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69.第769章 hello,舅舅5

    席慕城说道:“思南是大姑娘了,应该独立了,可以自己睡觉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时思南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宁舒翻了一个白眼,老娘自己的闺女,不跟老娘睡难道跟你睡不成,贱.人。

    “我们母女一起睡觉碍着你这个做舅舅的什么事了吗?”宁舒冷冷地看着席慕城,声音冰冷,“弟弟。”

    席慕城漫不经心地端起咖啡,抿了一口,动作非常优雅,微微一笑,“姐姐,我就是随便说说而已,思南是时家的长女,应该要独立了。”

    宁舒:别以为不知道你心里打什么注意。

    想要入室窃香,有本事来我的房间,不打断三条腿,特么都不姓宁。

    宁舒嗤笑了一声,“我们母女俩的事情还轮不到你说三道四的。”

    席慕城耸了耸肩膀,只是眼神一直盯着时思南。

    时思南夹在中间感觉分外难受,忍不住朝宁舒说道:“妈妈,还是别说了。”

    宁舒将时思南拉到身边坐下,淡淡地说道:“思南,正常男人是不会管女人这些细枝末节的事情,你看你外公关心这些吗,他一个男人,还是一个舅舅,关注这些事情,不是变.态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妈妈?”时思南有些迷糊,悄悄看了一眼席慕城,觉得舅舅不是变.态。

    宁舒皱了皱眉头,心里叹了一口气,感觉有些无语,都说女生外向,现在的时思南都有些向着席慕城了。

    时家就没有什么年轻的长辈,时思南爸爸也在小时候就离开了,时思南也没有跟年轻男性长辈相处的经验。

    席慕城的和她相处的尺度,她都认为是长辈。

    “一大早说什么呢,楼上都听到你们的声音了?”老爷子从楼上下来,看着宁舒三人问道。

    时思南想让这件事过去,没必要这么争吵,“没事的,外公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嗯了一声坐下,说道:“我现在让人准备宴会的事情,思南就养好精神,到时候美美的过十八岁生日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外公。”时思南笑得眉眼弯弯,看着非常地清新美丽。

    席慕城盯着时思南看,时思南转过头来席慕城眼神对上,席慕城朝时思南眨了一下眼睛,神色邪魅地说道:“嗯,该送外甥女什么礼物呢?真苦恼。”

    席慕城挑了一下眉头,身体微微前倾,看着时思南,“你喜欢什么,跟舅舅说,舅舅一定会满足你的。”

    时思南脸蛋红扑扑的,宁舒冷淡地开口说道:“谢谢你,思南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东西,你随便送送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席慕城看了一眼时思南,淡笑着出声道;“但是我看外甥女的表情不是这样,做妈妈的居然不知道自己的女儿喜欢什么,你这个做妈妈的有点说不过去哦。”

    宁舒转头看到时思南的神色有些暗淡,显然是伤心自个妈妈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。

    宁舒:……

    真是哗了狗了。

    “姐姐,小孩子需要关爱,你这样天天心思都扑到工作上,对外甥女多关心关心。”席慕城站了起来,拿着椅子上的西装外套,呵呵笑了一声就走了。

    宁舒抿了抿嘴唇,把三明治和牛奶都吃了,不吃饱了怎么有力气战斗。

    “吃早饭吧,吃了去上学。”宁舒都不知道该跟时思南说什么,真的太单纯了,被席慕城利用来攻击她。

    吃了早饭,宁舒就上楼换衣服准备去上班了,只要把席慕城弄死就能万事大吉了。

    宁舒没有捅破席慕城和时思南之间的暧昧举动,至少现在时思南还是把席慕城当成舅舅,当成长辈。

    在没有发生实质性关系之前,必须把席慕城铲除了。

    时思南跟着宁舒上楼了,看着宁舒正在穿ol套装外套,说道:“妈妈,你今天能送我上学吗,我已经很久没有跟妈妈在一起了。”

    宁舒点点头,“好,先送你去学校,然后去公司。”

    虽说宁舒答应了时思南送她去学校,但是时思南看着还是很不高兴的样子,显然是席慕城的话勾起了她的心中的不满。

    时思南背上漂亮小巧的包,等着宁舒从车库里开车出来。

    等到宁舒的车停在面前,时思南坐上了车子,车子驶出了别墅。

    车里的时思南时不时看向宁舒,宁舒直接问道:“有什么你就说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,你总是上班,每天都忙工作,我想跟妈妈逛街,想跟妈妈多说说话。”时思南说道。

    宁舒都快压抑不住内心的洪荒之力,语气有些生硬地说道:“我跟你说十句话,你记不住一句,你舅舅说一句,你就记得牢牢的。”

    现在是怎样,是在质问她吗,质问时丽娜吗?

    难怪在系统空间里,时丽娜说出随便把时思南怎样,显然是被时思南伤透了心。

    哦,天天陪你聊天解闷,不然是不关心你,是不理解你,不工作钱从天下掉下来?

    有钱让你过无忧无虑大小姐的生活?

    时丽娜是公司的总裁,公司的命运掌握在她的手中,那么多员工的生计压在她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商场是男人的战场,时丽娜是女人,在商海中沉浮,要付出双倍,甚至多倍的努力才能让人尊重,尤其是时丽娜还是离婚的女人,总是有风言风语。

    社会对女性的恶意从来不会少,说时丽娜是悍妇,老公都受不了跟他离婚了,就算是夸句铁娘子,是不是讽刺还说不一定呢。

    这些时丽娜都扛下来了,跟时思南抱怨了一句吗?

    哦,我寂寞孤单,妈妈不陪我,好伤心~~~

    宁舒最烦跟这种单纯美好,不沾一丝尘垢的人说话,看你吃不饱穿不暖的时候,还有心思想这些。

    衣食不缺,才有心思伤春悲秋。

    时思南看宁舒生气了,表情有些不安,紧紧地抿着嘴唇看向车窗外。

    宁舒心里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思南,周末的时候到公司实习。”

    时思南转过头来,扁嘴说道:“可是妈妈,我现在是高三,我的学业很紧张,马上要考试了。”

    宁舒淡淡地说道:“有些东西你将来根本就用不到,到公司来实习,了解公司运作,对你的未来更好。”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