好好休息。”然后转身就出了时思南的卧房。

    时思南看到席慕城的背影,心里怅然若失,身体发燥地看着席慕城的宽阔的肩膀,想到之前在酒店发生的事情,时思南的身体有些骚.动。

    “天啦,你在想什么,他可是你的舅舅。”时思南忍不住摇头,只是身体发软燥热得很。

    席慕城回到自己的房间,先是喝了一大杯水,但还是口干舌燥的,脑子里的都是时思南的身体。

    没有办法的席慕城去浴室洗澡的时候,一遍用冷水冲着自己的身体,自己丰衣足食,弄了一次又一次,而且越来越亢奋,最后弄得腿都在发抖了,席慕城才停止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磨人的妖精。”席慕城脑海里都是时思南。

    简直食髓知味,让席慕城有些保持不住,可惜的是时思南受伤了,不然现在席慕城就想冲到时思南的房间。

    席慕城躺在床上,感觉腰有点酸,只当是撸多了。

    这边宁舒取下来耳机,得知席慕城把鸡汤喝了,宁舒嘴角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你们一定要幸福哦,fighting!!

    宁舒给这两人喝的可是能一夜御三十女的春.药哦,用两人的头发作法,就将这两人绑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两人只要一见面,只要一看到对方,就各种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无论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什么场合,都蠢蠢欲动,下一秒就恨不得黏在一起缠绵。

    而且只对对方有吸引力,对其他的人没有什么兴趣。

    宁舒微笑脸,为了防止女婿出轨,只对自己闺女有兴趣,她真是操碎了心。

    哦,现在的时思南还受伤了,不知道会不会带伤上阵。

    宁舒电脑关了,开始修炼了。

    席慕城吃了这么大个亏,肯定会报复的。

    修炼了一夜,宁舒感觉很舒爽,下楼之后,看到老爷子正在跟席慕城说话。

    老爷子不知道说了什么,让席慕城的表情和眼神带着讽刺。

    宁舒:→_→

    老实说,宁舒都怀疑席慕城是老爷子的儿子,不然老爷子为什么对席慕城这么好。

    甚至要把孙女许配给席慕城。

    都说席慕城这样的人,根本就不能收为己用。

    宁舒下楼朝老爷子喊道:“爸爸,你们再说什么?”

    老爷子看到宁舒,笑着说道:“就是说一些男人之间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宁舒眼神怀疑地看着老爷子和席慕城。

    老爷子瞧见宁舒的眼神,说道:“就是问问慕城有没有喜欢的姑娘,再有两年都三十了,该成家了。”

    席慕城冷漠着一张脸,他的终身大事还轮不到时家的人来做主。

    宁舒:→_→

    老爷子这是在试探席慕城吗,席慕城会说喜欢时思南才有鬼呢。

    吃早饭的时候,宁舒在观察着席慕城,席慕城的两腮有点红,显然是相投散入体的情况,这些药会慢慢渗入肌理,挖空人的身体。

    席慕城对上宁舒打量的眼神,淡淡地说道:“姐姐看着我干什么,还是喜欢弟弟这张脸?”

    宁舒微笑脸,打了一个佛号,“阿弥陀佛,凡所有相,皆是虚妄,红颜枯骨而已。”

    席慕城呵地冷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吃过了早饭,宁舒就开车去上班了。

    只是过红绿灯的时候,车子的刹车居然刹不住了,宁舒心中顿时骂道,席慕城这个贱.人。

    而且现在真是上班高峰期,密密麻麻都是过人行道的人,她这一下撞过去,少说也得撞五六个人,而且车子还根本就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这要是出事了,她吃不了兜着走。

    她让席慕城的车子出了问题,席慕城转身就报复了,宁舒怀疑她所有的车子都被做了手脚。

    宁舒握着方向盘的手心都是冷汗,将档位拉到最低,左右看了看,不能撞到行人,就只能撞马上中间的花坛栏杆。

    宁舒猛地转动方向盘,论坛和地面摩擦出了尖锐刺耳的声音,车子猛地撞在栏杆上,彭的一声巨响,宁舒的头一下撞在方向盘上,顿时感觉头晕眼花,有温热的血液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因为宁舒突然改道,后面的车子突然停了下来,造成了好几辆车追尾了。

    交警连忙将宁舒的车子用路障围了了起来。

    宁舒擦了一把流出来的血,打开门车门走下去,朝警察说道:“这起事故是我的责任,因为我的车刹车坏了。”

    宁舒的车子被拖车拖走了,宁舒到派出所做了口供,后面几辆追尾的车,宁舒也做了赔偿。

    反正就是将这件事压到了最小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