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81.第781章 hello,舅舅17

    宁舒环视着时思南的屋子,朝浴室走去,时思南立刻挡在宁舒的面前,摇着头说道:“妈妈,屋子里没有其他人,就我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见了一个男人的声音。”宁舒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时思南立刻摇头,“没人,是我再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手机已经被没收了好么?

    哪有手机打电话?

    “我就看看。”宁舒伸出手拨开时思南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哎哟。”时思南叫了一声,“妈妈,你的戒指勾到我的头发了。”

    时思南弯着腰朝宁舒喊道。

    宁舒说道:“别动,我取下来。”

    宁舒看着时思南一头如海藻的头发,拔了好好几根,时思南痛得嘶嘶吸气。

    宁舒把头发收起来了,把缠绕在戒指上的头发扯断了。

    时思南揉着头,朝宁舒问道:“妈妈,你找我有什么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来看看你。”宁舒转身到浴室,时思南立刻喊道:“妈妈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很大,倒像是在提醒浴室里的人。

    宁舒拉开了浴室的门,一个硕大的拳头朝着她的面门砸过来,宁舒想也没想就躲开了,还不着痕迹把时思南的送到了席慕城的拳头下。

    席慕城看到时思南,顿时想要收回拳头,偏身的时候,虽然减轻了力量,但是他的拳头还是擦到了时思南的鼻子。

    时思南顿时鼻血如注,直接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席慕城紧紧捏着眉头,神色很焦急,连忙蹲下来抱着时思南,时思南鼻血糊了一脸,紧闭双眼。

    席慕城眼神带着彻骨寒意看了宁舒一眼,抱起时思南准备出房间了。

    宁舒飞快跑到席慕城的身后,伸出手抓住了席慕城的头发,使劲一扯,扯下了不少席慕城的头发。

    席慕城闷哼了一声,因为他心神都放在了时思南的身上,手上又抱着时思南,对于宁舒的突然袭击,席慕城不设防,被偷袭了。

    席慕城看着宁舒,冷冷地说道:“虎毒还不食子呢,你居然这样对你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宁舒的动作虽然隐蔽,但是席慕城还是看出了,这个女人用自己的女儿做肉盾。

    席慕城厌恶地看着宁舒:“你和你妈妈是一样的婊.子,无情无义的婊.子。”

    “围绕在两个男人之间,将两个男人玩弄于掌之间的贱.人。”席慕城声音里带着杀意。

    席慕城说的这个女人就是导致时家兄弟反目成仇的时丽娜妈妈。

    宁舒冷冷地讽刺道:“你又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,这是时家的事情,关你什么事?”

    把自己当成什么了,仲裁者吗?

    时家欠你什么了?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席慕城低头看时思南鼻血像小溪一样,血流不止,也不跟宁舒说话了,抱着时思南飞快就走了。

    很快屋外就响起了引擎声。

    宁舒低头看到地上有血滴,还不少呢,席慕城的拳头力量真大。

    宁舒出了卧房,看到楼梯上都是血滴,朝佣人说道:“把小姐房里的血迹都擦赶紧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”

    宁舒正打算去医院看看时思南,接到了侦探事务所的电话,说是半个个小时之前,警察突袭了席慕城的会所。

    抓了不少人,尤其是还涉及到了不少的有钱人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之前,席慕城不是再跟时思南调情吗?

    现在的席慕城应该得到了消息吧,一边是自己下金蛋的会所,一边是自己的爱人。

    啧啧啧,好为难啊。

    宁舒让秘书查了时思南到哪医院了,等到秘书查了地址,宁舒才开车去医院。

    宁舒来到了时思南的病房。

    席慕城没有在病房,显然先去去处理突发危机了。

    席慕城没有陪着时思南等她醒过来呢。

    宁舒走到床边,看到时思南的头上缠满了纱布,鼻子的地方,纱布渐渐沁出了血。

    宁舒叫了医生过来给她换纱布,如果任由血这么流,流到了喉管,可能会窒息而死。

    宁舒朝医生问道:“我女儿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软组织挫伤严重。”医生说道,“鼻骨开裂了加脑震荡。”

    宁舒:……

    席慕城下手果然不是盖的,如果这一拳头砸在她的脸上,绝逼要出人命。

    “好好医治,钱是不是问题。”宁舒说道。

    宁舒在病房呆了一会就走了,去公司上班了,趁着席慕城忙会所的事情,宁舒弄走了席慕城在公司里的好几个项目。

    两个项目直接撤了,因为这两个项目合作对象都是席慕城的公司的,这些公司明面上法人代表不是席慕城,但公司的的确确是席慕城的。

    合作条约,简直是送钱给席慕城的公司。

    宁舒直接撤了,挪时家的钱,杀时家的人,虐时家的闺女,时家到底做错了什么,要被这样对待。

    席慕城的秘书看见宁舒这样,连忙说道:“总裁,这件事是不是应该跟顾副总裁请示一下。”

    宁舒一脸冷漠,“请示什么,我是总裁,我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宁舒看着席慕城的秘书,说道:“李秘书是吧,你利用工作之便,收受贿赂,现在你被公司开除了。”

    李秘书愣住了,随即说道:“我是副总裁的人,要走也是副总裁让我走,而且我并没有收受贿赂。“

    “这家公司都是时家的,我想开除一个秘书还需要这么麻烦,你不光收受了贿赂,还骚扰女员工,已经有人向公司举报你了。”

    李秘书一张脸铁青的,转身出了办公室,给席慕城打电话。

    席慕城正在忙会所的事情,会所里不少员工都被抓了,现在席慕城要疏通路子。

    哪里会管一个小秘书这样微不足道的人,那些合作案对于席慕城来说就是蝇头小利。

    会所才是下金蛋的母鸡。

    李秘书哪里不知道成为了两方人争斗的炮灰了,现在就想要争取自己的权益。

    李秘书说道:“总裁给我一年的工资,并且还要一半工资的红利。”

    宁舒听到李秘书说要给一年的工资,还要工资百分之五十的红利,也就是要一年半的工资。

    一个公司高层的秘书,工资绝对不低,被炒鱿鱼了,还能要一年半的的工资。

    给三个月工资已经是仁至义尽了。

    脸呢?怎么好意思开口的?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