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74.第774章 hello,舅舅10

    宁舒早就不耐烦是时思南了,眼不见心不烦,最重要的这种学校每个月只有一天假期。

    这样就能避开席慕城了。

    出了学校,宁舒到了一家会所,这家会所还蛮高档的,宁舒将车停在了门口,看着会所。

    这家会所是席慕城的,最重要的是里面藏污纳垢,最暴利的不是卖.毒就是****这个会所两样都有。

    而且这个会所还都是有钱人来玩耍,走的是高端路线。

    不然席慕城能有这么大的资本,就凭当年便宜大伯卷走的钱,怎么可能发展成现在这样。

    这个故事应该叫做,我的****老公。

    这个会所是时丽娜发现的,既然把席慕城当成最大的竞争对手,时丽娜不可能不调查席慕城。

    倒是知道了席慕城不是大伯的儿子,也发现了席慕城的****势力,还没有来得及有所行动,被人撞死了。

    司机主动认罪,说是喝醉酒了,就算是把司机关进牢里,时丽娜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宁舒扫了会所,要打入内部要点时间,而且还有点难,不过就算是铁桶也能找到缝隙。

    宁舒决定找私家侦探。

    宁舒找私家侦探的目的是为了获得席慕城会所里的情况,尤其是***贩.毒的证据。

    宁舒不怕多花钱,私家侦探是一种游走在灰色地带的产物。

    “不管是照片还是录像都好。”宁舒朝顾私家侦探说道。

    宁舒从包里拿出几叠钱,“这些钱你拿去打点会所的员工,能收买就收买。”

    私家侦探收下了这些钱,接下了这单任务,不过朝宁舒说道:“这件事你我都需要保密,这家会所的背景不简单,你要是说出去,我就没有办法混了。”

    宁舒点头,“好。”

    跟私家侦探交代完,宁舒就到公司去上班了。

    突然觉得心情很好,没有了时思南在身边,没有那种抓狂的感觉了。

    傍晚下班的时候,宁舒回到别墅,走进屋,就看到客厅里的席慕城正在不停地朝门口张望,神色有些疑惑和担心。

    席慕城还时不时往窗外看,这会天色已经开始发黑了。

    宁舒心里嗤笑了一声,你丫接着等吧。

    席慕城看到宁舒,又不好问宁舒时思南去什么地方了,他的神色看起来有些焦躁。

    席慕城走到宁舒的面前,宁舒故意重重撞向席慕城,席慕城的身形都没有晃一下,下盘稳稳地。

    而且还是在他受伤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由此可以看出席慕城的武力不弱,从小混迹****,怎么可能没有一点的防身能力呢。

    应该精通擒拿格斗之术。

    看来要近他的身,有点麻烦。

    席慕城眼睛眯了眯,看着宁舒淡淡地说道:“姐姐撞了我,难道不应该跟我说句对不起吗?”

    宁舒说道:“抱歉啊,我走得太急了。”

    席慕城打量了宁舒,眼神带着狐疑,显然察觉出了面前这个女人有点武力。

    还不知道他的‘姐姐’会格斗术呢。

    宁舒上楼去了,刚到卧室,包里的手机就震动了起来,是时思南的手机。

    宁舒直接挂掉了电话,将电话卡抽了出来,扔马桶里,直接用水冲走了。

    楼下的席慕城听着手机里的提示,紧紧皱着眉头,不停的往门外张望。

    宁舒下楼的时候,看到席慕城拖着自己的瘸腿在客厅里转悠。

    这叫什么,说着报复时思南,但是内心深处又担心时思南。

    贱人就是矫情。(→_→)

    席慕城又拿起手机给时思南打电话,但都是一样的结果。

    宁舒悠闲地喝水,你就是把手机打爆也打不通。

    不光是手机卡,宁舒将时思南手机里的社交软件帐号,能注销的就注销,不能注销的,改了密码。

    就算是在学校上网,时思南也不能联系到家里的人,老老实实在学校呆着吧。

    席慕城接连打了好几次电话,没有打通,让他浑身都笼罩着强大的气势,充满了杀气和戾气,脸色阴冷无比。

    席慕城看到宁舒悠闲的样子,更是紧紧皱着眉头,外面天已经黑了,时思南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席慕城的心里又气又急。

    撩妹撩着撩着,把自己的心也交出去了。

    到吃晚饭的时候,老爷子访友回来,发现屋里少了一个人,朝宁舒说道:“思南那丫头呢,怎么不下来吃饭。”

    席慕城紧紧地盯着宁舒。

    宁舒哧溜喝了一碗汤,慢条斯理地擦了擦手,朝老爷子说道:“我把她送到军事化管理学校了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愣了一下,“怎么突然弄到这种学校去了,思南会受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这种学校假期很少。”老爷子看着宁舒,“你最近对思南太严厉了。”

    宁舒淡淡地说道:“思南不小了,过几天就十八了,该知事了。”

    席慕城手紧紧捏着筷子,骨节发白,看着宁舒的眼神带着彻骨寒意。

    老爷子又说道:“过几天就是思南十八岁的生日宴会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接她回来参加宴会,参加了宴会再送回学校。”宁舒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随你,你现在是主事的人。”老爷子现在很少管事了,处于退休状态,没事就跟同年纪的人做点老年活动。

    不过老爷子手中的股份却是最多的,看着是宁舒主事,但是大决策上,还是老爷子做主。

    席慕城冷冷地看着宁舒,早上不让时思南出国,转眼就把时思南送进了封闭军事化管理学校。

    “姐姐,你在帕什么?”席慕城扯着嘴角,阴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怕狗惦记啊。”宁舒回道。

    时思南就是香喷喷的包子,席慕城就是一只狗。

    席慕城勾了勾嘴角,“能让人惦记的东西,是好东西,肯定会想方设法得到的。”

    宁舒淡淡地说道:“就怕崩了狗牙。”

    席慕城微微眯了眯眼睛,“千辛万苦得到的东西才是好东西,不对,得到这个东西,再毁了这个东西,才感觉舒服呢,我的东西就是我的,毁了也不给别人。”

    宁舒:贱.人……

    这个东西应该就是就时思南吧。

    真是莫名其妙,莫名其妙仇恨时家,这是时家兄弟之间的恩怨,关席慕城这个没有时家血脉的人鸟事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