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84.第784章 hello,舅舅20

    宁舒不知道在这个位面能不能使用茅山术,不知道画符能不能成功。

    每个位面的法则不一样,就好比这个位面,一个鬼没见着,上个位面处处见鬼。

    一点灵光即是符,宁舒手握朱砂笔,在黄纸上画符。

    第一次画宁舒失败了,连续画了好几张都失败了。

    难道这个位面不能画符,还是说茅山术不兴盛,连点宗门气运都没有?

    宁舒放下了朱砂笔,连画了几张都没有成功,要想其他办法。

    宁舒想了想,布置了聚灵阵,看看在灵气多点的环境中能不能画出符。

    聚灵阵成功之后,宁舒拿起笔,笔尖在黄纸上走动,终于在聚灵阵奔溃之前,画出了一张符纸。

    画完符纸的宁舒满身大汗,有种身体被掏空了的感觉。

    当道士的时候也没有这样幸苦,符纸扔着玩。

    位面压制严重。

    宁舒画完了符纸,休息了一会,拿出了之前准备的药粉,又将席慕城和时思南的头发拿了出来,卷在一起,用打火机点燃了头发。

    头发发出嗤嗤嗤的声音,散发出一股蛋白质烧焦的味道,宁舒将头发烧成的灰烬放入了药粉中。

    宁舒手中夹着符纸,嘴里念叨着咒语,符纸猛地串上了火苗,在符纸要烧尽了之后,宁舒将符纸扔在药粉里。

    做完这些,宁舒累得差点吐舌头,真心累。

    宁舒将药粉装起来了,这东西可是专门席慕城和时思南准备的。

    她怎么也算是席慕城的岳母吧,做岳母的送女婿一点好东西。

    祝你们幸幸福福,和和谐谐。

    时思南回家来养伤,同一天席慕城也回来了。

    因为会所的事情,席慕城的脸色很冷,身上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息。

    反正就是不爽,非常不爽。

    席慕城看到宁舒的时候眯了眯眼睛,他的眼睛深邃,不知道在思索什么,让他的眼神看起来让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就是算计人的眼神。

    席慕城和宁舒擦肩而过,低声冷笑了一声,声音小,却足够让宁舒听见,“别高兴得太早了。”

    席慕城上楼去时思南的房间,宁舒转身看着席慕城的背影。

    她就没有高兴,会所只是席慕城的冰山一角。

    老爷子啊,这样的人根本就不会和时家和平共处。

    宁舒跟着上楼了,路过是时思南的房间,看见席慕城坐在床边,正跟时思南说着话。

    虽然脸被绷带缠住了,但是时思南的眼神含情,又羞涩又高兴。。

    宁舒摇了摇头,回到卧房拿出了药粉,呵呵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席慕城跟时思南说了两句话又开车离开了别墅。

    等到席慕城走了,宁舒到厨房去,看到陶罐里炖着一只鸡,宁舒弄了药粉在陶罐里。

    用勺子搅拌了两下,给时思南盛了一碗鸡汤。

    宁舒端着鸡汤到了时思南的房间。

    因为鼻子受伤严重,时思南的眼睛周围都是乌紫的,肿了起来。

    时思南看着宁舒的,也没有叫宁舒。

    宁舒一点都不在意,朝时思南说道:“喝点鸡汤。”

    这鸡汤还蛮香的,还有几颗葱花飘在上面,不过就是有点药味。

    宁舒拿着勺子舀了鸡汤,说道:“你头受伤了,这里面加了点天麻,对你身体好。”

    时思南喝掉勺子里的鸡汤,宁舒又舀了一勺子,这么慢慢喂着,时思南倒是把一碗汤都喝完了。

    宁舒拿着碗,靠着时思南的书桌,不着痕迹地在书桌的下面隐蔽的地方,贴上了窃听器。

    贴好了,宁舒淡淡地说道:“最近不知道怎么的,家里人的气色都不好,你外公腰腿痛,年轻的时候跑生意太幸苦了,你舅舅最近气色也不好,估计是身体不舒服。“

    时思南听到宁舒说席慕城的身体不舒服,眼睛动了动,朝说道:“妈妈,这鸡汤还有吧。”

    宁舒点头,“还要喝吗?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不喝了,能不能把鸡汤留着,我晚上喝。”时思南说道,眼神中带着都温情的水波。

    宁舒嗯了一声,估计这鸡汤是想留给席慕城吧。

    你外公身体也不舒服!时思南直接忽略了。

    席慕城是半夜回来的,回来就直接朝时思南的房间去了。

    宁舒正在修炼绝世武功,听到了隔壁房间轻微的开门声。

    宁舒拿了剩下的药粉,飞快下楼了,进厨房将剩下的药粉洒进陶罐里。

    鸡汤一直温着,就看席慕城会不会喝。

    做完了,宁舒赶紧回屋,刚进屋,就听到隔壁的开门声,显然是席慕城出来了。

    宁舒不知道席慕城会不会喝鸡汤,但是如果时思南让她喝的话,超过八成会喝。

    席慕城这么幸苦,时思南怎么都要让席慕城喝点鸡汤补补身体。

    心里是那么担心舅舅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宁舒从门缝中看到席慕城端着碗进了时思南的房间。

    宁舒打开了电脑,把耳机塞耳朵里,想听听这两人说什么,席慕城有没有喝药。

    席慕城端着鸡汤进了房间,坐在床边,朝时思南说道:“来舅舅喂你。”

    时思南仔细打量着席慕城,看到他的眉头拧着,眉宇间确实带着一丝焦虑和疲惫。

    时思南的心中有些抽痛,弥漫出一股股酸涩和心疼的感觉。

    时思南朝席慕城说道:“舅舅我不喝,你喝了吧。”

    席慕城舀了一勺子鸡汤凑到时思南的嘴边,“舅舅不喝,思南喝了快点好,舅舅很想思南。”

    席慕城这话说得非常暧昧。

    时思南听到席慕城的声音,只觉得心脏怦怦乱跳,血液都冲到了鼻子,鼻子又要流血了。

    时思南摇头说道:“我已经喝过了,这是我留给你的,你喝。”

    席慕城勾嘴笑了笑,让他的脸显得异常英俊。

    “舅舅谢谢思南的心中这么想着舅舅。”席慕城的声音低沉性感,“你先喝一口,我就喝一口。”

    时思南无奈,只能先喝了一口,席慕城眼神深邃,见时思南喝了,才用时思南用过的勺子喝汤,用勺子喝着鸡汤的时候,眼神却一直放在时思南的身上。

    席慕城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。

    时思南的脸色都红了,不敢对上席慕城邪魅暧昧的眼神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