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77.第777章 hello,舅舅13

    宁舒看着扶着墙,夹着腿的席慕城,心里冒出一阵阵杀气,干脆直接痛下杀手。

    席慕城疼得额头上冷汗滚滚,眼睛赤红地看着宁舒,气氛凝滞。

    时思南连忙从床上下来,挡在宁舒的面前,举起一个精致包装的盒子,

    “妈妈……”时思南朝宁舒说道:“舅舅是来给我送生日礼物的。”

    宁舒拨开了时思南,冷冷地说道:“生日礼物不能明天宴会的时候送?”

    “舅舅说给我一个特别的惊喜。”时思南连忙说道,“舅舅说了,现在有礼物,明天还有礼物。”

    “你闭嘴,我没有问你。”宁舒呵斥道:“半夜三更的,到你房间来给你送东西,他就是你的舅舅,是外男,在古代就是亲兄妹都要顾忌一下,不会轻易进入女子的闺房,他只是你的舅舅。”

    时思南被宁舒教训得发愣,随即说道:“这都什么年代了。”

    就算时代改变了,男女之妨也是存在的,而且席慕城对时思南心思叵测。

    难道时思南一个女人,该有的异样感觉也不会有吗?

    把你当小辈还是当女人,这点感觉还是应该有的吧。

    宁舒深深吸了一口气,感觉肺都要炸了,如果不是明天时思南是宴会主角,宁舒真想把她扇成猪头。

    这幸好不是自己的女儿哦。

    宁舒没有理睬脸色发黑的席慕城,拉着时思南的手,到老爷子的卧室,宁舒敲着老爷子的门。

    老爷子已经睡下了,迷迷糊糊打开门,看到宁舒一脸气愤,时思南一脸不安,问道:“这是咋了?”

    “爸爸,席慕城到底是什么意思,半夜到思南的房间,他是想要干什么?”宁舒朝老爷子说道,“你还是好好调查一下这个席慕城。”

    “外公,舅舅到我房间给我生日礼物。”时思南说道。

    老爷子笑了笑,“送礼物而已,我明天说说他,让他注意点。”

    “爸爸。”宁舒紧紧皱着眉头。

    “去睡觉吧。”老爷子说道,“年纪大了,不能熬夜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说着就把门关上了。

    宁舒长长吐了一口气,拉着时思南到了自己的卧室,朝时思南说道:“就在这里睡吧。”

    时思南手中紧紧捏着席慕城送的礼物,到现在她还没有拆开礼物,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时思南看宁舒要走了,连忙问道:“妈妈,你去什么哪里?”

    “去看看你舅舅。”宁舒说道。

    时思南立刻说道:“妈妈,我跟舅舅什么事情都没有,妈妈,不要再跟舅舅打架了。”

    等到发生什么了,什么都晚了。

    宁舒都想直接废了席慕城,但是席慕城是混****的,警惕心很强,能让席慕城吃两次亏,都是取巧了。

    宁舒看着拉着自己的时思南,拨开了她的手,打开门,时思南的声音从后面传来。

    “妈妈,现在你好可怕,难怪爸爸会离开我们,你为什么就是不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宁舒身形顿了顿,她可怕?!

    宁舒突然想笑,可怕的是带着满腔仇恨,要致时家人于死地的席慕城吧。

    时思南的世界里,只要不依着她,对她不好的,就是可怕。

    为毛席慕城那么对她,她还是死心塌地的?

    宁舒微微一笑,我就是这么可怕!

    宁舒到时思南的房间,席慕城已经没有在里面了。

    宁舒听到了外面引擎的声音,从窗户看到席慕城开车离开别墅。

    回到卧房,宁舒看到时思南还没有睡觉,手里还拿着席慕城送的礼物。

    “睡吧,不早了,养足精神。”宁舒朝时思南说道。

    时思南有些不安的躺了下来,看着睡在旁边的宁舒,抿了抿嘴唇说道:“妈妈,我……”

    宁舒转过头来,面色平静地说道:“睡吧,明天好好表现。”

    时思南看到这样平淡的宁舒,心里更是不安,不再跟宁舒说话了。

    时思南翻了一个身,背对宁舒,偷偷拆开了礼物,盒子里是一条项链,非常精致,上面的吊坠是一颗粉色的宝石。

    时思南将项链握在手心,微微一笑,这是她十八岁生日收到的第一份生日礼物。

    第二天,别墅里都忙碌起来了,布置晚上的宴会,别墅客厅很大,足够举办宴会,堆积得高高的香槟塔,各种美食,穿着燕尾服的侍应生穿梭着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席慕城开车离开之后,到宴会要开始了,都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设计师正在给时思南做造型。

    宁舒推开门,走进去,看到被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时思南,笑着说道:“思南很漂亮,生日快乐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妈妈。”

    宁舒看到时思南的脖子上带着一条项链,问道:“这是设计师替你搭配的吗?”

    时思南连忙摇头,说道:“不是,我觉得这项链很漂亮,就戴上了。”

    宁舒盯着项链,这应该是席慕城送给时思南的吧。

    时思南见宁舒盯着项链看,忍不住用手按在项链上,转移话题,“妈妈,我有点紧张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的,待会我跟你一起下去。”宁舒宽慰道。

    来参加宴会的宾客陆陆续续来了。

    参加宴会的人来及了,老爷子说了一通感谢的话,在一片掌声中,宁舒挽着时思南慢慢走下楼梯。

    时思南有些紧张,宁舒拍了拍她的手,“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宁舒带着时思南去认识长辈,面对不熟悉的人,时思南有些拘谨,宁舒让她称呼什么,她就称呼什么,不多说一句话,整个人显得心不在焉的。

    时思南时不时扫视着整个宴会厅,都没有看到舅舅的身影。

    心里有点失望,一定是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让舅舅生气了。

    时思南摸了摸脖子上的项链,挺希望舅舅能够出席宴会。

    在时思南的心中,席慕城就是人生中缺失的父爱,虽然有时候感觉怪异,面对俊美的舅舅会心跳加速。

    但是心中确实对这个突然到来的舅舅充满欣喜的。

    宁舒也环视了周围,都没有看到席慕城,这丫死到哪里去了。

    正当宁舒在寻找席慕城的声音,宴会厅所有的灯,突然啪的一下灭了,顿时引起了骚动。

    宁舒条件发射紧紧地拽住了时思南的胳膊,大声说道:“各位不要着急,只是跳闸了,马上就好了。”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