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80.第780章 舅舅16

    时思南宁愿妈妈质问自己昨天晚上去哪里了,做了什么,为什么一夜未归。

    时思南在回来的路上搜肠刮肚找理由,怎么解释,但是对方却一句话不问。

    却让时思南心中更忐忑了。

    “妈妈,我真的能把不去那个学校吗?”时思南感觉太突然太轻松了,让时思南感觉不真实。

    天知道她对那个学校有多厌恶恐惧,有时候半夜渴了,宿舍里黑漆漆的,都不敢起来喝水。

    宿舍那么小,却好几个人住在一起,时思南感觉宿舍里总是弥漫这一股怪味。

    宁舒看着时思南,“你开心就好。”

    宁舒说完转身就出了别墅,开车去了侦探所。

    私家侦给了宁舒一段视频,这个视频有点模糊,画面抖动,显然是用手机暗拍的。

    画面里是一些客人在购买奇特的东西。

    宁舒从包里拿出电脑,用数据线连着手机,将视频复制到了电脑上。

    复制完了,宁舒朝私家侦探问道:“这视频是怎么来的?”

    “是会所里的服务生偷偷拍的,给了二十万万元。”私家侦探摊了摊手,“如果被人发现就没命了,如果不是服务生的家庭情况,是不会做这样冒险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宁舒淡淡地说道:“钱不是问题,这种交易是不是每天都有?”

    “会所会提供这个东西的,不过只提供给会员,新客人是不会提供的。”私家侦探说道。

    “服务生也能接触?”宁舒问道。

    私家侦探摇了摇头,“一般服务生是接触不到的,这种有专门的人派送。”

    宁舒将手机还给了私家侦探,又给了私家侦探报酬费用。

    出了侦探所,宁舒用卫生纸把U盘上面的指纹擦掉了,装在了袋子里,然后塞在盒子中,准备快递给派出所。

    之后宁舒又公用电话报警了,在电话里惊慌地喊道:“喂,我要报警,我是轩城会所的女员工,这家会所逼我就范,我不同意他们就要杀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拍到了他们买卖毒,证据已经寄到你们派出所了。”宁舒的声音颤抖着,显得很害怕。

    一听到毒,电话那头的警察顿时说道:“你在什么地方,不用害怕,我们过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,不要,他们会杀了我的。”宁舒把电话挂了。

    做完这些事情,宁舒到中药店去看看,准备买点药,就算不毒死,也不让席慕城和时思南好过。

    当然是不会直接用砒霜这玩意,现代手段能够检验出来,砒霜就是砷。

    宁舒在中药店里逛了一圈,都没有什么好东西。

    仙药还需仙草配,同样毒也是需要顶级的毒物配置,而且这些中药基本都是人工种植的,总归不如野生的。

    宁舒看着这些药材,心中思索着毒药配方,但是这些药的配置太低了,达不到毒方的效果。

    宁舒最后选择了一个比较猥琐的药方,相投散。

    宁舒买了青木香,麝香,硫磺之类的原材料。

    就让你知道什么叫.爱,什么叫真爱。

    宁舒将东西塞进包里了,拿到公司里去弄。

    这边,宁舒同意时思南不去军事化管理学校,席慕城就带着思南去学校那东西,把学籍重新迁回了原来的学校。

    时思南的班主任打电话询问宁舒。

    宁舒接到班主任的电话,翻了一个白眼,淡淡地说道:“随他们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接着将把药磨成粉。

    等到所有的材料都弄成粉了,现在就差一样东西了,时思南和席慕城的头发。

    这个药方带点术法的影子在里面。

    傍晚下班,宁舒回到别墅,见客厅里都没有人,准备到时思南的房间去找时思南的头发。

    宁舒手握住了门把转动,门反锁了,隐隐约约听到里面有人说话,宁舒贴在门上,还是听不见。

    宁舒干脆趴在地上,从下面的缝隙听。

    这下倒是听得清楚多了,只不过……

    “真的不可以,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这磨人的小妖精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玩火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动,再动我不保证会发生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挑起来的火,负责来灭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宁舒:(╯°Д°)╯︵┻━┻

    卧了个大槽,突然听到这么多原滋原味的总裁语录,宁舒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。

    里面是何等污力滔滔的场面?

    宁舒感觉自己的眼睛和耳朵被灌了十瓶辣椒酱,还是魔鬼变态辣的那种。

    宁舒拿脚踹门,屋里的时思南顿时惊慌地推开了席慕城。

    时思南紧张地问道:“谁呀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,把门打开。”宁舒喊道。

    时思南脸色一下就白了,小声朝席慕城说道:“快快,我妈来了,你能不能躲起来。”

    席慕城抿着嘴唇,站在不动,时思南手把席慕城往浴室里推。

    “拜托你躲起来,妈妈知道你在我的房间,你们又会吵架。”时思南急得脸都红了。

    席慕城低头看着时思南嫣红的嘴唇一张一合的,眸色深了深,说道:“你就这么怕我受伤吗?”

    面对对方这么直白的问题,时思南脸色发红地否定:“我是担心妈妈生气,才不是担心你受伤。”

    席慕城站立不动,任凭时思南怎么推都推不动。

    “我不躲,为什么躲?”席慕城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时思南急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,妈妈一直在外面敲门,席慕城又不肯躲起来。

    “算我求求你,我是担心你受伤,快躲起来,如果妈妈知道我们的关系,会打死我的。”时思南朝席慕城焦急地说道。

    席慕城冷冷地说道:“她不敢对你怎么样,我的人没人敢动,我护着你。”

    “是,有你护着我。”时思南把席慕城推进了浴室里,把浴室门拉上了,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,深深吸了一口气才打开门。

    时思南打开门,就看到宁舒冷漠着一张脸,让时思南的心里一颤,感觉妈妈已经变得她不认识了。

    对她没有以前的温情了。

    宁舒走进都房间,环视了一圈,看到枕头上有时思南的长发,宁舒捻起了头发。

    时思南有些诧异地看着宁舒:“妈妈,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事,还有个人呢?”宁舒问道:“我听见屋里有两个人说话。”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