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70.第770章 hello,舅舅6

    宁舒的意思是想要培养时思南,家里老头子想要把公司给席慕城,这是不可以的。

    公司给席慕城了,那就是任人宰割。

    再说了,让时思南参加工作,让她没有这个空闲的时间伤春悲秋,让你见识一下残酷的生活。

    “到公司来上班,我们母女俩天天就能见面说话了。”宁舒微笑脸。

    时思南都要哭出来了,声音带着哽咽说道:“妈妈,人家的妈妈都是嘱咐孩子好好学习,但是妈妈居然让我放弃读书去上班。”

    宁舒:卧了个大槽……

    真是没法跟一根筋交流啊,宁舒淡淡地说道:“只是让你周末到公司去,没有让你不读书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妈妈,我想要努力学习考上大学。”时思南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读大学,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。”宁舒压抑住内心的暴动,时思南不是普通家庭的孩子,有时间熬夜耕读,还不如学点实际的东西。

    宁舒声线平稳地说道:“你想要读什么学校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,我想要靠自己努力。”时思南倔强地说道。

    宁舒好无力,“你开心就好。”

    男人和女人之间的交流真的是完全不同的,时思南和席慕城交流是一个样子,跟她交流又是一个样子。

    同性相斥不解释。

    宁舒没有再强迫时思南到公司去上班了,公司里还有个席慕城,那不就是给席慕城机会调戏时思南吗?

    把时思南送到了学校门口,宁舒的淡淡地说道:“注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时思南抿了抿嘴唇,“妈妈开车小心。”

    宁舒嗯了一声,开了车就走了。

    到公司的时候,宁舒的秘书就吵宁舒说道:“总裁,副总裁出车祸。”

    宁舒:哇哈哈哈……

    宁舒面上非常疑惑,“怎么出的车祸。”

    “车子自燃了。”秘书说道。

    只是自燃了,还以为撞车了呢,宁舒问道:“现在副总裁怎样了?”

    宁舒那样做不过是想让席慕城的车子出故障,等到他的车子去维修,再动手脚。

    “副总裁没什么大事,车子自燃他从车上跳下来了。”秘书说道,“不过跳车的时候,被旁边的车子擦到了身体。”

    宁舒:好可惜哦……

    果然是打不死的小强,男主怎么可能这么挂了呢。

    “现在在医院?”宁舒问道。

    秘书点头。

    宁舒没有去看席慕城,开始忙公司的事情,好在以前宁舒做总裁的时候学过如何管理公司。

    男总裁做过了,现在做女总裁。

    到下班的时候,宁舒准备到医院去看看席慕城,跟秘书问了医院的地址。

    结果到医院却被告知席慕城已经出院。

    宁舒:→_→

    估计就是擦破皮了,来医院涂点药水,不然一天的时间都没有就出院了。

    她那么幸苦割油管是为了啥?

    宁舒开车回到别墅,进屋就看到席慕城正靠在时思南的身上,他的一条小腿上缠着纱布。

    席慕城的手搭在时思南的肩膀上,半边身子都压在了时思南的身上。

    时思南扶着席慕城,估计是席慕城太重了,她很费力,一张小脸憋得通红的。

    这贱.人还真是能找机会,家里那么多佣人,就非要时思南扶。

    不放过一丝能身体接触的机会。

    等到时思南将席慕城扶到了沙发上,宁舒才走进客厅,挑着眉头朝席慕城问道:“怎么突然出车祸了?”

    席慕城的眼神从宁舒的脸上扫过,耸了耸肩膀说道:“谁知道呢,也许是有人想我死。”

    时思南瞪大了眼睛看着席慕城,问道:“谁会想要舅舅死?”

    “碍着某些人的眼了,就想要把我除了呗。”席慕城的眼神一直停留在宁舒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我检查了车库,发现我停车的位置,有汽油滴在地上。”席慕城的声音带着冷意。

    时思南有些迷糊,眼睛转了转,没说话。

    宁舒一脸平静,一点心虚的表情都木有,咂咂嘴说道:“可惜了上千万的车子啊,也是你平时不注意保养车子。”

    时思南笑着说道:“只要人没事就好,车子没了可以再买,人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宁舒:……

    虽然知道时思南白目,但是没想到白目成这样了。

    在自己没有一点经济能力的情况下,说出这样的话,让宁舒觉得分外可笑。

    时思南并没有什么金钱观,对她来说,想要的东西一刷卡就能买到,不会像普通女孩子一样为了化妆品和包节衣缩食。

    老实说,时思南的命都不值几千万,如果有人出钱杀时思南,时思南的价格绝对不高。

    一点价值都没有的人。

    宁舒紧紧皱着眉头,满脸不虞。

    席慕城只是勾着嘴角冷笑,扫着宁舒的脸,最后说道:“姐姐,你的眼角都有鱼尾纹了,要注意保养呀,平时少生点气,心胸宽阔一点,不然气死了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这具身体已经是四十多岁的人了,这样讽刺女人,就是逼人分分钟发飙。

    宁舒微笑脸,“我不生气,我为什么要生气,出车祸的人又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时思南知道宁舒生气了,但是不知道她为什么生气,时思南感觉自己的妈妈变了。

    对她没有以前的温情了,这样让思南的心里有点生气,梗着脖子也不跟宁舒说话。

    再说了她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。

    宁舒上楼去洗澡了,面对心狠手辣的席慕城宁舒不心累,可是面对时丽娜的女儿,宁舒打心底感觉无力。

    宁舒都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现实了,面对这样单纯美好不做作的时思南,抓狂地想要掐死她。

    儿女都是债,遇到时思南这样的闺女,宁舒觉得时丽娜上辈子肯定毁灭了宇宙,才有这么大的罪孽。

    时思南一点都不像干脆利落,雷厉风行的时丽娜,骨子里的浪漫都随了她爸爸。

    一个个都不食人间烟火,就时丽娜的身上沾满铜臭味。

    这次的车祸就让席慕城擦破了一点油皮,还让他警觉了。

    要重新想办法,要弄死席慕城,还不能把自己搭进去。

    席慕城手底下有黑暗势力,明面上有公司,真是不好对付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